“速成鸡”45天喂多种抗生素 养殖户称自己不吃
王根旺 王根旺

“速成鸡”45天喂多种抗生素 养殖户称自己不吃

肯德基45天“速成鸡”事件越发扑朔迷离。日前,肯德基供应商——山西粟海集团称,速成鸡的饲料没有毒死苍蝇,对相关质疑,公司将“作出公正合理的澄清”。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金微

肯德基45天“速成鸡”事件越发扑朔迷离。日前,肯德基供应商——山西粟海集团称,速成鸡的饲料没有毒死苍蝇,对相关质疑,公司将“作出公正合理的澄清”。

昨日(11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走访了山西粟海集团的多家签约养殖场,看到饲料袋上确实爬满苍蝇,但并未发现被毒死的苍蝇尸体,许多鸡安静地躺着不动。

不过,对于45天的速成鸡,多位受访的签约养殖户称“自己不吃”。

  不爱动的白羽鸡

从运城出城向北,就到了盐湖区农村。司机张师傅说,这几年粟海集团不断发展壮大,运城周边的农村里,到处都有它的签约养殖户。

粟海集团官网显示,目前该集团肉鸡养殖辐射山西、陕西、河南三省的运城、临汾、渭南、三门峡四市,有10000余农户,年为农民增收3亿元。

在盐湖区的一个乡,《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随机走访了几个村庄。养殖场的鸡舍都座落在田野里,像蔬菜大棚,不过更高一些。张师傅说,因为鸡场的味道难闻,所以离村庄较远。

来到一片鸡舍,门口系着一只大狗,见到陌生人就叫不停。掀开鸡舍幕帘,一只只苍蝇迎面飞射过来,浓厚的鸡屎和饲料混合腥味有些令人窒息。

这片鸡舍约600~700平方米,中间堆着饲料,两边的鸡舍被隔成数个方块,每个方块十几平方米,里面就是45天长成出栏的白羽鸡。

记者观察了一阵子发现,很少有鸡站立或走动,大多数是静静卧着,最大的活动就是走到饲料盆前“吃食喝水”。

当记者靠近时,它们依然很安静,偶尔有鸡站起来,也只是踱两步,细细的脚像是难承受体重。许多鸡毛没长全,鸡腿、鸡屁股露出浅红色的肉。

记者从鸡舍抓起一把颗粒状的饲料,依稀可辨玉米成分。养殖户李慈祥(化名)说,这些饲料比市场上的好,也不含激素,但具体含有什么成分,他也说不清。

 养殖销售一条龙

李慈祥说,这批鸡已长了30多天,大概三四斤,正在喂2号料,再过十多天就出栏了。整个棚里有4000多只,这是今年的第四批。

虽然每批鸡45天就可出栏,但李慈祥说,每年只能养4~5批,间隔期需做各种消毒,粟海集团有专业人士来指导。

2006年,李慈祥交了几万元押金,与粟海集团签订了合同,成了签约养殖户。此后,粟海集团提供鸡苗、饲料、药物等一整套养殖所需,并为他们销售鸡肉。

“我们就像佃户,粟海是雇主,它承担市场风险,但我们要承担饲养风险。”李慈祥说。一只鸡从雏鸡到出栏,大约需要10斤饲料,饲料又分1期、2期和3期,价格各不相同。2号料每袋 (80斤装)130元,1号料138元,“玉米的市场价不同,饲料的价格也有所不同,这些风险由农户承担。”

在每个45天来临前,粟海集团都会送来鸡苗,并签订收购合同,同时会讲好收购价,“如果市场价格有跌,他们还是按合同价格来收购。”

不过,在45天的养殖期间,李慈祥时刻担惊受怕,最害怕鸡不长肉和患病。他说:“饲料虽然由粟海提供,但有时也出现不长肉情况,如果管理得好,就能顺顺利利成长,如果管理得不好,那就浪费钱。”

