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札记:什么样的切糕
徐达内 徐达内

媒体札记:什么样的切糕

昨晚18时24分,通稿还没有发出来,@新华视点就迫不及待地用长微博发布《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精简版----这或许也可以算作喉舌用实际行动响应党中央的第一步。

来源:FT中文网

一、八项注意

昨晚18时24分,通稿还没有发出来,@新华视点就迫不及待地用长微博发布《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精简版----这或许也可以算作喉舌用实际行动响应党中央的第一步。

毫无疑问,“八项规定”也是新闻联播头条,字幕一一列出。19时30分刚过,新华社终发含有“分析研究2013年经济工作”的会议电稿,但正如五大门户以首页头条展示时那样,媒体的关注重点显然都在“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具体措施上。

微博热议,颇有奔走相告之势。特别是通报中以下段落:“轻车简从、减少陪同、简化接待,不张贴悬挂标语横幅,不安排群众迎送,不铺设迎宾地毯……严格控制出访随行人员,严格按照规定乘坐交通工具,一般不安排中资机构、华侨华人、留学生代表等到机场迎送……减少交通管制,一般情况下不得封路、不清场闭馆……中央政治局同志出席会议和活动应根据工作需要、新闻价值、社会效果决定是否报道,进一步压缩报道的数量、字数、时长。”

虽有人翻出1989年与2003年类似通报,以证并无多少实质新意,但南方都市报深度新闻部认证账号还是要高呼“中央说----以后不许随便封路了!”,新浪网副总编辑@孟波则来了句“且看明天人民日报如何报?”

把8条规定做成提要,配发评论员文章《以作风正党风,以党风赢民心》以及《规定振奋人心承诺掷地有声----中央政治局关于改进工作作风密切联系群众的八项规定引起各地干部群众强烈反响》、《网友热议八项规定》----人民日报这样报。

事实上,不论机关报还是都市报,今晨出版的每一份时事报章似乎都是以“八项规定”作为封面头条。一种选择是取其中要点,比如楚天都市报、晶报、生活新报、信息时报等以“轻车简从,简化接待,减少交通管制,一律不得封路”为主标题;而更多媒体,从解放日报、南方日报到南方都市报、新闻晨报、齐鲁晚报,则是从通稿中发现了另一亮点,即“抓作风建设,首先要从中央政治局做起,要求别人做到的自己先要做到”。

在最有可能听到抱怨声的皇城根下,新京报是在《政治局委员基层调研轻车简从》的后面配发社论《“改作风”中央带头,愿推及全国》,举“不久前,某地一个人工湖蓄水仪式上,近百米红地毯铺到湖中心,只为迎接领导的短暂视察”等为反面例子,期待“各地应制订更为具体、有针对性、可操作的改进作风细则”。京华时报同样用社评表达喜悦,而后更在解读规定的《转作风,率先垂范最有力》中写出"不信东风唤不回"的句子。

钱江晚报头版导读的《一个掷地有声的政治承诺》,其实源自新闻联播,并被央视从昨晚到今晨被反复播诵:“八项规定,就像八枚手术刀,指向我们党在作风建设上值得改进提高之处,让工作作风恢复健康和活力……其身正,不令而行。要求别人做的自己首先要做到,要求别人不做的自己坚决不做。中央政治局已经为全国各级领导干部作出了表率。”

央视将“八项规定”比作手术刀,环球时报称作“这次开弓没有回头箭”,搜狐喻之“新八项注意”,而新华社就誉其为“铿锵之举”,并在今晨广获刊载。根据这篇由慎海雄署名的述评所言,面对形式主义痼疾,“许多领导干部也坦言深受其害,对此深恶痛绝。但这种‘习惯成自然’的做法,时间一久,人人心知肚明、深受其苦却只得硬着头皮去做。”

而新华网此时更头条推荐来自人民日报海外版的叶小文新作,结语激昂:“《三国演义》说,诸葛亮连续三次火攻曹操,大胜,人称‘诸葛亮上任三把火’,传到后来便成为人们常说的‘新官上任三把火’。三次讲话,是总书记给我们烧的三把火。冬日来了,北风吹雪花飘。这三把火,直烧得大家心里暖洋洋,眼睛亮堂堂;直烧得举国振奋,举世震惊!”

