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传奇
王根旺 王根旺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传奇

他们建过银行,掏过英吉利海峡,淘过金,挖过苏伊士运河,资助过铁路,开放过石油,也帮助过吉利收购沃尔沃…鼎盛时他们控制全球黄金市场,财富高达50万亿美元。“民主党属于摩根家族,共和党属于洛克菲勒家族,但摩根和洛克菲勒都属于罗斯柴尔德。”

【导读】他们建过银行,掏过英吉利海峡,淘过金,挖过苏伊士运河,资助过铁路,开放过石油,也帮助过吉利收购沃尔沃…鼎盛时他们控制全球黄金市场,财富高达50万亿美元。“民主党属于摩根家族,共和党属于洛克菲勒家族,但摩根和洛克菲勒都属于罗斯柴尔德。”

以下摘自商业价值(作者:李翔)

罗斯柴尔德家族在失去他的魅力,但是仍然保有着神话色彩。

正如所有帝国的建立和文明的兴盛一样,罗斯柴尔德家族崛起成为历史上最强大的金融家族,并非没有原因。现在看来,它是最早实行跨国运营的,通过在每个国家的分支机构之间互相支持来降低风险,以增强在单个国家竞争力的金融机构;它也拥有早期组织形式最严密的合伙人制度,尽管这种制度同黑手党一样,是和家族网络结合在一起的;它捕捉到了工业革命的巨大机遇,也善于经营同国家权力精英之间的关系,在鼎盛时期,它和自己最大的客户——国家之间的关系一直处理得不错。

 

 

兴盛

这个强大的金融家族的生意和传统由迈耶·阿姆谢尔·罗斯柴尔德开启。他是一位在1743年或1744年出生在德国法兰克福东北一条狭长阴暗的犹太街上的犹太人,最初以将珍贵徽章出售给包括法兰克福统治者威廉王储在内的显赫客户谋生,随后将生意扩大到通过邮寄售卖古董,接着开始在自己的客户中进行借贷生意。

老罗斯柴尔德几乎是亲手筑就了这个家族的所有基石。他开创了罗斯柴尔德家族同政府做生意的模式。和所有那个时代的生意人一样,同权势者保持良好的关系总是一件好事儿——“最好与处在困难中的政府打交道,而不是一切平稳的政府”,老罗斯柴尔德说。他通过经营自己同政治人物之间的关系,开启了罗斯柴尔德家族商业模式中最重要的一环:政府贷款。1800年,老罗斯柴尔德参与了几家银行对丹麦的贷款,而到1804年,罗斯柴尔德家族已经独占了这一业务。老罗斯柴尔德同威廉九世、世袭王子、伯爵以及1803年之后的黑森-卡塞尔选帝侯之间保持着亲密的关系,这被视为家族财富的基础。

他还苦心对这个家族公司的组织架构和发展模式做出谋划。他把自己的5个男孩分散在当时5个主要的欧洲国家,他们作为合伙人掌控着罗斯柴尔德家族庞大的资产。这构成了所谓的“罗斯柴尔德机制”。这正是罗斯柴尔德家族能够在超过100年的时间内领先欧洲金融业的关键之一。

第二代人中,人们称伦敦的内森·罗斯柴尔德为“金融界的拿破仑”,他的4个弟弟则是分布在欧洲4个重要国家和地区的陆军元帅,这就是“罗斯柴尔德机制”。5兄弟在欧洲5个关键的国家建立起自己的银行,然后5家分行之间进行合作。每个国家的罗斯柴尔德银行都是这个国家最显赫的金融机构,这5个罗斯柴尔德加在一起,就是全世界最大的银行。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影响力也很容易通过这5个分支机构扩散到整个欧洲。同时,不要忘记,那是个以欧洲为中心的时代。

5个分支机构相互支持的“罗斯柴尔德机制”,在1830年的革命中发挥了作用。当巴黎的罗斯柴尔德家族遇到麻烦时,是伦敦的罗斯柴尔德家族源源不断输送来金钱弹药。这种例子可以扩展到每一次单个国家的危机中。罗斯柴尔德家族在伦敦和巴黎的巨大融资能力,又让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法兰克福、维也纳和那不勒斯的分支机构能够在同本地区金融机构的竞争中领先。也正因为如此,罗斯柴尔德家族可能并不害怕某一个欧洲国家的政治变动,他们还可能会从这种变动中获得利益,但是他们却对一场能够将整个欧洲卷入的战争非常恐惧。因为这意味着对罗斯柴尔德家族全面的打击,而不只是对某个支行的打击。这让罗斯柴尔德家族变成了和平的爱好者,他们通过金融手段和外交途径来向可能发生的战争施加压力。这是一种黄金锁链。

