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吧”经济学:卡拉OK是中国人的刚性需求
王根旺 王根旺

“唱吧”经济学:卡拉OK是中国人的刚性需求

中国人可能是世界上最热爱卡拉OK的一群人,现在,如果你有一部手机或平板电脑就能直接开唱,连去KTV这个过程都省略了。

来源:新周刊?作者:朱慧憬

中国人可能是世界上最热爱卡拉OK的一群人,现在,如果你有一部手机或平板电脑就能直接开唱,连去KTV这个过程都省略了。

在第一季《中国好声音》的舞台上,学员李代沫凭借一曲翻唱的《我的歌声里》走红;无独有偶,一个无名歌者在手机“唱吧”平台上放了一首《我的歌声里》的走调版翻唱,因为姚晨一句点评“我都听哭了”,他也一度成为有数万名粉丝的网络红人。

唱吧,被称为手机里的“KTV”,是今年一款“爆发性”走红的App软件。它上线短短5天后曾跃升至App中国区总榜第一名,至今一直保持在总榜的前列,每天有超过百万用户的使用者,唱吧CEO陈华介绍说它的用户是“李宇春”和“李宇春”的粉丝们。

作为一款免费的App软件,“唱吧”的财富价值正在被认识和评估中,而互联网上的KTV——全国第一大在线卡拉OK平台9158聚乐网早已闷声发财,偷着乐了。去年“9158”全年营业额已超过4亿元人民币,今年每月平均营业收入更是超过5000万元,而它的在线用户数也已超5000万。来自网络和移动网络的数据,让陈华这个从来不唱歌,很少去KTV的技术宅男认定,唱卡拉OK是中国人经久不衰的刚性需求。

“在手机上除了微信、微博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必须安装的软件,我就想能做一个手机上的标配软件。”

陈华,其实是上一拨互联网创业浪潮中的弄潮儿,他曾供职于微软研究院、阿里巴巴,也曾创建过垂直搜索网站酷讯。曾经的辉煌和失败,并不防碍他看到了这一拨移动互联网的机会。“在手机上除了微信、微博之外,似乎没有什么必须安装的软件,我就想能做一个手机上的标配软件。”

陈华与他的团队在设计产品时,把国外移动互联网上卖出好价钱的软件通通拿出来研究了遍。他们发现如今估值32.5亿美元的Square公司是依靠手机的耳麦插孔来插入一个读取信用卡信息的小设备完成移动支付,成为美国最大的线上支付系统;被Facebook以10亿美元收购的Instagram,利用了手机摄像头的拍摄功能,辅助以各种美化技术,让普通人也能拍出特别有美感的照片彼此分享;目前估值7亿—8亿美元的Foursquare是一家利用了手机的GPS定位特征,来让用户分享所在地理位置各种商家信息的地理位置共享服务网站……让这群技术狂人兴奋的是智能手机上的每一个小部件,比如摄像头、麦克风、GPS、喇叭甚至是耳机插孔,都可能开拓出一个巨大的市场机会。

说到如今移动互联网的中国现状,在陈华看来,微信替代了QQ、MSN和手机短信,完成了朋友互动的功能;微博承担了原来网络上的媒体功能,给大家一个发言、传播信息的平台。所以模糊中,他们在寻找设计一款娱乐工具,让大家随时用手机享受放松、减压的感觉。15个月的时间是陈华和他团队的产品摸索期,在手机上的“国际风景”和“中国特色”之间锁定交集地带,不断寻找可能性,反复排除、排序之后,他们决定做一款“美化声音”的软件来娱乐爱唱卡拉OK的国人。

中国缺乏线下社交场所, 除了KTV,人们没有多少地方可以去,富人猫在家里,穷人猫在网吧。

一款通过绘画作品来交友的App软件draw something,在上线短短6周后就被游戏巨头Zynga花两亿美金收购,这是今年App应用的一个奇迹。可是快速上升之后,该软件的没落之快也让投资者胆战心惊。

