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暗藏的“野心”:之前是孔明 现在是刘备
王根旺 王根旺

雷军暗藏的“野心”:之前是孔明 现在是刘备

这一次把雷军推向前台的是面世仅8天即惨遭“封杀”的小米盒子。这款低调但杀伤力很大的产品,一度被业界评为暗藏着雷军的“野心”。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徐婷

这一次把雷军推向前台的是面世仅8天即惨遭“封杀”的小米盒子。这款低调但杀伤力很大的产品,一度被业界评为暗藏着雷军的“野心”。

不仅如此,最近让雷军忙的事还有很多:小米二代正式发售,小米收购多看……有喜事,更有烦事。

事实上,雷军在为小米奔波劳碌的间隙,还抽空参与了YY(欢聚时代)的赴美上市。作为天使投资人,YY上市让他7年前的一笔1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获得了超过100倍的超高回报。

去年中旬,淡出大众视野4年之久的IT界“老兵”雷军重出江湖,左手小米,右手金山,兜里还揣了17家参股公司,立时引来围观者无数,看热闹的眼光中,有期待与赞赏,也有质疑和不屑。回到舞台中央,自然免不了回到舆论漩涡的中心。一年半时间,雷军风光的背后,实际上五味杂陈。

小米盒子的“脚铐”

两周前,本来应该在美国享受YY上市喜悦的雷军不得不赶回国内,因为小米盒子仅仅面世8天,即惨遭“封杀”。

根据本周最新的市场消息,小米盒子将在“瘦身”后“复活”,也就是将此前不合规的视频内容进行切除。这也是小米盒子遭遇“秒杀门”后,首度传出的利好消息。

11月14日,小米盒子正式发布,谁料8天后,小米便突然宣布暂停所有视频内容服务,理由是系统维护,莫说消费者,就连业内人士都还没来得及对这款新品进行详细测评。紧急叫停的背后,显然不会是系统维护这么简单。

小米盒子实际上就是电视机顶盒,有了它,用户可以观看网络电影、电视剧,可以将小米手机、iPhone、iPad上的照片视频投射到电视上,还可以运行大量的Android应用,比如玩游戏。

曾使用过多款机顶盒的知名IT评论人魏武挥在第一时间试用了小米盒子,他告诉记者:“机顶盒本身并不稀奇,乐视推过盒子,淘宝上的各种山寨盒子更是大把,但小米盒子的功能性和体验感明显要高出一截,而且售价仅400多元,杀伤力很大。”

有意思的是,在发布这款高性价比产品时,向来高调的小米却一反常态,与小米手机发布的盛况相比,小米盒子的排场简单得近乎简陋。在雷军口中,小米盒子是一款“不务正业”的产品,只是小米手机的配件,作用是将电视机变成手机的显示器。

但在外界眼中,雷军在小米盒子上蕴藏的“野心”甚至要超过小米手机。

“网络视频增长很快,但广告卖得不够好,优酷土豆干上一年,还抵不过一个热门电视栏目的广告收入,电视屏对广告主的吸引力是很惊人的。”对于互联网电视巨大的商业潜力,魏武挥分析称。

特艺(中国)科技有限公司总监朱庆说:“机顶盒的想象空间极其巨大,它可以成为家庭娱乐中心,机顶盒的遥控器除了是遥控器,也可以是游戏手柄、空中鼠标,在技术上这些都已经没有障碍。”12月份,特艺的机顶盒也已面世,并通过辽宁等四省的电信运营商进行销售。看上这块大蛋糕的显然不仅是雷军。

但小米盒子身上的“脚铐”并非市场竞争,而是政策。机顶盒的推出,意味着小米一脚踏入了政策严苛、各方利益纠葛极其复杂的三网融合领域,而小米盒子此次“速死”的原因正是不符合广电总局关于互联网电视运营的相关政策。

未战先亡,小米的境遇再次让业界领教了广电总局对电视屏的监管力度,而小米盒子能否“复活”,目前,小米自己也给不出答案。

不甘心的IT“老兵”

如果不把时间拨回20年前,可能很难体会雷军当下的心境。

1992年,刚毕业的雷军加入了求伯君创立的金山软件,两年后,就成了金山软件总经理,可谓少年得志。今年和雷军在微博上吵得昏天黑地的周鸿祎彼时还刚刚研究生毕业,对同为湖北老乡的雷军仰慕不已,江湖传闻,周鸿祎到北京后的第一顿饭还是雷军请的客;甚至连李彦宏马化腾这样叱咤风云的IT大佬,当年都只是雷军BBS上的站长,论互联网资历,皆属其晚辈。

眼看着后来者个个风生水起,雷军不免心绪难平。

在金山苦苦奋斗16年之后,尽管雷军最终也成功将金山带到了香港上市,但市值不过50多亿港元,不及腾讯百度的一个零头。对于心存大志的雷军来说,梦想仍然很远,以至于金山上市后仅两个月,雷军出人意料地选择了离开,休息、反思,同时也开始酝酿新的梦想。

离开的头半年,雷军异常落寞,没有人采访,甚至没有人邀请其参加行业性会议,似乎被世界遗忘,冷酷而现实。用雷军自己的话说就是,除了钱,什么都没有。

然而,逆境往往使人清醒。在离开金山后,雷军对自己做出深刻反省,并且总结出一句名言:站在台风口,猪都能飞。最终认定移动互联网是大势所趋的雷军把宝押在了手机上。而小米的诞生,正是雷军预感到移动互联网的大风,于是赶忙倾财力人力,把椅子搬到了风口,等待心中隐藏多年的“硅谷之火”重燃的时刻。

自小喜欢文学诗词的雷军给品牌取名“小米”,来源是一句佛语“佛观一粒米,大如须弥山”,取名上,不难窥见雷军欲借小米成就一番伟业的野心。

尽管对于“雷布斯”这一外号,雷军总是摆出不敢接受的态度,但视乔布斯为头号偶像的他,在创业路上处处都有乔布斯的印记。从米聊到操作系统MIUI,再到小米手机,“软件硬件”的模式,也正是苹果的成功路径。

腾讯五大创始人之一的曾李青是雷军好友,两人同为天使投资人俱乐部“天使会”成员。他对《华夏时报》记者评价说:“我们成功过,也不差钱,但总还想干点大事,我们这代人,都有很强的硬件情结。”曾李青最近也投资了一家名为摩奇掌机的硬件公司,生产掌上游戏机,模式也是“硬件软件”,“雷军做的是大众市场,我选了个小众市场,但意思都差不多,异曲同工。”

然而,对于做软件出身的互联网人来说,踏足没有资源积累的硬件市场,风险极大。尽管小米成功通过强大的网络营销建立起品牌,官方预计今年将达到700万台的销量,但关于其饥饿营销、期货手机、质量问题、售后服务等方面的吐槽声也是越来越响。

“硬件公司的成功难度比其它项目要高得多,但是一旦成功了,就可能诞生一家大公司。”在曾李青看来,自己和雷军都在尝试投资以来最大的一次冒险。

除了小米CEO一角,雷军还在去年回归金山,重任董事长,并且兼职做起了天使投资人,投资企业包括YY、凡客诚品、拉卡拉、UC优视、乐淘、可牛等近20家,其中有数家,雷军还亲自出任董事长,被业内戏称为“董事长专业户”。

在雷军重出江湖后,知名IT自媒体程苓峰评价说:“雷军之前是孔明,现在是刘备。”

小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