另外,老罗斯柴尔德制定了一条规则——只有他的男性后代才是这个家族金融公司的核心,其他人都必须被排除在外。儿媳被视作“外人”,儿子们只有在他同意下才能结婚。每个合伙人都要宣布,“如果自己离世,将放弃自己的妻子、孩子或监护人的一些权利,禁止他们以各种方式质疑其他合伙人确定的自己的金额。更具体的是,已逝合伙人的妻子和继承人无权接触公司的账本和信件”。他的遗嘱说:“我希望公司应该只属于我的儿子。我的女儿和她们的后人对于公司不具备任何权利。”他要求自己的儿子们保持团结,“你们几个兄弟团结在一起,就会变成德国最富有的人”。

衰落

对于一个如此强大、在传说中被赋予能够发动战争、任免国王的家族,从顶峰时期到开始衰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且即便这种衰落也是一种相对的衰落,因为直到今天罗斯柴尔德家族仍是不容小觑的金融力量。

衰落的原因首先是家族的分裂。它是一个长期的过程。首先是第三任领导者詹姆斯·罗斯柴尔德不再像内森那样让所有人折服。一个原因是内森执掌的伦敦罗斯柴尔德分行是5家分行中最赚钱的一家;而到詹姆斯时代,伦敦、巴黎和法兰克福的罗斯柴尔德银行资产已经几乎相当。另一个原因是年轻家族成员的成长,他们对来自“詹姆斯叔叔”的话早已听厌。年轻的罗斯柴尔德们想要成为和父辈一样的“伟大人物”。最先表现出独立倾向的是伦敦分行,接下来是维也纳分行,后来为了争夺法兰克福分行(执掌法兰克福的第二代罗斯柴尔德没有后裔),第三代罗斯柴尔德们开始吵闹不休。

对于伦敦的罗斯柴尔德而言,伦敦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增强了他们的这种自信。列昂内尔(内森的儿子)和叔叔的品位和爱好总是不一致:他讨厌铁路,詹姆斯热爱铁路;他厌恶风险,詹姆斯则不介意来一点跃进。维也纳分行的独立倾向是同奥地利政府的紧密关系相连的。他们越来越认为“自己和哈布斯堡政权是一体的”。因此,维也纳的罗斯柴尔德分行坚持要对哈布斯堡政权提供财政支持,而其他罗斯柴尔德们认为这是件匪夷所思的高风险事件。最后,仅仅是为了维持家族的团结,其他罗斯柴尔德银行才勉强同意了参与发行奥地利政府的债券,这“是出于一种为维护家族团结而甘冒天下之大不韪所做的努力”。

1863年,那不勒斯的罗斯柴尔德成员阿道夫决定关闭罗斯柴尔德那不勒斯银行。这是一个比前述的独立倾向更严重的事件。在阿道夫由于那不勒斯市场“丧失了其自身的重要性”而做出这个决定时,家族的头人、巴黎的詹姆斯火冒三丈。阿道夫清退了自己的资本,退出了合伙体系,这在家族看来简直是大逆不道,不但是对商业的背叛,更是对家族的背叛。詹姆斯公开宣称他是“渣滓”、“最浑的混蛋”、让他“见鬼去吧”,并让家族成员都不要给自己的这个侄子写信。但是随后的家族成员都开始不那么恶劣地效仿阿道夫,从合伙银行中抽取资本以图更大发展,而不再像之前的两代人那样把所有的资本都留在家族银行内部。

当然,分裂最终还是因为利益,而不是人品。对于在5个国家都成为了金融领域绝对领导者的罗斯柴尔德5家支行,必然不可避免地逐渐和所在国的利益发生更多的互动,而不是和其他的罗斯柴尔德支行。“世界上几乎不存在欧洲列强没有踏足的地方,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列强们的利益能够完美地协调一致”,因此要想总是保持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集体利益,也是非常困难的。如果这个家族没有团结的传统,他们早就会发生分裂。“不同分行之间的利益冲突一直都是罗斯柴尔德体系的特点。但是从19世纪60年代开始,这些问题发展得越来越尖锐,而且最终导致合伙人体系在20世纪早期解体。”本书作者尼尔·弗格森说。