“唱吧”会成为下一个快起快落的“draw something”么?陈华很笃定。因为相比绘画交流这种有技术门槛,又有创新性的交友方式,唱歌表达是人类更永恒而本能的表达,也是一种门槛低而存在久远的娱乐形式。唱K是中国人主流的娱乐方式,社会学家胡守钧将这种行为解释为“中国人的性格大都沉默寡言、保守内敛和严肃认真。对我们而言,向家人和朋友通过言语表达感情是不必要的,甚至很奇怪”,于是不论是为了示爱、娱乐或者减压,酒后余兴的疯狂卡拉OK在中国变成了一种社会常态。陈华说他最近一直在为他的投资者讲述美国人和中国人娱乐方式的差别。“美国人的娱乐方式就是如果爱唱歌的话,就组织一个乐队,在自己家的地下室里搞摇滚,唱自己的歌让自己嗨,这是他们推崇的创造性的娱乐方式。而中国人没有那么宽阔的居住空间,所以大家要聚在一起,唱就唱同一首歌,比谁唱得好。毕竟中国人在自己家唱摇滚是吵到楼上楼下的。”而“9158”的CEO傅政军也曾肯定地下了结论:美国流行party,线下社交发达,中国缺乏线下社交场所,除了KTV没有多少地方可以去,富人猫在家里,穷人猫在网吧。

线下,人人K歌,究竟哪些人会是线上KTV的用户?唱吧的用户60%是女性,是20岁左右,爱唱歌展示自己,有明星梦的女孩子,她们在现实中的角色都是学生或者白领。因此唱吧的界面尽显少女范。陈华相信,美女来了,爱看美女、听美女唱歌的宅男粉丝自然会来。“9158”的用户90%是男性,照傅政军的表述是爱一掷千金表现豪气的小老板们和闲来无事看美女唱歌的来自小城镇的网民和城市打工者,因此“9158”的网络界面着墨于感官刺激的微妙表达。

偶像歌者和粉丝之间的友情,夯实了唱吧用户对这款软件的忠诚度,这也是唱吧如今传说被估值7500万美元的基础和它未来盈利模式的基础。

陈华和他的团队在设计“唱吧”这款产品的过程中,发现中国人爱一起热闹吃饭、唱歌,图的就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我们在设计产品时候,试图在细节处能还原消费者在KTV的愉悦感受。比如唱吧也有‘大’屏幕,你唱歌时,手机屏幕会用幻灯片的形式播放你设置的照片,满足你的明星感觉。而你一唱完,软件会立刻告知你,你的歌声把全国百分之多少的人打败了,这样就把一个人孤独唱歌的心情给转化了,给你一种众乐乐的快乐。当你把自己唱的歌放上平台后,如果唱得好唱得特别都自然会有鲜花和点评;或者现在在这个开放平台上,你也可以异地选择一个朋友来同唱一首歌,感受天涯共此时的交流愉悦。”

在唱吧软件推出前后,还有数款类似的唱歌软件,比如“K歌达人”等也上线了,唱吧能从中脱颖而出的原因是它不单单是一款唱歌软件,而更强调了“以歌会友”的社交性。据说唱吧的明星歌者,每个人都开了好几个QQ群,每天与粉丝互动,汇报行踪,彼此满足爱被围观的虚荣心和爱围观的热情。偶像歌者和粉丝之间的友情,夯实了唱吧用户对这款软件的忠诚度,这也是唱吧如今传说被估值7500万美元的基础和它未来盈利模式的基础。

在唱吧唱歌可以打榜,有打榜就有竞争性。偶像歌者之间的比拼会导致粉丝拼命送花送礼物,帮助偶像赢得名次。这些虚拟的送礼物方式,陈华表示不排除以后都可能须要付费,唱吧未来可能会选择出售虚拟物品的盈利模式。这样的盈利模式被傅政军称为“暧昧经济学”,一个人在KTV女主播生日当天送给她代价50万元的1128架虚拟飞机,这是9158上发生的真实故事,而这些用户在网络上购买虚拟物品的消费是9158的重要经济来源。

相同的卖点、可能相仿的盈利模式,导致大家称“唱吧”是手机上的“9158”。陈华并不愿意别人作这样的比较和联想。“9158的人群是一些有强烈消费欲望的人。唱歌的人为了挣钱在那里唱歌,观看的用户是享受感官刺激的愉悦。而选择唱吧的人只是为了在这里享受音乐。9158满足的是部分人的小众娱乐要求,而唱吧是一款大众的娱乐软件。”显然,陈华不愿意把美女作为唱吧的一大卖点,虽然看美女唱歌,可能是唱吧未来的一大盈利点。

唱吧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