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吉困境引爆互保风险 温州政府摸底调查
王根旺 王根旺

庄吉困境引爆互保风险 温州政府摸底调查

以服装业而闻名的温州大型民营企业庄吉集团近期陷入债务危机。证券时报记者昨日联系温州金融办、经信委等部门的负责人,得到的回复是,对相关企业的互保情况还在摸底。

来源: 证券时报

以服装业而闻名的温州大型民营企业庄吉集团近期陷入债务危机。证券时报记者昨日联系温州金融办、经信委等部门的负责人,得到的回复是,对相关企业的互保情况还在摸底。

庄吉集团负责服装业务的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出问题的是集团的船运业务,服装业务是独立核算的,不受影响,目前我们的服装定制、团购及其他零售业务都在正常开展。”

据报道,让庄吉集团陷入危机的是其旗下造船子公司,船东弃船导致其产生了五六亿元的债务,而子公司引发的债务危机进一步影响到集团公司。

多家服装公司的劲敌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告诉记者,表面上看,庄吉的服装业务和船运业务独立,但由于都是一个老板,如果船舶的问题得不到解决,服装业务很难独善其身。

资本市场对庄吉或许并不陌生,庄吉集团是国内知名的服装企业。于1996年组建成立,系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企业,庄吉品牌曾入选“中国服装十大影响力品牌”。集团业务还涉足船舶、矿业、房地产等领域,2011年整个集团产值近30亿元。

在服装行业的研究报告中,经常有研究员将庄吉的服装品牌列为很多服装行业上市公司的竞争对手。不仅如此,上市公司的公告中,也常常提到庄吉。

报喜鸟就在近期的增发公告中称,公司在中档市场最直接的竞争对手是主打产品2800元~4500元区间价位的品牌服装企业,如庄吉、法派等。与以上竞争品牌服装企业相比,报喜鸟在全国范围内拥有较高的品牌知名度和市场占有率,营销网络相对健全。

业内人士分析,庄吉集团债务危机的进展值得关注,如果问题恶化,庄吉有可能成为同行兼并的对象,其市场份额也会被抢占。

与乔治白等有业务往来

“庄吉集团是温州的大企业,担保圈牵连甚广,但具体哪些企业牵连进去了,现在还处于保密状态。一旦公布,那些处在担保圈里的公司也会遭受来自银行的压力。”周德文说。

据报道,有数据显示,此次互保贷款额度超过300亿元,庄吉集团若出现问题,其他多家企业难逃噩梦。

记者搜索了近年来上市公司公开披露的信息,发现在众多上市公司中,直接与庄吉集团有业务往来的公司并不多。唯一一家与庄吉发生直接业务往来的是长航凤凰。

2010年下半年,长航凤凰披露,其子公司长江交通决定购买浙江庄吉船业有限公司1艘2.7万吨级的江海直达散货船,从事国内沿海及海进江矿石目标市场运输,以增强公司抗风险和持续发展能力。不过,到2011年底,长航凤凰和庄吉船业的合作基本结束,已完成交船付款。

温州当地上市公司有浙江东日、华仪电气、华峰氨纶、报喜鸟、金龙机电、正泰电器、森马服装、乔治白等几家。其中,乔治白和庄吉的关系一度非常密切。

乔治白的前身平阳县衬衫厂曾更名为平阳县庄吉衬衫厂,为温州庄吉集团代工“庄吉”牌衬衫,双方的合作限于代工关系。到2001年,平阳县庄吉衬衫厂更名为平阳县乔治白衬衫厂。

记者还发现,温州另一家在海外上市的造船企业,即东方造船也已陷入困境。去年8月18日,东方造船正式在伦交所AIM市场挂牌交易,股票代码为DFS,是国内首家在伦交所上市的造船企业,也是温州乐清唯一境外上市企业。

而今年8月温州政府官网转载信息显示,东方造船已在伦交所摘牌,退市时间是今年6月8日。2012年8月,银行陆续起诉东方造船并追讨债务。

可能会出现第二个庄吉

“年底到了,温州的习惯是年底清账,今年中小企业的情况其实非常困难。”周德文说,现在温州的金改方案已经说了300多天了,但没有什么政策能够解决中小企业的实质问题,这样下去,可能会有第二个庄吉出现。

2008年底,同样是经济低迷。浙江省中小企业局专门下发了《关于加强防范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机构经营风险的通知》,首次向浙江担保行业发布了7个方面的风险提示。

在“老板外逃事件”频发的背景下,该通知特别要求注意老板行踪:担保机构要掌握在保企业和拟担保企业的企业主个人信用情况,确保在企业主出现信用问题时,能迅速反应。

当时,也是周德文在大声疾呼,要重视中小企业在年底的生存情况。

温州、绍兴等地的浙江民营企业向来有抱团、互保的习惯,每到经济低迷年份的年底,其风险便暴露无遗。

2008年下半年,华联三鑫发生债务危机。上市公司华联控股发布的《关于浙江华联三鑫石化有限公司之增资扩股报告书》显示,截至2007年底,华联三鑫公司对外互保合计19.4亿元,其中与浙江精工建设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发生互保金额6.7亿元、与浙江南方集团有限公司发生互保金额5亿元、与浙江赐富集团有限公司发生互保金额7.25亿元。据报道,华联三鑫涉及担保风险金额总计约83亿元。

与华联三鑫一样,此次庄吉发生债务危机,媒体也报道称政府部门会介入。

对于这种现象,周德文说他感到有些无奈。他说,现在地方政府像是被绑架了,特别是大企业一出问题,互保规模太大,政府不得不出面。“这样的情况,不能一直下去吧?”(记者 颜金成)

互保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