错过美国的崛起,是这个家族走向衰落的另一个重要原因,这可能是最重要的。尼尔·弗格森说过,罗斯柴尔德家族是工业革命的孩子。这个家族的成功同欧洲的成功是相连的。为何罗斯柴尔德家族能够成为19世纪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金融家族?除了他们自身的机制、信仰、内部通婚和领导人的勤奋与才华之外,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设立分行的国家都是当时世界上最重要的国家,无论从政治上还是经济上。从19世纪下半叶开始,世界经济和政治的中心逐渐在向美国转移。不过,这在当时却是政治家和银行家们无从知晓的。英国仍然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国家。欧洲大陆上最重要的国家仍然是德意志、法国和奥地利,俄罗斯则正在慢慢显示出自己不容小觑的实力。而罗斯柴尔德家族同样错过了日本崛起过程中的机会。但是,错过美国才是真正重要的。

错过美国的一个原因是,罗斯柴尔德家族“通常将公共财政作为首要业务,他们在一个国家进行商务活动时,几乎都会借钱给当地政府,但是这一做法在美国很难行得通”,因为美国各个州的政府都拥有巨大的财政权力,相对欧洲国家而言,美国没有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第二个原因是美国人一贯对大机构和大银行有敌视。但是罗斯柴尔德家族自身也难辞其咎。一个最简单的表现是,甚至没有一个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后代被派往美国,去负责当地的生意,而当年内森才20岁出头、一句英语都不会说的情况下前往英国情况可想而知。如果有这样一位具备同样才干和开拓精神的家族成员,毫无疑问他在未来一定会成为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新领袖,正像当年的内森·罗斯柴尔德一样。他所在的国家会帮助他达到事业和权力的峰巅。可是没有这样的人物出现。

第三个重要原因是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商业模式并没有随着历史的发展而调整。1848年法国大革命之后,罗斯柴尔德家族迅速地从革命的打击中康复过来——这得益于它的跨国机制,比如伦敦对巴黎的支持。但随后的历史却被证明进入了一个更动荡的年代。普鲁士的崛起和奥地利的衰落,都对这个家族形成了打击——罗斯柴尔德家族支持奥地利,反对普鲁士,这属于在国家兴衰上押错了赌注。世界的格局正在被政治家们重塑。或许参与重塑过程的还有更为复杂的力量,比如民族主义、军事和观念,其中也包括罗斯柴尔德家族代表的金融。但是这个全世界最强大的金融集团,却没有能够跟上世界重塑的进程。

第三代和第四代的罗斯柴尔德已经不是没有国籍的世界银行家了,他们是巴黎的银行家、伦敦的银行家、法兰克福的银行家和维也纳的银行家。他们把自己的利益和国家的利益绑在了一起,因此无可避免地会与国家的强弱之变、政权更迭捆在了一起,同在一条船上随着历史之流起伏。

并没有证据表明罗斯柴尔德家族遭遇过另外一个或几个银行、银行家的竞争,但是已经有无数的新银行在崛起。它们从事着罗斯柴尔德家族所不屑的国内金融业务,为大的工业公司提供融资,偶尔在某个政府想要给罗斯柴尔德家族点儿颜色看看时,扮演国家融资方面的竞争对手。但是这种对国内金融事业的忽略和对国家及政府融资的依赖,可能正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影响力降低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是个缓慢的过程,同时伴随着民族国家的崛起和工业公司的兴盛。民族国家的崛起决定了一个国家的政府不会过于依赖一个银行家族;而工业公司的兴盛则意味着为它们提供金融服务将会造就一些金融巨头。其中,第一个在银行业超越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银行正来自于北美新大陆——摩根财团。历史悄然翻页,乐队的伴奏音乐已经变换,曾经的主角却依然唱着旧日的歌曲。

褪色

两次世界大战对任何一个旧世界的强大家族都是灾难。对于欧洲的很多古老家族而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影响比第二次世界大战还要大。原因是这是第一个让几乎所有家族——无论它的力量多么庞大——都无可避免地卷入其中的战争。“在那些年的大屠杀中,欧洲大陆上甚至那些最富有的家族也无法避免牺牲生命、时间和金钱。”正如德鲁克所言,一战标志着一个“最后的完美世界”的没落。

