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责:四大会计事务所为双重纠纷所困!
i黑马 i黑马

问责:四大会计事务所为双重纠纷所困!

收购英国软件公司Autonomy对惠普(Hewlett-Packard)来说曾经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西方投资者过去对获准在美国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的中国企业趋之若鹜。这两个观点在现在看来都并不那么诱人了。这些观点的转变给四大会计事务所——德勤(Deloitte)、安永(Ernst & Young)、普华永道(PwC)和毕马威(KPMG)——带来了不少难题。

先说惠普。电脑巨头上月宣布对Autonomy 的价值减记88亿美元,此举部分是因为Autonomy“财务违规、不实陈述和披露不到位”所致。(Autonomy前老板麦克•林奇(Mike Lynch)否认了这些指控并开设了一家网站要求惠普公布对其指控的细节。)由于可供选择的全球性审计公司屈指可数,四大最终统统陷入这一漩涡之中。德勤曾为Autonomy提供审计服务;安永是惠普的审计事务所。毕马威为该收购交易提供咨询服务。普华永道受雇于惠普来处理善后清理工作。

如果惠普的指控属实,Autonomy的审计事务所德勤将会成为众矢之的。若不属实,签名同意惠普减记Autonomy价值的安永会百口莫辩其咎。惠普表示四大中的第三家事务所的毕马威“审计”了该收购协议;毕马威则认为自己所提供的只是“有限的一系列非审计相关服务。”

德勤绝对有理由对此感到紧张。德勤为Autonomy提供审计服务,还在过去的7年里为它提供了价值670万美元的非审计服务,这一事实激起了批评者采用类似的问题向德勤发难:如何解决会计师的审计职责和咨询业务之间的利益冲突。比如说,德勤就高管的薪酬向Autonomy提供建议,这是在美国的萨班斯-奥克斯利(Sarbanes-Oxley law)法案下被禁止的业务,可是在英国却是受到许可的。不仅如此,德勤在卢森堡的合伙公司去年宣布与Autonomy开展紧密的合作,推出一款Autonomy开发的软件。

惠普—Autonomy事件直指四大商业模式的另外一个特征。四巨头将各自定义为无缝的全球性公司来做自我营销,可实际上它们只是一系列在法律上相互独立的本地合伙制企业。这就是为什么英国德勤能够从事美国德勤被法律禁止从事的业务,尽管它们都是德勤全球(Deloitte Touche Tohmatsu)网络中的普通一员。

12月3日,这一网络构架受到了来自另一方的打击。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s Commission,简称SEC)对四大和德豪会计事务所(规模相对较小)在中国的合伙制企业——德勤华永会计师事务所(Deloitte Touche Tohmatsu Certified Public Accountants Ltd.)、安永华明会计师事务所(Ernst & Young Hua Ming LLP)、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KPMG Huazhen)、普华永道中天会计师事务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 Zhong Tian CPAs Ltd.)和大华会计师事务所(BDO China Dahua Co.)提出指控,因为它们拒绝提供与在美国证交所上市但陷入困境的中国公司有关的审计文件。四大在中国的合伙企业曾审计了的几家在国外上市的中国公司,但之后这些公司均破产倒闭。这些公司中最具影响力的是东南融通(Longtop Financial)——已在美国退市的科技企业,和嘉汉林业(Sino Forest)——加拿大监管当局正在调查该企业虚报其所有的林木资产。

包括SEC和上市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简称PACOB)的美国监管机构,不断要求四大的中国附属企业提交存有疑议的审计工作底稿。这一要求令审计公司陷入进退维谷的境地。美国监管机构必须确保美国上市公司的国外审计机构正确无误地行使它们的职责。但是中国法律以此举可能会泄露定义模糊的“国家机密”为由禁止共享这些文件。

中美谈判曾一度似乎有所起色,双方在达成妥协上取得一些进展。数月以前,PCAOB的官员在一场“建立信任”的演练中曾被允许观察他们的谈判对手——中国监管机构的工作。但是11月双方举行的会谈似乎冷淡收场,而SEC本周坚定了立场宣称“企业在知晓他们无法遵守法律的要求提供相关工作底稿的情况下从事审计业务将会面临严厉的制裁。”预计PACOB会宣布,截至今年年底如果国外审计机构尚未经过美国监管机构严格的检查,它们的审计资格将会被吊销。

如果这一规定得到法庭的支持并且确认为一项政策来施行,由于美国法律要求企业采用注册的审计事务所,那么这就意味着四大在中国的附属企业可能会流失大量跨国客户。这还可能会迫使大量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退市。也许这已在预料之中,中国国营机构中国发展银行(China Development Bank)最近已划拨逾10亿美元来帮助小型企业退出美国证券交易所。

四大宣称它们在全球的规模和多学科的经营范围是一件值得称道的事。在某种意义上的确如此。咨询业务是四大增长最快的业务;亚洲是四大发展业务最为迅猛的地区。但是过去几周中发生的事件表明:尝试将世界上最好的蛋糕收入囊中也是有风险的。

Via i黑马 By 经济学人 译者:坏娃娃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