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民企老板失踪 数百员工陷8000万非法集资案
王根旺 王根旺

江苏民企老板失踪 数百员工陷8000万非法集资案

11月23日清晨,江苏三鑫化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鑫化纤)员工照常到工厂上班后发现,工厂已在一夜之间停工,公司高层人去楼空,董事长毛玖津不知所踪,高达8000万元的集资款成为“死账”,而这笔钱大多来自于工厂614名员工及其亲属多年的积蓄。

来源: 网易财经

11月23日清晨,江苏三鑫化纤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鑫化纤)员工照常到工厂上班后发现,工厂已在一夜之间停工,公司高层人去楼空,董事长毛玖津不知所踪,高达8000万元的集资款成为“死账”,而这笔钱大多来自于工厂614名员工及其亲属多年的积蓄。

“三鑫化纤公司向职工和社会集资的行为,是一种违反法律的行为。”一封来自政府的公开信中提到。而该厂会计尹小祥在事后的投井自杀更让事态陷入迷雾,目前当地警方已介入调查,但时隔半月,毛玖津去向依旧扑朔迷离。

工厂忽然停工 会计投井自尽

坐落于江苏省宜兴市新建镇的三鑫化纤,是一所从事化纤生产的规模企业,具有30年历史,在当地是妇孺皆知的明星企业。在其生产经营效益较好的2010年,完成应税销售12.5亿元,实现利税1.6亿元。该厂董事长毛玖津目前仍然担任宜兴市第十六届人大代表,曾先后获得无锡市优秀民营企业家、无锡市优秀企业家、无锡市劳动模范等荣誉。

但这一切在2012年11月23日被画上了一个休止符。三鑫化纤顷刻之间发生巨变,不仅对于毛玖津的人生来说是一个转折点,对于600多名职工以及他们的家庭来说,更是一个灾难日。

三鑫化纤员工吴兴告诉网易财经,在11月23日之前,工厂运转井然有序,员工们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直到第二天上班时才突然得知老板失踪。三鑫化纤出事的消息迅速蔓延,参与集资的员工涌入工厂办公室要求兑现集资款,却发现公司高层已人去楼空,款项无法兑现,一切为时已晚。

“我算比较幸运,没有参与公司的集资,我只希望拖欠的近万元工资能及时发下来,工厂能够早日复工。”吴兴在该厂从事生产工作已十多年,他向网易财经透露,三鑫化工从今年6月份起开始拖欠员工工资。

相对于“幸运”的吴兴,参与工厂集资600多名员工此刻只有焦急无奈,而事件还在继续发酵。

11月26日,中国工商银行无锡宜兴支行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并以借款合同纠纷为由,将三鑫化纤以及毛玖津等三人诉至法庭。一份张贴在工厂门口的《无锡市南长区人民法院民事裁定书》显示:江苏三鑫化纤有限公司以及毛玖津等三人的银行存款已被法院冻结,共计1180万元。

更为爆炸性的消息发生在12月1日早晨,有人发现负责存贷业务的会计尹小祥投井自杀,这个消息再次轰动新建镇。对于尹小祥自杀原因,坊间流传几个不同的版本,而较多人认同的一个版本称,尹小祥不但用家里几十万的积蓄参与集资,他的亲戚朋友也凑资200余万元,以尹小祥的名义投入集资项目,事件发生后,尹小祥压力巨大,不堪负重,最终选择投井自尽来结束这一切。

“尹小祥平时挺内向的,不大喜欢说话,作为会计他也不知道三鑫化纤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新建镇居民陈丽说。网易财经通过电话联系尹小祥的女儿,她在电话中表示,当地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但她否认家中有大笔资金涉及此次集资。“我们家没有那么多钱,其他我都不知情。”而包括尹小祥妻子在内的其他亲友则拒绝接受采访。

12月7日,由宜兴市政府成立的“协调处置三鑫化纤债务危机和集资问题领导小组”向集资户发布了一封《致三鑫化纤公司职工及集资户的公开信》。《公开信》中将三鑫化纤集资行为定性为“是一种违反法律的行为”。“国家法律和有关部门明令禁止企业非法集资行为,你们在参与企业集资时,就要想到集资的风险,就必须考虑到相应的法律后果。”该《公开信》中提到。

据网易财经了解,三鑫化纤倒塌后所牵连的资金或许远不止8000万元。据三鑫化纤从事财务工作的刘娟透露,公司账面还涉及3亿元以上的银行贷款。“当初贷这笔钱的目的是为了购置设备以及补充流动资金,以工厂设备作为抵押。”当网易财经继续追问这笔资金详细情时,刘娟以其余事项并不知情为由匆匆挂掉电话。据当地人介绍,刘娟亦有200多万元资金深陷其中,这笔钱大多也是筹集于亲戚朋友。

三鑫化纤销售副总经理黄夕良向网易财经表示,当前公司资金状况不佳,除了涉及集资事件以外,的确有拖欠银行3.8亿元贷款。“四大银行都有份,都是宜兴当地支行。”

