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库印象:自由、焦虑与理想主义光芒!
张小湖 张小湖

车库印象:自由、焦虑与理想主义光芒!

从具有开房嫌疑的宾馆门口进入,穿过一个阴冷灰暗的走廊,爬过装有各种广告的楼梯,就来到了车库咖啡。与同事点了杯卡布奇诺,与创业者聊了2个小时,再从车库咖啡出来,忽然想起电影《肖申克的救赎》的一个场景:

“主人公安迪爬出监狱下水道和排泄管,穿过足足有五个足球场的距离,脱去衣衫,伸出双臂,拥抱风雨……他终于迎来了自由。”

在车库,感受到的就是自由。

创业团队之间分享的自由、交流的自由、工作的自由、加入团队或招募成员的自由,也有联网打DOTA游戏的自由。这在传统的企业单位里是完全看不到的,即便是相对比较开明的互联网公司,也都受“institutionalized”(体制)的严格制约。

举个形象的例子,大多数的打工者,都拥有着相同的黑色星期一和黄色星期五,不管上下班是否打卡,早上起床都是痛苦,下午下班都是解脱,而晚上加班都是煎熬。

在大多数的工作单位里,你都要面临层级的限制、上级的压制、同事的竞争、公司政治关系的错综复杂。无论如何,你很难带有强烈的主人翁意识去工作,即便你单纯得如同水晶一般,也不可能像在咖啡馆那样全身心的投入工作,不可能最大化的发挥你的价值。最后一点可能有才华的人更加感同身受,并为此而痛苦。

不可否认有一些职业经理人和打工者非常成功,事业有成、房车两全、娇妻贵子相伴,但他们是焦虑的,不断上浮的、合理或不合理的业绩与KPI,只能前进难以后退的预期,以及来自身体健康方面的各种压力如“达摩克利斯剑”常悬头顶。

可在车库不一样,这里的人都为自己而工作。或许他们的工资待遇、生活物质保障与打工一族完全不能相比,但自由而不必那么焦虑。每个人的自主性都得到了极大的发挥,每个人都仿佛在期盼一个光明的未来,每个人都仿佛散发着理想主义的光芒,无论这种光芒是耀眼的,或是灰暗的……这里就讲几个关于理想光芒的创业故事,感谢车库2号员工@黄芬的分享,当然也包括她自己的故事。

故事1:老李的故事——失去、得到,再失去

老李应该是车库里一个相对知名的创业者,也算是一个成功的“失败创业者”。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毕竟取得过阶段性的成就,比那些自始至终而一无所获的创业者要强。

当初,老李带着5万块钱从广东来到北京,然后常驻车库咖啡。在小黄的叙述中,他是一个很NICE的人,在车库很吃得开,跟现场的创业者们混得很熟。老李很愿意去跟人交流,也很会介绍自己。老李当时的项目是做一些微博营销的工作。

一年后,老李的钱花完了,在留京和回广的抉择抉择之际,在车库观察老李很久的一家公司希望他加盟,没有地域限制、不要求坐班,可以在车库办公,而工资照发。对老李来说,这是一个完全符合他预期的工作机会,享受自由的工作,还有收入的保障,但是他只干了4个月。

笔者分析老李辞职的原因,可能是在车库里呆得最久的,应该不是打工者,而都是创业者或合伙人,为自己干才长久。

老李决定自己干,然后依旧是通过车库积累的人脉,他的项目获得了融资,貌似和“重口味”的游戏项目相关,并通过自己擅长的微博大号进行推广……最终结果差强人意,老李的项目流产了,具体原因不详。

老李创业失败这个结果并不最关键的。对所有的创业者来说,老李能在车库受到认可而加入其它团队、有能力为项目争取到风险投资、并有机会去尝试自己的项目——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种成功,老李可能缺乏的仅仅是行业机遇与自己的好运气而已。

故事2:三个人的故事——墨镜男、农场主与长城哥

如果说老李是创业者的正面典型,散发的是耀眼光芒,那么下面这三位则散发着黯淡的光芒,他们拥有着某一类创业者的共同特征:浮夸。

墨镜男带着一幅大墨镜,在常驻车库期间,酷爱抢话筒、表现自己,总是不遗余力的推广自己的创业项目。刚开始,大家敬佩他的粗放;后来,大家烦他的虚夸;再后来,大家佩服他的毅力,坚持了差不多一年都在推广自己的项目,虽然项目本身不见起色,但这份毅力极其罕见。

农场主的另外一个身份是保安。他一天只睡4个小时,并跟随车库员工一起上下班。早上开门就来,晚上关门再走,然后直接去上夜班,上完夜班就只能睡4个小时,然后再来车库。农场主的创业项目是“屋顶农场”,把大家的屋顶变成农场,融资要求为12亿,少一分都不干。据说有投资人希望投个几十万让他做点成绩出来看看,但被严辞拒绝了。

长城哥是另一个奇葩,笔者怀疑他与农场主是孪生兄弟。长城哥希望把全中国的房子都建成长城的样子,这个远大的理想甚至超越了潘石屹与任志强的梦想,所幸这个项目没有成功,否则我们的居住生活该多么单调。

故事3:黄芬自己的故事——离开、坚定,与热爱

谈完创业者,再谈谈车库自己的故事。黄芬,性别女,福建人,初中学历,车库的2号员工。她在车库成立3个月时就加入,先做服务生,再做店长。曾经离开,之后回归,目前热爱这份事业。

谈及离开车库的原因(貌似不该问这个问题,但还是忍不住问了),黄芬朴实得让人心慌:“我原以为女人的职责就是嫁人、生娃,到了一定年纪还是要离开工作岗位的。”不可否认,虽然现在男女平等了,但在很多人的意识里,还是认为有一部分女性就是专职的家庭妇女,与工作冲突、与事业无缘。而车库的氛围改变了这一切。

“最开始的时候不懂互联网,但接触多了也就懂了,我对移动互联网非常感兴趣。”黄芬每天与这些创业者相处、聊天,在耳濡目染之下,谁又能说她不是一名互联网人士呢?

而更重要的是,更更更重要的是,黄芬在离开又回归之后,尤其热爱自己的工作。她每天起床都会感到幸福,都期待着看到那群有梦想的创业者,感受着那些自由的思想、新奇的创意、理想主义的光芒。这种改变与其说是车库创始人苏菂带给她的,不如说这是创业者群体中那种特有的氛围对她的影响。

结语:

讲完了车库印象,讲完了创业者故事,最后也写下几个疑问与同行讨论:

1、成熟的公司制度是目前的主流工作形式,它以后有没有可能被车库这种自由办公的形式所代替呢?

2、早期的创业公司是积极的、激情的、不计回报的,但发展到一定阶段与规模就开始不可避免的臃肿、迟钝甚至腐化,为什么企业们明明知道自己患有大企业病还不推崇内部创业呢?

3、为什么所有的大公司都不愿意自我革命,比如微软、诺基亚?即便是苹果本身,也是被一个属于“自己人”的外人乔布斯给革命了,置之死地而后生。

4、一名焦虑的成功者,和一名长着一双自由翅膀的创业者,你选择做哪一个?

Via i黑马 By 张小湖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