除了“动之以情”的就职讲话、“晓之以理”的国博演说,最后一把火就是“示之以法”,即习近平昨天在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公布实施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

这也是今晨各级党报上仅次于“八条规定”的二条新闻。面对电稿,东方早报概括为“中央高规格纪念宪法施行30年,习近平强调‘违宪必究’”;同样期待宪政的新京报,在最高法院开门迎网友的封面主图上,即展示“宪法权威在于实施”的最高指示,并增配专家回忆《“重视宪法,国家就兴旺发达”》;继昨天提前纪念之后,南方都市报今天也再借习近平之口说一句“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有超越宪法的特权”。

也别忘了反腐。在很多人心目中,比起文风会风改革,反腐是习李新政以来更早也更猛的“第一把火”。在孙政才接过网络举报者送来的雷政富“大礼”后,汪洋那边俨然凭借一周以来的表现后来居上,动静更大。因为不仅有了高至深圳副市长的查处消息,更有制度上的承诺,即昨天由南方日报刊登、省委副书记出面宣布的领导干部家庭财产申报公示试点。

就像昨天集体赞赏准生证改革一样,媒体今天也齐齐向广东表达期待,称其“深孚民意”,期待“不同以往”、“开辟反腐新格局”,就算是提进一步要求,也心怀爱护,比如华西都市报上的《财产公示何时去掉“一定范围内”》、钱江晚报的《财产公示,试点之后应有下文》,以及潇湘晨报的《官员财产公示试点期待进一步明确时间表》。

作为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今天也已补发广东此讯,而新华社的《反腐“新动作”释放哪些信号?》更是被广泛引用,南方都市报即是取“专家称官员财产公开应是反腐败的突破口”为标题。

华西都市报根据新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之言来一个《“听取骂声”传递出施政自信》,也算得体。今晨10时许,财新网率先在首页发表《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接受调查》,称"从多个渠道确认……四川省委副书记李春城正在接受中央纪委调查"。

虽然链接在不到半小时后即失效,但五大门户拿起接力棒,首页头条转发此稿,副题加注“十八大当选中央候补委员,系十八大后首位被调查的副省级干部”。下方,正好还有一篇来自东方早报的《兰州市长被曝“戴价值20余万名表”,自称甘肃省正在处理》。

二、切糕事件

现在,新浪不用再在首页专门为新任政治局委员却缺席国博讲话的前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单独做个“转达问候”的标题了,凤凰网也可以正大光明地推荐《“报业第一股”博瑞传播跌停,李春城曾力推》的背景报道了。

同在今晨“脱敏”的还有切糕,这个在过去两天里刷屏微博,却不能出现在话题榜上的名词。

缘起前天上午10时21分@岳阳公安警事一则警情快报,即“村民凌某在购买新疆人核桃仁糖果时,因语言沟通不畅造成误会,双方口角导致肢体冲突引发群体殴打事件,事件造成二人轻伤,损坏核桃仁糖果约16万,加损坏的摩托车和受伤人员共计20万。目前@平江公安天岳派出所将凌某刑事拘留,十六名新疆人员财物得到赔偿并被遣返回疆。”

16万!自有细心网民发出惊呼,拥有近600万关注者的@新周刊在6小时后的一句“硬通货”,彻底掀起网络解构调侃风暴。一时间,这种街头常见的新疆人贩卖食品成为段子主角,人人争说其俗名“切糕”,强买强卖者被唤作“切糕党”,@Vista看天下将“望,闻,问,切,赔”评为当日最佳,隶属央视网的@网络新闻联播更称“切糕style走红网络,毫无征兆地飙升为2012年度热词。”

一夜喧哗,但无论是南方都市报的网眼版,还是重庆晨报的微博新闻,却都没有让这个红得发紫的关键词刊登出来。总编们比那些调笑者更清楚,事涉新疆,事涉民族政策,这是一个动则得咎的话题。