要是以往,在即使让自己受损的战争之后,罗斯柴尔德家族也能借机在赔款事务、战后的国家融资业务中牟利。但是一战里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却纯粹是赔方。最重要的原因首先是美国取代英国成为超级强国,“随着英国的战争作用非常依赖于美国的信贷,JP摩根取代了罗斯柴尔德成为战争金融的核心”;民主国家和民族国家的崛起,“意味着银行家、债券持有人和直接的纳税人不会再像19世纪20年代那样出现政治上的国度代表现象”。

毫无疑问他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会更加无力,更何况这场大战还伴随着激烈的对犹太人的敌视和屠杀。奥地利和法国的罗斯柴尔德成员受害最深,家族中有两名成员直接死于纳粹的种族灭绝政策。第五代成员中只有安东尼活到了战后——他在1961年去世。

接下来的历史会更加常规。这个家族在失去它的魅力,但是仍然保有着神话色彩——甚至在2008年的中国,这种神话色彩通过一本畅销书,在这个罗斯柴尔德家族影响力并不大的国家渲染到了顶峰。英国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撒切尔夫人主政时的私有化浪潮中捕捉到了相当一部分机会;但是法国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则没这么好运,1982年法国的罗斯柴尔德公司被密特朗总统国有化,并且规定家族成员在一定期限内不得再使用罗斯柴尔德的名字开设金融机构。

从第四代人就开始奉行的保守策略得到了延续。第三代的佼佼者纳蒂就是当时英国最为保守的银行家之一,这让他成为同代人中犯错误最少的银行家。大卫·罗斯柴尔德在接受访问时甚至说,他们需要比上一代人更加谨慎,这样才能保证家族财富和影响力的延续。他们不再认为自己是那个能够决定国王人选和总统任免的家族,第五代的一位罗斯柴尔德说过:“时代永远不会因为没有罗斯柴尔德而停止前进,只有罗斯柴尔德跟着时代前进”——对于这个家族来说,这可真是个伟大的发现。

图说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兴衰史

来源:网易财经

很多国内人对罗斯柴尔德家族的接触,是从《货币战争》一书开始的。在大众传媒时代,人们的目光或许只会关注到类似“肯尼迪家族”“洛克菲勒家族”或者“摩根家族”这些声名显赫的名字上。二十世纪二战前的美国,曾经有一句经典的话形容当时美国的情况“民主党是属于摩根家族的,而共和党是属于洛克菲勒家族的……”,其实在这句话后面还应该再跟一句“而洛克菲勒家族和摩根家族,都曾经是属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

  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创始人梅耶·罗斯柴尔德,从小就展现出惊人的智商,在父亲的悉心调教下,系统地学习了关于金钱和借贷的商业知识。当父亲去世后,年仅13岁的梅耶在亲戚的鼓励下,来到汉诺威的欧本海默家族银行

  当时,收藏古钱币是欧洲各国的王公贵族们的普遍雅好。因此,梅耶亲自编辑《古钱手册》,并附上详细的解说,然后邮寄给各地的王公贵族们,希望自己的店能够成为皇家指定店,以期获得丰富的利润。

  虽然大部分的信件都石沉大海,但梅耶梅尔的投寄行动依然没有停止。最终,黑森公爵同意了他的要求。公爵是当时欧洲的巨富之一,拥有2亿美元的身家,他所做的生意是贩卖军队。黑森公爵为逃避拿破仑的攻击,离开法兰克福留下300万英镑交给梅耶保存。也正是这300万现金,为梅耶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权力和财富,成为梅耶通往他的金融帝国的第一桶金。

 

  当梅耶得到了黑森公爵的这笔巨款以后,便把五个儿子分别派驻到欧洲的五个心脏地区。老大阿姆斯洛被派往法兰克福、老二所罗门被派往维也纳、老三纳坦被派往伦敦、老四卡尔被派往那不勒斯。老五杰姆斯被派往巴黎