614名员工涉8000万非法集资

为何一家拥有30年历史的工厂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发生变故,这让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但对于这笔集资款是如何设立,许多员工都记忆犹新。

在一份盖有江苏三鑫化纤有限公司公章的《告全体员工书》中提到:为减少公司融资成本,向员工有偿借款,所有储蓄款项给予月千分之四红利。该报告落款日期为2006年5月22日。

“2006年的这次集资本意是好的,很多员工都积极响应,为公司解决了很大的困难,没有人意识到这个是非法集资。”工厂员工吴兴告诉网易财经,最初参与集资的大部分是工厂管理层员工,涉及面并不广。

但4年之后的2010年11月,三鑫化纤财务部发布一则调整“公司储蓄”利率的公告,将定期一年以上的储蓄资金月利息调整为千分之九。此举一出,立刻吸引了大部分员工和其亲属参与这份集资计划。

“厂子是30年的老厂,又拥有这么大的资产,还向我们承诺可以随时存取,利息也比银行高,我们就很乐意的把钱投进去。”三鑫化纤一位员工的妻子王芳告诉网易财经,今年1月,她将女儿结婚的彩礼钱和自家拆迁补偿款投入“公司储蓄”,共计56万元。“6月份的时候忽然听说厂子发不出工资,我开始担忧,但是厂里的会计说这么大的厂不会亏欠我这笔钱,我就没把钱提出来。”据了解,王芳及他丈夫都是残疾人,目前生活拮据。

陈丽从08年起开始参与这个“公司储蓄”计划。她将母亲9万元的养老钱注入“公司储蓄”,每年从中提取利息用于补贴家用,如今得知这笔钱可能无法追回,谢丽已陷入异常焦急。如今,这种焦虑感正在几百名参与集资的员工及家属中迅速蔓延。

网易财经在走访后了解,参与这项集资大多都是工厂员工及新建镇居民,数额从几万元至几百万元不等,参资者将钱存入公司后,只能获得一张简单的收据,并无其他协议以及保障。根据事发后参资者自发的统计,目前共有614名参资者共计集资8000余万元。

化纤行业形势严峻 老板跑路频繁上演

据了解,三鑫化纤曾获“宜兴市工业五十强”、“无锡市百家最强企业”、“江苏省文明单位”、“无锡市著名商标”等多种荣誉,在当地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关于企业一夜之间发生巨变的原因,是近期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

三鑫化纤副总经理黄夕良告诉网易财经,公司走到这一步,主要是因为外部经济环境不景气,内部资金链出问题所造成的,当前公司正在进行资产评估,期待其他企业能够来接盘。

据网易财经了解,今年以来,国内化纤行业整体阴霾笼罩。今年7月,工信部发布的《2012上半年我国化纤行业运行情况分析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化纤行业出现下游市场需求不足、化纤原料价格大幅波动、投资偏热以及产价格持续下跌等问题。“下半年化纤行业面临的形势仍较严峻,运行情况难有明显好转。”报告中提到。

据统计,今年1-5月,我国化纤行业实现利润总额为66亿元,同比下降50.1%;亏损面达30.8%;亏损企业户数同比增长138.8%;亏损企业亏损总额同比增长284.6%。其中,涤纶纤维制造业的利润总额同比下降53.8%,而涤纶纤维产品正是三鑫化纤产品线的重要环节。据三鑫化纤官方网站公开资料显示,该厂的主要产品包括涤纶全牵伸丝、涤纶预取向丝以及涤纶拉伸丝等,年产量超过15万吨。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媒体报道,近日在江苏省江阴市也出现了两起化纤大户跑路事件。11月21日,江阴市翔达化纤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徐雪伟夫妇由上海出境前往美国,新荣化纤有限公司业主曹海荣一家四口一同赴美。两起跑路总计留下高达6亿元的债务窟窿,当地警方已立案侦查。

而对于三鑫化纤董事长的毛玖津去向,至今尚无明确说法,坊间多流传其已被当地政府控制。

事发之后,三鑫化纤职工以劳动合同纠纷为由,已将公司告至江苏省宜兴市人民法院。2012年12月3日,法院发布公告称,允许有关部门协同三鑫化纤对公司库存相关被查封资产进行变卖,变卖资产后的价款将用于支付职工工资。在员工看来,兑付拖欠的工资已现眉目,但讨回“公司储蓄”的资金依然无望。

网易财经了解到,宜兴市政府在事发后成立“协调处置三鑫化纤债务危机和集资问题领导小组”,负责解决三鑫化纤非法集资问题,公安机关也正介入查处此事。“目前正开展调查核实、财务清理和企业资产保护、处理工作。”在其《公开信》如是说。

12月7日下午,网易财经拨打宜兴市政府电话,试图进一步了解详情,但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没参与集资的员工现在就希望能够收到拖欠的工资,工厂早日复工,参与集资的员工希望这笔钱能够讨回来,好好过个年。”据了解,每天上午,有些员工会来到工厂传达室,义务对厂房进行看护。三鑫化纤员工向网易财经表示,工厂设备都是好的,可以随时开工。(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周国楷)

非法集资 江苏民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