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金链紧张,或引发温州民企第二轮危机
王根旺 王根旺

资金链紧张,或引发温州民企第二轮危机

 激进扩张——遭遇亏损——银行抽贷——连锁反应。“眼镜大王”胡福林几乎被跨行业投资拖垮,引发温州民营企业危机的故事,似乎将在曾经的“电器大王”郑元忠身上重演。

? ? ? ?

? ? ?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陈周锡

激进扩张——遭遇亏损——银行抽贷——连锁反应。“眼镜大王”胡福林几乎被跨行业投资拖垮,引发温州民营企业危机的故事,似乎将在曾经的“电器大王”郑元忠身上重演。

12月3日,网络传言,庄吉集团倒了,正在进行资产清算,涉及多家银行的50亿贷款。

组建于1996年的庄吉集团,以服装为主业,是温州“标杆性”大型企业。其掌门人是因上世纪80年代打击投机倒把运动中“温州柳市八大王事件”而颇具知名度的“八大王”之一——“电器大王”郑元忠。

“企业还在正常运营。”昨日,庄吉集团一名高层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表示,因为银行连续抽贷和船东弃船的压力,集团目前暂时出现资金困难,但并非如传言所说的倒闭或资产清算。他同时认为,由于牵涉众多互保民营企业,互保贷款超过300亿元,庄吉集团目前的困难亟须得到政府的关注和支持。

鉴于庄吉集团在温州民营经济中的“系统重要性”,这也许是自2011年9月温州“眼镜大王”信泰集团董事长胡福林“跑路”事件以来,温州民营经济的又一“劫”。

  造船子公司搁浅

拖累庄吉集团的是2006年其新涉足的造船行业。

2004年,庄吉集团在温州乐清市北白象镇成立子公司浙江庄吉船业有限公司(下称“庄吉船业”),该公司经浙江省政府审批取得海域使用权(填海面积)约512亩,并拥有专用岸线2公里。

据上述庄吉集团高层介绍,庄吉船业注册资金3亿,总投资12.72亿,总负债10亿。现已建成6座船台,5.7万平方米分段和管系制造车间。2007年开工以来,陆续建成化学品邮轮船、海洋工程船和散货船等6艘。

目前,庄吉船业在建的2艘8.2万吨散货船是温州造船业历史上最大吨位的船舶,其中一艘即将进行试航,另一艘已完成60%。

2008年,突如其来的国际金融经济危机导致全球贸易骤降。国际航运标杆价格指数——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跌至2007年的1/5,造成国际航运、造船业全面严重亏损,国内诸多大型造船企业先后“告急”。

而庄吉船业也很快迎来了自己的噩梦——上述2艘8.2万吨散货船的船东香港某集团,因自身亏损严重,借故提出弃船。11月16日,融资银行以退款保函向庄吉船业索赔3.36亿元。目前,因后续资金不到位,这2艘船已停建,恐将成为“烂尾船”。

“银行提出索赔,企业资金转不动,当然很困难。”上述高层称,现在,造船企业“不接单是‘等死’,接单是‘找死’”。

  银行抽贷交迫

船东弃船只是诱因,真正令庄吉集团资金链绷紧的,是银行抽贷。

上述高层称,自去年3月以来,银行对庄吉抽贷达1.07亿元,尽管尚未扯断公司资金链,但已严重影响正常的生产经营和银行还贷周转。

10月4日,因建行2000万元贷款到期不续贷,导致庄吉集团还贷逾期,被银行列为关注类企业。此前庄吉集团同建行谈判两次,均未成功。

据上述高层称,11、12月,7家银行还要抽贷3500万元,通知都发过来了,连主要的贷款人中国银行(2.78,0.04,1.46%)也提出抽贷。“如果银行继续抽下去,我不否认庄吉很有可能要倒闭。”

据他说,目前温州大型企业面临困难的有几千家。“如果银行坚决继续抽贷,相当一部分企业是必死的。”

据其介绍,5年前,庄吉贷款享受年息4.425%的基准利率,而目前银行给庄吉集团的年息为基准利率上浮10%。对票据票贴等附加业务的要求更是“多得不得了”。有些银行还要求购买黄金,缴纳财务顾问费,综合成本在月息1分以上(相当于年息12%)。

而温州民营企业界流行的互保,又在放大信用压力。

截至目前,庄吉集团直接为庄吉船业垫资3亿元,并为其担保3亿多元。此外,庄吉集团与其他5家企业互相担保贷款十几亿元,而这5家企业与其他企业还有更多的互保关系。

据上述庄吉集团高层称,庄吉等6家互保企业,涉及银行贷款四五十亿元,这6家企业的下家有二十几家企业,下家的下家又涉及八九十家企业,总共欠银行贷款300多亿元。在这些互保企业中,有不少温州知名大型企业。“我们担心,一旦引发连锁反应,大部分企业没有能力自救。”

他还认为,银行对互保企业施压,会在互保企业中造成信用危机。“银行对互保企业说,你担保庄吉集团的8000万,要还过来,因为庄吉已经逾期了。你的1.2亿元,本来是准备贷给你的,因为你是庄吉集团互保企业,所以现在就不批了。于是,互保企业对庄吉集团避之唯恐不及。”目前已有个别互保企业希望退出互保。

  温州:第二轮民企危机酝酿中?

情急之下,庄吉集团只能向政府求助。

11月19日,庄吉集团以公司红头文件形式,向温州市主要领导递交《紧急报告》称,近期船东弃船、银行抽贷、互保企业信任危机,三者叠加将集团推向窘境。

11月21日,该领导做出积极批示,认为庄吉属于该市大型企业,如若出险,将造成与一年前大企业出险相似的冲击,对全市影响巨大。

据上述高层称,目前庄吉集团正在急切地盼望政府的具体帮扶措施。

在他看来,庄吉并非“资不抵债”。他说,目前庄吉船业欠银行贷款6亿多元,庄吉集团贷款总额13.9亿元,加上弃船后银行索赔的3.36亿元,总共也就17亿多元,而庄吉集团总资产有24亿元。但他担心,如果企业真的倒闭了,交给银行处置,“1元钱只能处置三四角。”

他介绍说,公司主业利润还不错,2007年税后利润1.2亿元,之后虽然每年以1000万元的速度下降,但到今年还能有7000万元,足够偿付银行利息。

这名高层哽咽地说:“郑总辛辛苦苦做企业41年,不赌也没乱花钱。一辆宝马车,至今开了31万公里,还在继续开。20年来缴税10多亿元,每年平均解决2万劳动力就业。如今,只求政府在困难的时候对曾经做出些许贡献的企业重视一些。”

至于为什么从服装主业扩张到造船业,上述高层解释说,事实上,温州柳市镇很多民营企业的主业多年来基本都不盈利甚至在亏钱,企业生存主要靠对外投资收益。前几年靠房地产、物流、水力风力发电、矿山等。而恰恰是这些新投资的行业,近年纷纷陷入低谷。

据他说,甚至有的企业主认为,明年春节前后,柳市上百家大中型民营企业将爆发危机。

“庄吉不想做柳市第一家(倒闭的企业),也不想引发这场不该发生的倒闭潮。”他说。

庄吉集团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