  到1815年,内森已成为伦敦首屈一指的银行巨头,正与其他兄弟一起密切地注视着欧洲战况。早在战前,罗斯柴尔德家族就非常具有远见地建立了自己的战略情报收集和快递系统。他们构建起数量庞大的秘密代理人网络,这些类似战略情报间谍的人被称为“孩子们”。这个情报系统的效率、速度和准确度都达到令人叹为观止的程度,远远超过了任何官方信息网络的速度。

 

  1815年6月18日,在比利时布鲁塞尔近郊展开的滑铁卢战役,不仅是拿破仑和威灵顿两支大军之间的生死决斗,也是成千上万投资者的巨大赌博。如果英国败了,英国公债的价格将跌进深渊;如果英国胜了,英国公债将冲上云霄。罗斯柴尔德的间谍们也在紧张地从两军内部收集着尽可能准确的各种战况进展的情报。到傍晚时分,拿破仑的败局已定,传递员亲眼目睹了战况将信息传回英国。

  内森先暗示家族的交易员,抛售英国公债,误导交易所的其他投资者以为是英国将军威灵顿战败,跟风大量抛售,几个小时的狂抛后英国公债的票面价值仅剩下5%。而此时,内森又立刻示意交易员买进市场上能见到的每一张英国公债。由于拿破仑战败的消息公布于众,比内森获得情报时整整晚了一天,从而使得内森于这一天之内,便在公债投机上狂赚了20倍的金钱,一举成为英国政府最大的债权人,甚至超过了拿破仑和威灵顿在几十年战争中所得到的财富的总和。

 

  罗斯柴尔德家族不仅在欧洲金融界占取了绝对主导地位,还通过扶植摩根财团发展壮大来牵制影响美国,并且力图全面控制美国。当时的洛克菲勒家族,杜邦家族和梅隆家族没有实力对抗过分强大的罗斯柴尔德家族,于是采用了妥协的方法。当时,花旗、摩根、美国第一、第二国民银行都处于罗斯柴尔德家族的间接控制下。

 

  1865年,罗斯柴尔德家族认为美国经济不会大幅度发展,于是把它在美国的分行都撤销了,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致命失误,也直接导致了摩根家族的兴起。

  全部图片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洛克菲勒家族、杜邦家族、摩根家族和梅隆家族抓住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影响力由于战争而下降的机会,在美国发起了反攻,力图摆脱受到控制的命运。这个企图在一战结束的时候成功了,美国摆脱了长期债务。

 

  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罗斯柴尔德家族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大量家族成员被杀害,资产被侵吞,超过2/3的旗下金融机构完全不存在了。位于德国、法国和意大利的许多资产被战火摧毁了(其中位于法国的办公室甚至于二战结束后更是被国有化了),意味着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欧洲大陆的家族势力基本被消灭了。

  美国财团利用这一有利时机反过来吞并罗斯柴尔德家族在美国和澳洲,加拿大的近乎全部资产,建立了花旗财团,摩根财团,美洲三大财团的现代格局。容克财团在战争中也失去了绝大多数成员,成功的转化成新的寡头势力,并且利用瑞士5大银行转移战争中掠夺的财富逃过了2战失败的损失,在战后成为欧洲第一大金融寡头财团。

  自此,罗斯柴尔德家族在欧洲大陆和北美澳洲的全部金融机构和资产全军覆没,仅依赖在英国和瑞士幸存的少量金融机构艰难恢复,并在战后逐步恢复元气。

  其实罗斯柴尔德家族能达到250年高寿要诀是保守。目前,罗斯柴尔德家族在中国的直接投资并不是很多,其中包括:持有青岛银行4.98%的股份,及与中信华东集团有限公司于山东省蓬莱市合资成立的罗斯柴尔德男爵中信酒业公司。

 

  吉利成功签约收购沃尔沃后,罗斯柴尔德家族再次浮出水面。在吉利200人收?购团队中,罗斯柴尔德银行团队帮助吉利成就了中国最大一宗海外汽车业收购案。团队发挥了财务顾问、知识产权顾问以及政府公关等重要作用。

  虽然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产业规模已经很小,罗斯柴尔德银行集团一年的营业额不到100亿美元,利润不到30亿美元,估计其资本总额不会超过300亿美元,不到欧美大银行的一个零头。然而大多数人认为,作为老牌金融巨头,即便罗斯柴尔德银行已经衰落,但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产业已经遍布众多行业,其影响力依然不可小视。

 

罗斯柴尔德家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