所以,在昨天早晨,只有人民网、光明网和华商网成为仅有的刊发报道者,而且其内容全部是微博摘录,包括“奥巴马宣布,超过万亿的国债将以二百斤切糕的形式归还中国”,以及最言简意赅的三个字:“糕富帅”。

靠着在娱乐频道或者博客推荐里来一点《街边小吃不只切糕》、《北大学生教你防切糕党》可不过瘾,用尽“擦边球”技巧之后,昨天下午,搜狐网易凤凰网的编辑们终于鼓足勇气,将“切糕”搬上了新闻首页。

其实,这时,人民网也已经发出新作《16万糕点事件最新追踪:网友发难“@岳阳公安警事”》。按照文中描述,"这条警情快报已经被删除,而蜂拥而至的网民目前已经将这个警方官方微博‘占领’,在其所发出的各条警情快报后,众网友对案情介绍视若不见,基本上全都是关于‘切糕事件’的跟帖留言……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网友就‘切糕事件’对@岳阳公安警事发出的留言已经达6000余条,记者并未看到@岳阳公安警事进行相关回复”,而且,“12月4日中午,记者电话联系湖南省岳阳市公安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

傍晚之前,又由下属舆情监测室再来汇总《“天价切糕”遭吐槽,“切糕体”走红网络》。人民网分列“切糕究竟价值几许”、“处置结果是否合理”的两大质疑,并称“有关于‘天价切糕’的网络舆论特点开始发生变化,从严肃性立场开始向娱乐化方向发展,‘天价切糕’已经成为网民狂欢的一个新的话题和对象。”

不过,就像之前“元芳,你怎么看”之类的网络流行语一样,如果只是娱乐化,“切糕”也并不会红火多久。一些愿意认真讨论这种狂欢现象背后原因的声音逐渐浮现。

@唐岩早在前天晚间就已经叹息“汉族看待维族,全是切糕,毒贩,小偷;维族看待汉族,全是酷吏,傲慢,和摘棉花体力活都要来抢的甘肃,四川的底层劳力;两个民族看到的都是对方最不堪的一面”;新疆都市报虽然不便在纸面上为本地人鸣冤,但终可通过微博账号在昨天下午发动“‘新疆切糕’怎么了”的微讨论,“希望不要以偏概全。善良的人们总是大多数。”

由新浪自身运营的@微群小助手更是推荐一篇《对不起,我是新疆人》的文章,加黑段落如下:“切糕又火了,内地的同胞们纷纷咒骂,这样的情绪我多少可以体会,一群混蛋跑来自己的家乡拿着刀欺负自己的家人朋友,是可恶,是该死,所以我不护短。在新疆生活了那么多年,来了内地才知道自己的同胞们有多可怕,我自己都从来不敢买他们的东西,看到他们心里发慌。所以你们的玩笑也好咒骂也好,我理解。但是对不起,我不能跟你们一起笑。”

在无从逃避的“切糕”声中,这位由新疆来到内地生活的作者感到心寒而气愤:“不要再拿切糕和新疆小偷开玩笑了……你们骂骂咧咧的行为正好说明了你们的懦弱。如果遇到这样的事情你们不思考,不抵制,不除恶,只会编一套一套的文字来嘲讽,那么说真的,活该你们受欺负。”

有了这些铺垫,今天上午,“切糕”终成白纸黑字。云南信息报发表《“糕富帅”其实是个“断头新闻”》。除了引用新华社所发明的“断头新闻”一词来形容岳阳警方的沉默外,还以“人民系在此事中全线出击”引出@人民网的微评追问:“这两天,‘切糕’火了。一起警方治安案件的微博通报,因内容争议引发网民围观恶搞。而信息发布又删除则让网民不依不饶,急切寻个说法。作为警务信息平台,微博发布自当细致严谨,危机处理更不能靠删堵。‘切糕’很忙,失语只能添乱,始作俑者岂可潜心打酱油?”

