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限购令是"最烂的政策" 中国房价不可能不涨
王根旺 王根旺

任志强:限购令是

昨天,地产“大嘴”任志强在参加财经年会时表示,“我一直没搞懂为什么不能让房价涨?”他说,让房价不涨本身就不可能,用一个伪命题来讨论这个问题可能永远也讨论不清。

来源: 中国网

昨天,地产“大嘴”任志强在参加财经年会时表示,“我一直没搞懂为什么不能让房价涨?”他说,让房价不涨本身就不可能,用一个伪命题来讨论这个问题可能永远也讨论不清。

29日,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表达了对楼市限购令的不满,称其为“最烂的政策”,或产生许多后遗症。住建部专家陈淮当即做出反驳,称限购令取得的成效显而易见,“当楼市价格猛涨,把发烧止住是必要措施”。

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原主任陈淮、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志强、万科集团执行总裁毛大庆、首创集团总经理刘晓光29日在财经年会分论坛上就“后紧缩时代的地产格局”展开了针锋相对的讨论。素有“大炮”之称的任志强开场便炮轰楼市限购令,称其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最烂政策”。

任志强称,国家希望房价不涨是不可能的,“政府既想多卖地多拿钱,又不愿意给百姓涨工资,还奢望百姓都买得起房,那简直就是梦话。”任志强认为限购政策终将产生许多后遗症,“心肌梗死的时候,政府不是给你吃治心绞痛的药,而是打封闭,认为你不疼就行了,至于死不死都没关系。就好像现在的房价,只要不涨政府就满足了,至于大家买得起买不起都与它无关。”

陈淮当即作出反驳,称限购令取得了显而易见的成效,首先挤掉了大部分投机性需求;第二,改善了老百姓的价格预期;第三,维护了国民经济的平稳运行;第四,给房地产企业以调整战略发展方向的缓冲。

但他同时亦表示,限购并非唯一的选择,只是当前迫不得已的应急措施。“如果没有限购,谁应该住在北京城,谁不应该住在北京城呢?限购政策是保护了一批年轻人在北京工作的机会。当然,所有人都得到保护肯定是办不到的。”陈淮称,只有实现了大中小城市的协调发展,才能彻底取消限购政策。

此外,当谈及幸福问题时,任志强称买房子能保值,但现在不让买了,只好把钱扔进股市,却又赔光了,“因此限购让你不幸福。”

任志强:没搞懂为啥不能让房价涨让它不涨不可能

昨天,地产“大嘴”任志强在参加某年会时表示,“我一直没搞懂为什么不能让房价涨?”他说,让房价不涨本身就不可能,用一个伪命题来讨论这个问题可能永远也讨论不清。

任志强表示:“我一直没搞懂为什么不能让房价涨,有人说老百姓买不起,政府把老百姓的工资多发一点儿不就买得起了。如果政府又想拿更多的地价,又想收更多的税收,又不想让老百姓的工资多发,还想让老百姓的价都合理,那是梦话。我想这个梦可能做不太成。市场的力量,最终人们还是要解决住房问题。如果人们要解决住房问题,可以提高供应量,如果不能提高土地的供应量和房屋供应量,最终房价可能还得继续跌。市场最重要的是供求关系,如果供求关系,房子多了没买的就降了,如果房子不够或者总体上不太够的时候,不管采取什么措施,老百姓也得解决住房问题。总量是城市的总户数和总套数是不是对等的,从目前来看是不对等的。从户数和总套数,我们老说房价不涨,房价不涨是不是工资有问题,工资涨的话房价为什么不涨?劳动工人把这个房子盖起来的。第二,房子的基础设施,周边的环境越来越好了,这房子怎么能不涨呢?如果旁边多盖了医院、饭店、超市,周边的环境越来越好,房子为什么不涨价呢?”

任志强说,房价涨不涨得看其他的因素调整不调整,如果地价涨了百分之二十几,房价才涨了百分之八就赔了。我们觉得房价尽管在涨,但是利润的空间是被压缩了,因为地价涨得比房价涨得还快,这可能是很重要的原因。

任志强:限购应是最坏的政策最好取消所有调控

昨天,地产“大嘴”任志强在参加某年会时表示,限购应该是最坏的政策,最后的结果一定是一大堆的后遗症,最好取消所有的调控。

以下为任志强部分发言实录:

