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造互联网机顶盒?再等10年吧
王根旺 王根旺

想造互联网机顶盒?再等10年吧

小米盒子面世8天即惨遭“封杀”,对于互联网电视这个新兴产业来说,这本该是个利空消息,可从市场的实际反应来看,此事非但没有浇灭大家的从业热情,反倒是添了一把火。

华夏时报 记者 徐婷 上海报道

小米盒子面世8天即惨遭“封杀”,对于互联网电视这个新兴产业来说,这本该是个利空消息,可从市场的实际反应来看,此事非但没有浇灭大家的从业热情,反倒是添了一把火。

除了小米、乐视,不少更大型的玩家也在摩拳擦掌,原本寂静无声的机顶盒市场似乎突然间骤起波澜,陷入一片乱战。

  扎堆机顶盒

小米盒子闪亮登场后仅仅8天,就以“系统维护”为名,暂停了视频内容服务,多方消息证实,小米盒子“猝死”的真正原因是绕开了牌照方,违反了广电总局关于互联网电视的相关政策。

随后,乐视TV就在其官方微博上“幸灾乐祸”地发布了一条名为“有牌照的盒子才是好盒子”的微博,给自己将要面世的新款机顶盒做起了广告,宣称“不会系统维护,也不会暂停所有视频内容服务”,字里行间直戳小米痛处。

乐视网副总裁刘刚表示,“最初计划本月上旬推出,现在可能要略微推迟,但不出意外今年会面世,我们的价格肯定会非常有竞争力。”出于保密需要,刘刚拒绝透露具体的售价和面世时间。

据了解,具备互联网功能的机顶盒可以将包括网络视频资源在内的许多网络资源导入电视,但这并非新鲜事物,在淘宝上,宣称具备网络功能的机顶盒多达9000多款,涉及品牌超过60个,其中包括创维、联想、长虹等彩电厂商。

知名IT评论人魏武挥曾试用过不少机顶盒,在试用过小米盒子之后,他发现其功能性和体验感要明显高出其他产品。“可以播放的音视频格式很多,含有各种应用,还能和iPad这样的设备实现同步控制,按这个功能,399元的价格确实很有杀伤力。”

特艺公司总监朱庆认为,乐视此前的问题在于1980元的价格一般用户很难接受。“我们的新产品,价格也只有几百元,我们是批量卖给运营商,再由运营商通过和宽带等套餐搭售的方式提供给消费者。”在朱庆看来,他们弱化自身品牌,通过非零售渠道来拓展市场的方式,可以让消费者感受不到“多花钱”,更利于前期推广。

 市场暗涌下的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在刚刚结束的2012年中国视听产业论坛上,互联网电视也成为一大热门词汇。不少视频行业大佬都对电视屏表现出极大兴趣。

优酷CEO古永锵说:“我们很关注电视屏,现在在电脑和手机上,我们的网站和应用都已经被用户高度认可,接下来我们也要力争向电视屏输出优质内容。”

吸引众多玩家杀入市场的动力当然是利益。因为对于电视屏,广告主是最不吝啬荷包的。美国风投机构凯鹏华盈曾做过调查,全球网络广告的CPM(展示给1000人的成本)只有电视广告的1/10。

不仅是广告,优朋普乐CEO邵以丁分析说:“在互联网上,用户已经习惯了免费观看,要改变这种习惯非常困难,但是看电视原本就是付费的,互联网电视收费模式的建立有先天优势。”

刘刚表示:“收费观看、增值服务、广告代理,这些都可能是盈利模式。”不过,在这片正暗潮涌动的新市场面前,也并非所有人都如此乐观。

中国电信天翼视讯副总经理蔡利民对于互联网机顶盒态度谨慎,“运营商在观望,热情还不高,因为不知道怎么赚钱,商业模式还没出来。”

更重要的或许还在于,互联网电视与运营商现有的IPTV业务有一定的重合,而后者的商业模式已经被验证为可行,对于运营商而言,再加个互联网电视,不免有左右互搏之嫌。

中国互动媒体产业联盟的行业专家包冉更是直言:“这是一个对于资本市场来说极具想象空间的故事,但实际可能没那么美好。Google TV已经宣告失败,即使强大如苹果,也从来没有把苹果TV作为自己的主力产品。电视行业其实进入的门槛很高。”

包冉所说的门槛主要在于内容。在美国,内容方极其强势,在他们看来,将已经通过电影院和电视机圈住的用户分给IT公司,有养虎为患之危,所以TV版权要么不卖,要么开价很高。尽管在中国,内容方相当分散,远没有美国那么强势,但包冉认为,这只是时间问题。“规模化是趋势,未来我们也会像美国那样,说到底,优酷土豆这种并不是内容方,中影华谊才是,他们愿意参与么?”

除了内容,三网融合在中国面临复杂的利益纠葛和政策掣肘,广电总局对于电视屏一贯的方针是“可管可控”,把互联网内容一股脑搬到电视上,是监管层眼下尚无法接受的,目前,互联网电视牌照只发给了央视等7家单位,正是监管需要。而小米此次遭遇“秒杀门”,也再次令业界领教了电视屏的监管之严厉。

前述的业内人士总结说:“技术不成问题,用户也有需求,大家都能看到大趋势,但互联网要造反电视,怎么造,要多久,是个问题,搞不好5年10年都不一定能行。”

互联网 小米 机顶盒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