李慈祥说,如果鸡在小的时候死亡还不怕,最害怕是喂到二三十天的时候,因为这时每只鸡已投入了十几元钱。

速成鸡养殖账本

有媒体报道说,粟海集团签约的养殖户,一个棚里装5000只鸡,密度大,易生病,因此要不断喂药,提高鸡的抗病能力。

李慈祥证实,在鸡的生长过程中,确实需要很多药物来防病抗病。

在李家门口,挂着一个写有盐湖地区疫病防治负责人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在他家的床底下,四五个大药箱里,摆满了各种药物,如酒石酸吉他霉素可溶性粉、“力克”荆防败毒散、新奇硫酸黏菌素可溶性粉等。

李慈祥说,这些药都是粟海集团统一配送的,有些药他也搞不清,但鸡要用十几种药,大部分是抗生素,“很多药是为了提前预防,如果要等到鸡患病才喂药,那已经晚了。”

尽管养了五六年鸡,但李慈祥每次养鸡前还是要高息贷款。“关键是成本太高了!”李慈祥详细算了一笔帐,假如养4000只鸡,鸡苗每只5元左右,就要花2万元;每只鸡饲料10多斤,得花16元,总的饲料成本要五六万元,再加上药,成本要8万元。

眼下的这批鸡,李慈祥也贷了8万元,利息是每只鸡一毛五,也就是说,这批鸡45天顺利出栏后,除了还债,还要交600元利息。

“一只鸡大概卖20多块钱,4000只鸡是9万多块,最后赚1万多块钱。”李慈祥说,如果遇到灾害天气或鸡群病,就可能血本无归,“今年前三批鸡,只有一批赚了,其他两批基本持平。”

由于有上述资金需求,当地已形成了资金出借链,每个区域都有资金出借代理人,养殖户会找他们,大家都是熟人。

  不吃自己养的鸡

对于粟海集团的签约式养鸡模式,当地村民各有说法。

“农民的风险还是更大些,很多时候赚的少赔的多。”马师傅说。

不过,养殖户们证实,当地政府和粟海集团会给农户一些补贴,提高了农民抵御风险的能力。

在养殖户李海平(化名)看来,粟海集团还是为他带来了不少收益。李海平2001年就成了签约养殖户,现在拥有两个鸡棚6000多只鸡。在他的印象中,只有一批亏过,其他各批多少都能赚点。以今年的4批为例,每批赚1万多元,4批共赚7万多元。“如果无利可图,我们也不会干了。”他说。

不过,对于这种“速成鸡”,当地不少村民称自己不会吃。马师傅也是盐湖农民,他说,这些鸡像是膨胀出来的,自己从来没吃过,也不敢吃。

死鸡可不可卖钱呢?李慈祥说,死鸡只能喂狗,“活鸡我也不吃。”

运城一位土鸡养殖户说,他用玉米等五谷杂粮喂鸡,要养8个月才上市。

  检验结果即将揭晓

目前,“速成鸡”事件已引起山西省政府高度重视,据当地媒体报道,山西省省长王君、副省长郭迎光作出批示,并派出以省畜牧局局长李广为组长的工作组。运城市政府和永济市政府也成立工作组,进入企业核实情况。

目前,由专家和监管部门在粟海集团抽检的饲料样品、原料样品、肉鸡饲料样品、肉鸡样品及两批次鸡胸产品,已分别送往山西省饲料兽药监察所和山西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进行检验。粟海集团董事长朱苏海表示,检验结果将在第一时间公布。

针对养殖户使用抗生素这一情况,粟海集团新闻发言人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你们是经过调查得出的结论,那无所谓。”

该新闻发言人表示,粟海集团没有使用违禁药物,“国家规定使用范围外的东西,我们一个都没有用。”

“速成鸡”在网上引起广泛争议。社科院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告诉记者,“作为一种成熟的技术和商业盈利模式,这套养殖方式是从西方转移过来,目前在中国农村大量复制,但现在西方人自己也不太吃这种鸡肉,他们现在也在提倡给动物自由,提倡自由的福利式养殖模式。”

肯德基 速成鸡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