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的债务黑洞
i黑马 i黑马

中国企业的债务黑洞

企业负债水平目前超出了GDP的120%

“中国已经跌落悬崖,陷入了一场非常严重的债务危机”

对中国牛派而言,情况已开始好转。房地产行业出现了生机,10月份的零售业、投资和工业产出等数据的表现都强于预期。

制造业指数也同样出现改善的迹象;10月份的出口增长11.6%,为5个月以来的最快增速。

但是,有一项数据却在变得更糟糕:总部位于北京的经济咨询公司龙洲经讯(GKDragonomics)估算,2012年,中国企业负债占经济总量的比例从去年的108%攀升至122%,达15年来最高值。

这使得中国企业位居全球企业中负债最高之列,龙洲经讯研究总监白安儒(AndrewBatson)表示:“中国企业业务增长放缓,收入也不及预期水平。企业通过更多的借贷来填补缺口。”

钢铁、建筑机械、铝、煤炭等主要行业都面临产能过剩、利润率受到挤压的情况,而最令人担忧的问题是债务。“这会拖低企业的投资,并影响到总体经济。”

香港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BankofScotland)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高路易(LouisKuijs)指出,“我觉得中国经济不会出现大幅增长的局面。”他预计中国今年第四钢铁、建筑机械、铝、煤炭等主要行业都面临产能过剩、利润率受到挤压的情况,而最令人担忧的问题是债务。“这会拖低企业的投资,并影响到总体经济。”

香港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BankofScotland)首席中国经济学家高路易(LouisKuijs)指出,“我觉得中国经济不会出现大幅增长的局面。”他预计中国今年第四a季度GDP的增长率为7.1%,低于彭博对一组经济学家的问卷调查所显示的平均预期(7.7%)。

高路易认为大多数公司将会把更多精力放在削减债务上,而不是开设新厂或新矿。

让情况更加复杂的是,许多债台高筑的企业都是国有的,而给它们发放贷款的银行也是由政府所控制。

这意味着,如果这些企业中任何一家无力偿还债务,政府可能会不得不为其买单。任何大型国有企业的突然破产都会带来负面的政治和财政后果。

政府对于部分中国企业债务的隐性担保,意味着政府实际负债水平可能高于上面提到的49%。龙洲经讯认为,来自企业、公共部门以及家庭的债务加总之后,可能接近GDP的206%。

从一个迹象可以看出企业当前处境有多么艰难:那就是上世纪90年代严重困扰中国的三角债问题卷土重来。

当时,制造商售出产品后无法回笼货款,因而没钱支付供货商,造成供货商难以向其上游供货商付款。

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中国工业企业的应收账款(即已交付产品后的应得款项)总计已高达8万亿元人民币(合1.3万亿美元),较2011年9月攀升16.5%。

投资咨询公司美奇金(JCapitalResearch)的杨思安(AnneStevenson-Yang)指出:“中国已经跌落悬崖,陷入了一场非常严重的债务危机。”

这场危机发轫于2008年末,当时中国推出了大规模的信贷刺激举措,大量的贷款从国有银行涌入企业部门。借助这一经济刺激方案,中国避免了当时很多国家遭遇的大规模失业和经济大幅滑坡的严重局面。

依照当时的初衷,贷款激增本应是一项临时的举措,但惠誉国际评级公司(FitchRatings)的数据显示,中国各大银行、信托公司及其他金融机构今年发放的贷款将相当于GDP的三分之一,这是连续第四年维持如此规模的信贷扩张。

2008年至2013年间,中国银行业资产规模将增长14万亿美元(惠誉的统计包括了影子银行和离岸银行发放的贷款,这些数据不包括在中国官方数据之中)。

“这相当于在短短5年间再造了整个美国商业银行业,”惠誉中国银行业评级总监朱夏莲(CharleneChu)在11月8日发表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负债比率不断上升要么导致借方无力还款,要么导致银行融资及资本需求无法通过现有资源得到满足。”

中国新闻媒体上,有关公司追讨债务的诉讼报道不断出现。据新华社的官方报道,9月末,安徽马鞍山钢铁公司旗下的物流公司共计提起23起诉讼,希望通过法律追回各方所欠钱款。

马鞍山公司于10月8日宣布,“该物流公司已无清偿能力。”马鞍山公司没有回应各方的置评要求。

8月,官方媒体报道称,中国央行及多个部委联合发起了一项调查,试图弄清中国企业(含国有公司和私营公司)的债务规模。

新华社10月28日警告称,“上世纪90年代曾给中国造成冲击的债务风险潜藏不去,有可能给实体经济造成巨大损害。”

新加坡证券公司大华继显(UOBKayHian)的金属及矿业高级分析师罗海伦(HelenLau)表示,目前中国四家最大钢铁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已平均高达80%;而通常来讲,50%以上就已属于很高的水平。

要想扭转企业部门的局面,就要解决产能过剩问题。罗海伦估计,钢铁行业目前的产能为9亿吨,其中约有2亿吨的过剩产能。但这些产能过剩的生产线可能无法短期内关停。她认为“所有大型钢铁企业都得到了国有银行的大力支持。正因如此,它们一直还在增加新产能。这并不是一种商业决策,而是政治决策。”这种事情之所以发生,是因为“政府希望推动当地经济发展”。

一种可能的结果是:银行坏账激增。标准普尔(S&P)预计,银行不良贷款率将从2011年底的2%增至今年年底的3%。标准普尔亚太地区金融机构分析师廖强(LiaoQiang)表示,到2013年底,不良贷款率有可能升至5%。“中国面临的挑战在于,”龙洲经讯的白安儒指出,“不仅要设法动用巨额资金,还要将这些钱投到正确的地方。”撰稿/DexterRoberts

总之中国总体应收账款较去年增加16.5%至1.3万亿美元,对于企业而言,这是一种令人担忧的迹象。

Via i黑马 By 商业周刊-张一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