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南春后院起火,华为前车之鉴!
i黑马 i黑马

剑南春后院起火,华为前车之鉴!

8月19日,剑南春内部燃起了“大火”。由于新推出的员工持股信托计划,员工在长达两个半月的时间里聚集在集团办公楼前,要求董事长乔天明出来解释。

在2003年的改革方案中,剑南春员工持股方式定位:员工的股份由工会代持,公司向员工出具职工信托持股出资证明作为凭证。但在2012年8月19日,1600多员工却接到了通知,他们持有的出资证明变成了员工信托持股收益份额证明书,员工认为自己的持股权变成了受益权。剑南春与员工的根本矛盾就在于,到底员工持有的股票是公司股权还是受益权?

并不是剑南春一家公司存在产权不够明晰的问题,新一轮的国企股权危机正在蔓延,由于公司法并不健全,导致员工持股界定缺乏标准。目前这样的问题已经到了集中爆发期。

作为员工持股公司最成功的代表,华为的股权形式也和剑南春类似。虽然目前没有出现剑南春的状况,但虚拟股存在的风险和隐患依然不能小视。

股权方面

剑南春与华为均采用员工持股政策。剑南春从“实际”的员工持股,到目前的信托受益证明,逐步变成了“虚拟股票”。华为则从1990年的全员持股,再到2001年发行虚拟股,员工手中股票彻底变成一种受益权。虽然两家公司的改革路程不尽相同,但是最终的结果趋同:员工为实际出资人,但是持股方实为工会,员工本人没有对股票的操作权,员工只有受益权。

股政策出来后,剑南春把改组方案设为“机密文件”,出资者姓名等详细信息不予披露。这点华为也与剑南春雷同,每年员工认购股票时,签字协议被公司收回,员工手中没有任何副本,可以说没有任何法律上的投资凭证。与剑南春不同的是,华为在2001年改制中就明确了虚拟股计划,但员工手中任然无任何证明。

员工反映

比起剑南春员工的过激反应,华为由于2001年时就进行了改制还算太平。推出虚拟股票计划后,华为员工手里的“股票”逐渐被转化为虚拟股票,原本就不具备实体股票意义的股票彻底变成了虚拟股。

虚拟股制度实行之后,华为的激励措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通过虚拟股的发行,华为获得了大量的资金。对于华为的员工来说,每年认购的股票是公司对于员工的一种肯定,是除工资以外一项重要收入来源。一旦公司分红低于承诺的借钱利息时,员工则必须保证公司的收益,华为的6.55万持股员工将会承受很大的损失。

今年配股时节,天涯论坛上不少华为员工吐槽的帖子。在设备商市场趋于平天花板今天,华为的配股显得“十分鸡肋”。很多员工抱怨,自停贷以来只能四处借钱把资金投入在虚拟股票上,一旦风险变现,一切将会成为过眼云烟。

虚拟股未来

企业高速发展能支持高额分红,一旦增速放缓,难免矛盾集中体现。剑南春矛盾爆发后员工持股制度弊端显现,华为也无法独善其身。华为轮值CEO徐直军近期接受福布斯采访时也坦言,华为虚拟股放到现在,是违法的,当时能够成行,也是深圳特区政府特批。但这个制度还能支撑华为继续走下去吗?虽然2011年被银监会叫停个人助业贷款的华为通过让员工自筹度过难关,但虚拟股融资给员工带来的风险实实在在,如徐直军所言,前年每股分红2.98,去年分红降低到1.46,员工家属已经有意见了,今年全行业亏损,一旦没有分红,员工将做如何反应?借用任总的一句话:下一个倒下的会不会是华为?华为必须思考对策。

Via i黑马 By 王易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