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经济学:从人力资源到企业社会责任,墨西哥毒贩大佬们的管理经验!
i黑马 i黑马

毒品经济学:从人力资源到企业社会责任,墨西哥毒贩大佬们的管理经验!

据《福布斯》杂志的资料,墨西哥有11个亿万富翁。其中十位时常被摄到在慈善晚宴和各种豪华的社交场合微笑的镜头。只有一位 ——华金•古兹曼•洛埃拉——有着与众不同的公众形象。有一张照片显示,在一座戒备森严的监狱的水泥高墙下,他穿着廉价的滑雪衫在雨中哆嗦。古兹曼先生(他更广为人知的外号是“矮子”)是拉丁美洲最成功的出口商之一,作为锡那罗亚的毒品“卡特尔”的首领,他赚了大概10亿美元。但自从他2001年躲在一辆洗衣车中从监狱逃出之后,人们很少见到这位矮子的照片了。

其他亿万富翁们看不起古兹曼先生。不过,与墨西哥富翁榜上的一些企业家们不同的是,他似乎相当成功地应对了美国的经济衰退。他在马德雷山中的藏身之地可能不会太豪华,但据信,即便2009年华尔街那场风暴的影响把墨西哥经济打得落花流水,古兹曼的财富却基本上没有受到什么损失。本文作者带着常用语手册和胃药(除此之外没带太多的东西),访问了墨西哥的沙漠地带,探究这位墨西哥的大毒贩可能给我们提供什么样的商业经验。

近几年来,由于美国人对毒品的胃口降低,毒品卡特尔的日子并不太好过。令人鼓舞的是(至少从古兹曼先生的立场看),更多的美国年轻人在吸食大麻,而其来源大部分是墨西哥。但利润更丰厚的可卡因却越来越不时兴。据联合国的统计,从2006到2010年,美国人吸食可卡因的总量减少了大约四分之一,在工作场所被检测出吸食可卡因的雇员人数减少了三分之二。

对美国的出口下降并不限于毒品生意。美国2009年的合法产品进口也下降了四分之一还多,从汽车制造厂到可卡因实验室,墨西哥的各个行业都受到了压力。但是毒品卡特尔们比合法产业在转换市场上更为灵活。在危机发生后,墨西哥百分之八十的出口产品去向仍然是美国,比2000年的百分之九十没有低多少。与之相反,可卡因制造业却把目光转向了欧洲,欧洲人消化的可卡因制品比九十年代末期增长了一倍。英国人现在的人均购买量已经超过了美国人,尽管质量要差些。墨西哥毒贩们同时也在进军澳大利亚,这是又一个前景良好的市场。

毒品行业之所以灵活,部分原因是它们不用缴纳进口税。由于北美自由贸易区(NAFTA)的存在,墨西哥的合法贸易商可以免税进入美国和加拿大;但是,由于单一毒品公约(SCND)的存在,毒品贩子却可以免税进入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这个公约禁止对毒品生产进行监管和征税。此外,原产地规则阻止很多墨西哥制造商在美国销售产品,却不适用于在墨西哥加工的哥伦比亚可卡因产品。

当然,对毒品的限制使毒贩们不得不寻求很多非同寻常的办法。但是这也减少了他们的很多麻烦。例如,加州的自由派最近提议让大麻合法化,从而可以向古兹曼先生和他的同人们征收高达每年10亿美元的税。对毒品产业来说幸运的是,保守派却投票继续保持兴旺的毒品产业免于税收。尽管美国每年因为滥用毒品而进入急救室的人次有一百万之多,但对这个产业的官方管制却微乎其微:由于对销售受污染可卡因的惩罚与偷运纯正可卡因的惩罚是一样的,制造商甚至不认为有必要在质量控制上浪费投资。

自2007年以来,墨西哥管制机构已经击毙或监禁了本国很多大毒贩。上个月,海军陆战队宣布他们抓到了绰号“胖子”的古兹曼的儿子。结果发现这是一个空欢喜:被捕的人只是一个汽车推销员,他的唯一罪行是长的太胖了。类似这样由于缺乏能力而误事的例子时有发生。和其它行业一样,那些有能力的监管人员总是被私营部门的高薪职位所吸引走。很多毒品贩运者出身于警察;墨西哥着名的“齐塔黑帮”原本是军队中的一个精良团队。

猎头(及砍头)事宜

人力资源仍然是毒品卡特尔们面临的问题。考虑到他们每年有超过一万的雇员以极度暴烈的方式“退休”,这一点儿也不奇怪。低级职位的候补人通常来自一千万的“两无”人群(即那些既无教育又无工作的年轻人)。但墨西哥质量低劣的教育系统(经和发展组织国家中最差的)意味着:毒品出口商和其它跨国公司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如何吸引有高度技能的雇员。据就业咨询组织“人力资源集团”的研究结果,42%的墨西哥合法企业在招雇员工上存在困难。大多数企业说,他们必须从外籍人员中招雇高级员工。在毒品行业中也是如此:“齐塔黑帮”为了满足他们日益增长的对杀手的需要,不得不从危地马拉的凯布罗斯特种部队的退休人员中招募。至少签证问题是很好解决的。

毒品行业在过去六年中造成了大约六万人的死亡,这样一个行业的公共关系显然是很微妙的。这就是为什么毒品卡特尔的首领们非常认真地对待公司的社会责任问题。他们的高管们仍然有自由之身,部分原因是人们不愿向警方告发他们。恐惧是一个因素;另一个因素是毒品大佬们向社会抛洒他们的利润。对地方警察机构的捐献很多见;炫耀性的慈善赞助也是常事。最近,希达尔果州一个金碧辉煌的教堂挂出了一块铜牌,感谢齐塔首领赫利博托•拉兹卡诺的捐赠。当教皇对这种“毒贩善举”表示疑问时,墨西哥一位主教拉蒙•格迪纳兹答复说,当玛丽•玛德琳用昂贵的香水为耶稣洗脚时,耶稣并没有问她用什么钱买来的香水。他说:“不能因为钱的来路不当就把钱烧掉。我们必须转变它。任何钱都可以被转变,正像一个腐化的人可以转变一样。” 既然上帝都来为他们洗钱了,看来墨西哥最肮脏的产业将继续欣欣向荣。

Via i黑马 By 经济学人 译者:西米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