腾讯也可以把“切糕”提拔上首页了,即《“切糕”,拿来调侃不如用于反思》。在说明“‘切糕问题’本是一个普世的城市新移民问题,城市新移民抱团取暖、从事灰色或黑色经营是全世界普遍的现象”后,一方面劝告网友“应就事论事,而非不负责任的肆意扩大化”,同时把更大篇幅用在了解释岳阳警方何以在此事上“和稀泥”。

根据本期专题所言,“警方的模糊处理可能与‘两少一宽’有关。'两少一宽',即中共中央1984年第5号文件提出的:‘对少数民族的犯罪分子要坚持‘少捕少杀’,在处理上一般要从宽’”,但责编张德笔认定:“‘两少一宽’政策违背‘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基本原则,造成民族间司法地位不平等,使得对于少数民族的刑事犯罪难以处理,同时造成对少数民族中守法分子的逆向淘汰,降低了少数民族素质,使少数民族遭受‘污名化’,加强了民族间隔阂,最终起到了挑拨汉族和少数民族之间关系的作用。”

所以,腾讯建议借鉴美国经验,“用多元化取代特殊化”来解决民族问题:“刻意突出人种的不同,是人为制造隔阂。因为‘非我族类’本就让人有天然的疑虑,为何还要加强这种疑虑呢…….要破除因此产生的民族隔阂,只能是加强民族间的交流和沟通,让彼此了解作为‘人’,大家并没有任何不同。”

搜狐在刊发《什么样的切糕卖16万?》专题的同时,推荐了来自环球时报的《哪个民族切糕都不值16万》。没错,既然证券时报和济南时报都可以在今天各自发表《切糕事件标签化倾向不可取》等评论,那胡锡进更是责无旁贷。

他选择了一看名字就知道是维吾尔族人的吐尔文江?吐尔逊来发言,并一举获得多家门户转发推荐。《哪个民族切糕都不值16万》里,这位新疆社科院社会学所副研究员承认“之所以引发潮水般的围观和吐槽,是警方处理此事的结果和涉事人员的地域族群背景”:“这些年来,在内地发生的涉及少数民族的案件,都会让当地警方和政府头痛,而在处理的过程中,由于担心引发‘民族问题’,往往采取一些不能坚持原则和法律的做法来息事宁人。而一旦被披露,就会引起民众的强烈反响,网络上的讨论很快从对事件本身的讨论转变为对少数民族的谩骂、对民族政策的质疑和攻击,继而引发不同民族网民间的对骂,到后来已经无人关注事件本身是什么了。”

于是,这位新疆人重申“是什么问题就按什么问题处理,不把与少数民族有关的事都作为民族问题”的办案原则,强调“‘反暴力、讲法律、讲秩序’应该成为不论在任何地方处理涉民族事件的基本原则。”

但还有更大范围里的原则呢?身在新疆石河子大学执教的@天山刀郎就在问:“在新疆,也存在着汉族人觉得民族政策对于少数民族过于宽松和照顾;而少数民族却觉得他们在就业、教育等很多方面被歧视边缘化。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

而斯伟江在微博中抱怨的那些,就算是环球时报,也会感到很棘手吧。这位律师认为现在仍没有公开讨论民族平等的空间,所以要向正在用汉语抱怨新疆人的同胞们发难:“关于切糕,你们看到切糕,你们能看到新疆的能源等资源大蛋糕是谁在切?重要的一把手都是汉人,谁在切糕?怎么不说了?让说吗?”

只是,如果这些有关“天价切糕”的讨论前提都不存在,又如何是好?今晨10时前,@岳阳公安警事又有新发布,即“经查……被损的16台三轮摩托车、车上核桃仁糖果5520斤的损失以及受害人医疗费用共计15万元。此前‘岳阳公安警事’微博工作人员未经核实发布不准确信息,在此深表歉意”----当即有人跟帖计算,“每斤不过28.98元,看来维族同胞还在4元一两的基础上给打了折扣”。

吊诡的是,当各大门户均将此澄清通报推荐在首页时,@岳阳公安警事又删了帖

 

媒体札记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