当我们出台四万亿的时候,大家都说真好,干预市场,政府一干预市场,四万亿不就上来了,大家都挺高兴,可是现在怎么那么多人批判四万亿呢?这就是短期效益和长期效益的关系。大水来了挡着它,不挡就往外冲,可是挡完以后怎么办?再开口子的时候你挡都挡不住。最后和四万亿一样,四万亿以后现在两种声音,一种这么不好,那么不好,货币的超发,通胀等等,包括四大产业都垮了,光伏产业振兴了半天,现在股票垮的一塌糊涂,汽车产业也不大灵了,钢铁产业年年亏损,四万亿当时确实起到了拉动中国经济的作用,但是结果呢?可能过几年重新来看可能大家又有其他的说法,但是现在超发货币以后,通胀其他的问题没解决完,一批后遗症,谁面临这些后遗症,谁分担这些后遗症,谁就觉得不好。

陈主任说北京的房价保护了一部分年轻人可以留在北京,他本来就在北京,外地人不让你买,我说买不起房子回农村那时候那么多人骂我,忽然有一天农村的不让在城市买房了没人骂了,到底是他好还是我好?我说买不起回农村去,现在买的起也不让你买,北京五年,每年交这个税那个税,交完以后才能买房,交给政府五年以后你一分钱都拿不回来,你得交三十年,大病统筹三个月不交就零了。我那时候只说没钱别买,有钱随便买,现在有钱也不让买,保护谁了?保护的恰恰是原来就在北京的那些人,也就是外地人没进来,用五年限制。暂时房价限制了,政府又干了一件四万亿的事儿,后遗症怎么办?今天没看出后遗症,过两天就看出来了。是不是就这四十多个城市遇到问题?换句话说,严厉的调控只针对这四十个城市,剩下的没有出台政策,你就发展正常吗?后期我们看到这四十多个城市下降,我们过去说房价增长过快的城市,今年新开工四十多个城市下降的更厉害,全国也是负增长,但是这四十多个城市下降的更厉害,房管局还有五万四千多套,大概也就卖四十多天,一个月一万三千多套。年初的时候,我就说可能很危险。你幸福吗?限购不让你幸福。

十七大让大家增加一点财产性收入,忽然发现十七大到后半截的时候说你不能投资去做财产性收入,我们最近研究德国,每个人都鼓励你买个三套五套,干什么?一个人租房子的租金收益比他投资收益高的多得多,所以,公租房在整个出租市场只占百分之十几的比例,剩下百分之七八十都是私人住房,提供给市场租赁房,租金稳定。我们都把德国当成一个房价不涨优秀案例,突然发现欧债危机出现,就德国的房子猛涨,个别城市超过50%的涨。就是因为前几年大家说德国如何如何好,我们政策不能仅看当前。政策利和弊,资本主义在变,社会在变,和当时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我们现在政策在当前的时候这么一个作用力,过两年再看,比如计划生育,以前是基本国策,虽然没写入宪法,但是它比宪法还大,因为违法宪法不罚钱,违法基本国策要罚钱的,不但罚很多的钱,弄不好还给你弄起来。今天看是不是还是用基本国策来约束中国?环境发生变化了,再不改我们就出问题了。2030、2050年我们四十多亿老年人怎么弄?老龄化的结果,前段时间有人说80后的人不用担心房子,上辈的人死完可以得四套房子,吹牛吧,等到两边老人都死了,你70岁了,70岁以前你不买房子,就等着老人都死了你才住房子?我们从德国的情况看,德国老龄化人口世界排在首位,它退休年龄也是全世界最高的,68岁才退休。但是它老龄化的结果造成房子需求越来越大,因为单身老人住的房子,他不和年龄人住一块,他们七千多万人口的时候,只有2900—3600万套房子,现在只增长了两千多万人,可是有四万多个家庭,单个家庭越来越多,从3.84人一个家庭变成现在2.05。所以,老龄化的结果给我们带来更严重的问题就是要求的住房越来越多,老母亲把儿子轰出去了,自己住一套房子,儿子一套房子,一个家庭两套房子。因此,限购的最后结果一定是一大堆的后遗症。如果限购是个好政策,我们部长为什么会说它是个不得已而为之的政策,全世界没有国家说我实行了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好政策,一定是最烂的政策才不得已而为之,没办法了。

这样的政策还讨论什么好和坏?它应该是最坏的。尽管短期内制造了一个好的情况就是大家看到的,可能短期之内抑制了房价过快上涨,我同意。要是全都不让买了,房价拼命的跌也没人买,因为不让买,如果把个人购买住房的按揭贷款提到两倍,不说两倍,1.3倍就买不起,1.3和0.7差多少,100万差26万到28万的利息,我降20万你还多付6万,你干吗?因此,这里面的问题不在于我们用什么样的评价今天的政策好和坏,而在于长期看,违反市场经济的政策一定是最坏的政策。不管是吴敬琏也好,还是秦晓也好,哪个不赞成我们用非计划的手段管理中国?没有一个。凡是用计划经济的手段管理中国的一定是最坏最烂的政策。

