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创始人的六条管理哲学
王根旺 王根旺

亚马逊创始人的六条管理哲学

例如,他提出的“逆向工作法”要求一切从顾客的需求出发,而非根据现有技术和能力来决定下一步动作。在这些管理哲学的指引下,亚马逊最终成为市值破1000亿美元的全球第一大在线零售商。

创事记? ?作者:扬帆

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
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是一位杰出的企业领导人和创新者,十分注重企业的长期发展。贝佐斯的许多管理哲学都值得我们借鉴。例如,他提出的“逆向工作法”要求一切从顾客的需求出发,而非根据现有技术和能力来决定下一步动作。在这些管理哲学的指引下,亚马逊最终成为市值破1000亿美元的全球第一大在线零售商。

如果你想了解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对长远目标的痴迷,从他业余时间从事的项目中便能一窥端倪。比如,他那极具神秘色彩的航空公司——“蓝色起源”(Blue Origin),以及在德克萨斯州遥远的深山里打造的“万年钟”——他自己拿出4200万美元,雇人在山腰挖洞以放置一口能显示未来1万年时间的巨型大钟。

他为何要去痴迷于1万年以后的事情呢?我们也许能从贝佐斯在亚马逊1997年上市时致股东的一封信中找到答案——一份阐述长远目标益处与方法的“宣言”。这封信的主要内容是:如果我们作为个人或企业不能作出长远规划,那么就无法实现我们的潜力。

在之后的每一年里,贝佐斯在致股东的所有信件中都会附上这封信,提醒企业高瞻远瞩的重要性,而每一年,他都证明自己是对的。

亚马逊在一间车库内创建,员工最初只有几个人,但如今它已彻底改变了我们购买从图书、玩具到服装等一切商品的方式。亚马逊目前是美国百强企业之一,它的成功主要归功于像Amazon Kindle这样经过长期规划的产品。

贝佐斯2011年在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说:“如果你所做的每件事都围绕三年规划展开,那么你的竞争对手就太多了;但如果你愿意投资一个七年期的规划,你的竞争对手就少了很多——因为很少有公司愿意这样干。”

为了向贝佐斯痴迷于长期规划的精神致敬,我们对贝佐斯接受采访的内容进行了整理,梳理出他的大量日常习惯,希望让大家可以像贝佐斯一样具有长远目光,不计较一时的得失。

以下即是贝佐斯驾轻就熟的六条管理哲学:

1.写下新创意

在亚马逊,高管会议一开始并不是电话会议或PowerPoint文稿演示,而是阅读,大量阅读。据《财富》杂志报道,贝佐斯说集体阅读有助于保证团队的注意力不会被分散。对于高管来说,更关键的则是写作备忘录的技能。他说:“写出完整句子的难度更大。它们有动词。段落又有主题句。如果没有清晰的思路,你根本无法写出一篇长达六页、叙事结构的备忘录。”

正如创业者、作家本·卡斯诺查(Ben Casnocha)所言,当你在讲话时,观众很容易就能填补你创意的空白,让你易于掩饰细节错误。贝佐斯通过要求团队成员将一切记下来,就能让他们全面考虑一个创意的每个细节,令其在未来的几年里更经得起考验。

2.让团队成员成为企业主人

相比硅谷其他传科技巨头高薪酬高福利的员工激励手段,亚马逊更推崇“精益经营”模式。它不向员工提供免费的午餐,相反,会将薪水压得很低,甚至有传言亚马逊曾将门板当作办公桌使用,而非价格高昂的现代化办公工具。但这并不意味着亚马逊员工报酬不丰厚。

亚马逊更喜欢用期权而非现金激励员工。贝佐斯在1997年致股东的信中称:“我们很清楚,亚马逊能否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能否吸引和留住员工,每一名员工都希望成为主人,因此就应该让他们成为主人。”

3.遵循“两个披萨原则”

贝佐斯坚持不惜一切代价避免自满情绪。《华尔街日报》曾经报道,一位亚马逊前高管回忆说,在一次活动上,有几位经理建议员工应该加强交流,但贝佐斯站起来说,“不行,交流是可怕的!”

相反,贝佐斯主张企业应该实行分散管理,甚至陷入无组织状态也无关紧要,只有在这种氛围下,独立思考才能在与集体意见的较量中占得上风。他认为,要让团队尽可能的小,同时适度限制员工之间的交流。贝佐斯说,他对“两个披萨原则”推崇备至:如果两个披萨都喂不饱一个团队,那说明它太大了。

4.专门拿出时间来思考未来

《连线》杂志在1999年一篇有关贝佐斯的人物专访中披露,他每周都会预留出两天时间来畅想生活,寻找新的创意。有时,他只是上上网,或者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5.对长远目标例行“签到”

《连线》杂志在1999年的报道中还谈到,贝佐斯每个季度都会与助手会面,评估后者在12个预选计划上的进展。贝佐斯这样做主要是希望通过检验自己在过去三个月中的成绩,保证每天不会虚度光阴。这种签到式的做法有助于确保他始终坚持长远目标,同时注意力又不会被新的、稍纵即逝的创意所分散。

6.逆向工作法

在创立以后的近二十年里,从线上销售图书起家的亚马逊,不断进军音乐、云存储、内容制作等新领域,这些尝试看似随意,实则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一切从顾客的需求出发。这种“逆向工作法”(Work backwards)模式不同于“技能导向法”(skills-forward),在后一种做法中,个人或企业往往会根据现有的技术和能力来决定下一步动作。

贝佐斯在2008年致股东的一封信中写道:“最终,现有的技能都将过时。‘逆向工作法’要求我们必须探索新技能并加以磨练,永远不会在意迈出第一步时的那种不适与尴尬。”

贝佐斯还将这种逻辑应用到他的个人生活中,每当他不得不做出重大决策时,他常常会以这种方式来思考问题,假设自己80岁高龄时,对这种选择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

贝佐斯告诉《连线》杂志,当他在考虑是否辞职创办亚马逊时,害怕因错失互联网机遇而后悔不已的心理最终促使他做出了抉择:“我会对离开华尔街后悔吗?不会。我会对因为没有抓住互联网迅猛发展的大好机遇而后悔吗?是的。”

亚马逊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