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长期的“贪婪者”
王根旺 王根旺

王兴:长期的“贪婪者”

“如果说美团做对了什么,那是以消费者为中心。”

文/ 本刊记者 史翔宇

王兴当初并不被认为是团购王座最有力的竞争者。即使在今年年初,某排名前五的团购网站投资人还直言不讳:“我们不看好王兴。”

王兴可以说是那个“W和L的故事”中的W先生,他一度被认为产品做得很酷,却难修成正果。一些投资人不看好王兴做团购,因为他缺乏团队管理经验。无论是校内网、海纳网还是饭否,员工最多没有超过30人。对于需要大量“地面部队”的团购行业,在焦点房产网管理过多个城市团队的吴波才被认为是最理想的创业者。然而,在窝窝团强行挖角、考验团队凝聚力时,美团受到的影响却是最小的。原本的短板变成了强项,王兴说,学习能力是一个创业者最重要的素质。

“如果说美团做对了什么,那是以消费者为中心”。王兴在美团创立一周年时宣布过期、未消费包退,一度被认为是搞恶性竞争。在对手的声讨中,美团用一个排序回答:消费者第一,商家第二,员工第三,股东第四,王兴第五。美团网副总裁王慧文认为,虽然只是个简单的排序,但就像“两点之间直线最短”的定义之于平面几何一样,所有的理论都是建立在这个定义的基础上。

团购砸钱最凶猛的时候,铺天盖地的广告中看不到美团的身影。王兴有没有恐惧感?王兴称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一场长跑。商品类电子商务发展了十几年,淘宝一年有接近一万亿元的交易额。长远来看服务类电商要超过商品类电商。市场空间那么大,要有耐心、持续地做,而不是狂欢一阵就倒下。在那段疯狂的日子里,美团采取跟跑策略,一直在前三,咬住对手不放。让王兴保持清醒的是高盛的一句名言:“我们贪婪,但我们长期贪婪”。很无情,但很到位。

美团团队一直保持温和扩张,同时投入大量资源开发信息管理系统。其自动财务结算系统负责全国92个城市的商家结算、付款、销售提成等财务工作,即使在今天美团月销售额近6亿元,财务人员仍不足30人。而个别团购网站还是手工计算销售提成,财务人员上百人。“低运营成本使得美团加价少,给消费者更多实惠。”王兴说。

以消费者为中心,换回了消费者的选票。截至今年11月,美团单月营收达到6亿元,是行业第二名的两倍。在年度创业家颁奖时,主持人问王兴,“千团大战”中美团网是胜了还是败了,未来是要死还是活?他回答:“我们还没死。”

王兴认为,互联网行业最终会形成一个721格局:第一名占据70%的市场份额;第二名占20%;其余所有瓜分剩下的10%。美国搜索市场Google占70%,Yahoo占20%,其他C2C等亦是如此。美团现在是团购领域第一名,但市场份额不足30%,还有很大空间。王兴称:现在团购大局已经清晰,掌握4万商家的美团已经把目标转向O2O。

“我相信最后大家线下吃喝玩乐的钱跟花在商品上的钱是接近的,这是一个万亿的市场,还有好几十倍,上百倍的成长空间。”王兴说。

受O2O冲击最大的是商业地产。在王兴眼中,街边的商铺分两种:一种将受益于互联网,一种将受制于互联网。未来互联网将替代店铺的招揽客户功能,商家可以用低价租用非核心地段店铺,提供同样的服务,价格却更有竞争力。

点评:

王慧文(校内网联合创始人、美团网副总裁)

他是我认识所有人里面学习能力最强的,他会用最短的时间成为行业专家。如果要对比我和王兴之间的差距,说起来不算太大:一件新的事情,我摸索一遍,第二遍就可以做好,王兴第一遍就能做好。但这已经是天壤之别,有几家我们的同行员工突破过5000人,我们当初预见到不需要那么多,如果经历以后才知道就麻烦了。有句话叫“企业的执行力就是CEO的体力”,王兴精力十分充沛,我自觉也很勤奋,但王兴是持续、稳定地精力充沛。做人随意,做事认真。

他们想“放朵大礼花”

成从武:其他人绕不开高德

孙陶然:卡位移动支付

盛发强:三极产品的魅力

赵文权:并购凶猛

李学凌:YY是吃草的企业

吴海:红海创新者

刘松琳:成为好孩子

丁列明:做国人用得起的抗癌药

曹晓春:制药业的幕后英雄

王兴 美团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