好心的政策未必干好事儿,我们得心脏病,心急梗死的时候政府给你吃的不是治心绞痛的药,是给你打封闭,你不疼就行了,至于你死不死和我没关系,他现在告诉你房价降低了,不涨了我就满足了,至于你买不起房子和我没关系,住不上房子也和我没关系,我就要房价别涨。所以,他是打封闭。

十八大让农民变成市民,解决了老百姓的真正住房问题才是根本,而不是仅仅说房价高和低。我们的商品房都算进来今年600万到,现在城市有两亿四千万个家庭,600万占多大比例很容易算,算出这个比例就知道当所有人都没钱,只有一点儿人有钱,这个房子能卖的出去吗?今年这么严格的限制,最后房子少卖了吗?到10月为止,我们的销售面积负的1%,11月份就变成正的,这么严厉的政策都没能让它变成负的,还是正增长,你能说泡沫破灭了吗?没有。为什么还是正增长?开发商让它正增长的?不是,是消费者买房的人让它正增长的。一定是消费者愿意抢房子买房子它才正增长。今年价格涨了八点几,那都是因为你买房买的,你不买能涨吗?所以,一定不能把这个关系搞错了,当老百姓有住房需求的时候,要解决住房问题,你说用限制他买的办法解决住房问题,限制改善不了,不限制才能改善。我们要增加他的投资,你又不让他投,我们没有说不让他投,只是影响房价的地方不让他投。

有个哥们的讲话,有没有文件说你不能商房进行投资?不能对写字楼进行投资?有吗?有对旅游地产和工业地产说不能进行私人投资的吗?没有任何这样的政策。所以,只是住房房价让你不能投资,因为工业的问题和其他的问题刚才说了,和民生没那么多直接关系,生产和我没关系,旅游酒店、写字楼和我没关系,只有住房问题解决不了的时候他们骂政府。我很赞成陈主任说的,关键的时候,涉及民生的政府要出手干预,我们是1998年实行的住房制度改革,要市场化,你们可以查查,网上可能还能查得到,1998年9月发布文件,我们10月4号开的全国房协会我就提出要同时建立住房保障制度,否则市场化会出问题。可是10年了政府都不听,到2007年才说要建廉租房,2009年才建公租房,要1998年开始建会有这事儿吗?他们不让我总理,没办法。

最好的办法,日本1969年住宅房,台湾是在1974年,这是亚洲,很多国家,匈牙利二战之后的没几年就出了住宅法,人大是在1999年还是2000年提出要讨论住宅法,但是后来变成保障性住房,保障性住房是对非保障人员的歧视。所有的人如何解决住宅问题,如何保障和如何非保障,如果有了法律,别让这一届政府这么干,那一届那么干,凭什么老这么瞎干?弄一个法律不久解决问题了,大家都守法不就没这事了?天天用调控解决长期的问题是一个非常愚蠢的事情或者做法。在座的有很多地产商,一个项目七年到十年完成,天天变,今天变成这样,明天变成那样,我怎么做决策?你还鼓励他每天用调控调来调去,牺牲你。最好取消所有的调控。

陈宝存反对任志强明年房价暴涨论你信哪个说法

此前,任志强在厦门大学管理学院某论坛直言,2013年房价将会暴涨,这是他根据投资增长的下降和土地供应情况得出的结论。然而不少专家学者纷纷表示反对。

全经连研究院副院长陈宝存近期表示:“业内都知道我和任志强的观点基本都是一样的,但是老任说明年三月房价会暴涨,我是持反对态度的。”他认为,在限购政策并未出现松动的情况下,短期的暴涨是几乎不可能的。

国务院参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所名誉所长夏斌表示,房地产调控方向绝不会变。“千万不要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不要再幻想房地产市场来个大反弹。”

原住建部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王珏林也表示,无论是从现在来看,还是从去年的分析来看,都不会出现房价暴涨的局面。他认为,首先,如果出现房价暴涨,那就是调控政策取消或者失灵,但是对于坚定不移地执行调控政策,政府已经屡有表态。其次,当前购房者已经越来越理智。同时,“中国的楼市并没有那么旺盛,毕竟我们还受到过外部的经济影响,我们国家的经济指标也放慢了步伐。”(厦门房地产联合网)

任志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