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8000万存款?
王根旺 王根旺

谁动了我的8000万存款?

8000万“存款”的不翼而飞,正将一家国有大行的东部某支行推上风口浪尖。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乔加伟

8000万“存款”的不翼而飞,正将一家国有大行的东部某支行推上风口浪尖。

日前,有知情人士透露,今年9月,同属地的一家上市公司旗下子公司,在上述国有大行东部某支行连续两次存入共8000万元存款,然而一个多月后,该公司利用网银查看账户时,却发现该账户资金仅余1万元,巨额存款神秘失踪。遂报警。

记者从当地金融监管部门了解到,最近上述国有大行相关分行为处理该事已经有所行动,事件已经有当地相关政府机关介入调查。

这已不是记者第一次接触类似案件。就在今年中,该行另一家支行还曾发生过一起类似的纠纷。

银行支行负责人屡被爆出与“存款”有关的各类纠纷,且多数案件扑朔迷离,储户与支行负责人又各执一词,前者通常称“存款被挪用”,后者则认定是“委托理财”。无论事件背后是单方面的无辜,还是某种情境下的默许与合谋,一部分资金在银行支行机构负责人的操作下,在银行体系外循环却已成为不争的事实。

 谁动了8000万?

今年9月25日,前述上市公司子公司在一家国有大行东部某支行开设了企业一般账户,并于当天存入现金5000万元,因为是T+3模式,该账户应该在9月28日正式启用。

后因9月29日临近“十一国庆”假期,账户顺延至10月10日方才启用。两周后的10月25日,该公司财务负责人前往该大行支行查账,支行拖延未予查实,同时告知该负责人,如果再向账户存入3000万元,存款利率水平将提高一倍。

于是,该负责人再次存入3000万元现金,至此账户存款合计应达到8000万元。10月26日,该负责人用网银查账,却发现账户余额只剩1万元。

次日,该负责人急忙赶往银行了解情况。一番争执后,该银行当天归还了1800万元,但未告知之前的款项全部划向何处,也未告知剩余的6200万元何时偿还。

该负责人对银行的处理很是不满,之后数次沟通未果。11月3日,该公司决定报警。据前述知情人士称,目前当地警方已介入调查。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该公司这笔巨额存款会选择在9月末存入银行,其中中间人(资金掮客)的作用不可忽视。为该国有银行支行冲季末存款,利息较一般存款高不少,正是在中间人的撮合及高息利诱下,才有了上述纠纷。据知情人士称,该中间人目前已被警方刑拘。

被刑拘前,中间人给上述公司负责人发过几条短信。根据知情人士向记者提供的短信内容,中间人承认银行让他做了个假的印章。若事情果真如此,8000万巨款被转走,“早有预谋”的成分似乎大于偶然。

前述知情人士向记者提供了该账户的网银转账记录佐证其说法。该记录显示,资金存入银行当天(9月25日)即被转走,但转账未发生任何手续费。

按照银行的通用规定,企业一般账户转账资金,需扣除转账手续费,但网银转账没有相关手续费的扣除记录,且一次转移完毕。照此推理,若是储户本人行为,银行通常会从账户中扣除该笔转账手续费。

事发后,该企业曾用1000万元进行转账测试,确实产生了手续费,前述知情人士称,并表示公司从未在该银行购买转账支票,网银明细同样可以证明这一点。

目前,当地有关部门在对案件进行侦查,事件的进展和真相目前尚难得知。但知情人士称,上述公司代理律师和银行已经进行了多轮沟通,目前6200万仍未偿还。

  储户无辜还是共谋?

事非偶发,记者此前也接触到两起类似案件。

一起发生在浙江金华,目前当地一家医药公司仍在为5年前的一桩旧案奔走。事情要从2007年说起,当年初,该医药公司负责人陈天民多次收到当地一家上市银行分理处主任寿某的请求,将公司存款全部存入其分理处,完成其吸储任务。

但由于该医药公司地处开发区,办理公司财务结算交通不便,故未予同意。

此后,该医药公司旗下开始组建一家宾馆,由于宾馆建设和装修马上开始,包括医药公司和其他股东的股本金陆续到位,加上向当地一家地方银行的贷款,一共沉淀资金接近1000万元。

彼时,寿某的丈夫刘某就在该医药公司上班,通过丈夫迅速得知此事的寿某,再次找到了医药公司负责人陈天民,经过再三恳请,陈天民同意将800多万元存入该分理处。陈某代理律师向记者出示了800多万元转到陈天民在该分理处新开设账户的相关证据。

时隔半年之久,据上述医药公司人士称,2007年6月,在医药公司工作的刘某利用工作之便,以银行卡升级更换磁卡为由,掌握了陈天民的银行卡,而寿某之前已获取陈天民的银行卡密码。

此后,根据上述律师提供的证据,寿某分别将850万元打入“郑捷”等多人账户。根据郑捷证词,寿某借款给他,利息较高。

但寿某对此的说法是,应陈天民请求帮其介绍客户,赚取高额利息。双方各执一词,5年过去了,相关部门仍迟迟未下结论。

另一起案例是今年早些时候,本报记者曾报道的涉及工行某支行负责人挪用900万存款的案件。案情与上述浙江金华案件相似,储户张菊花900万元存入上述工行支行后,发现资金被转走。上述工行支行负责人承认将900万用于发放高利贷,投向了房地产等领域无法收回,但坚称是张菊花主动将银行卡和密码给了他,让其代为理财。

据记者获悉,相似的报案四年后,截至目前,相关机构也未对该案给出确切结论。相关代理律师仍在奔走寻找证据,但资金是否可以追回仍不得而知。

纷繁的利益面前,储户究竟是无辜还是一定程度上与银行形成共谋,或许只有当事人才清楚。

 存款的体外循环

抛却上述错综复杂的案情,一个明晰的事实是,存款在银行外循环,正成为部分银行支行负责人在风险口上掘利的惯用手法。

几种可能的利益线条,一个是储户主动要求银行“代为理财”,一个是不知情的资金被挪用,也或者是钱存入银行后,在储户告知银行人员密码等形式下,银行支行负责人利用广泛的人脉和银行的信用背书“运筹帷幄”,坐收资金使用利差。

南通一家股份行信贷负责人告诉记者,这种银行存款的体外循环,始于过桥垫资,“贷款资金到期后,如果续贷,一般需要先还后再贷出,也称为还旧借新。在还款和新的贷款下来前,中间往往会有10天甚至更长的过渡期,这个过渡期就提供了生财机会”。

据他介绍,掌握着企业贷款信息的银行支行负责人,有机会帮助贷款企业介绍一笔资金,用于应对这个过渡期,也就是过桥。

作为中间人,收益总是有限,长期介绍做过桥生意的支行负责人们,有的胆子大一点,就可以有新生意。

“前两年,银行贷款收紧得厉害,民间资金成本很高,本来短期做过桥的生意,变成了长期有获利空间的买卖,于是支行负责人的上述中介生意和短期挪用,就变成了代客理财的长期生意。”上述股份行信贷负责人称。

于是,存款在银行体外循环,也就不是新鲜事儿了。然而,根据商业银行的员工规范,任何集中的代客理财均被视为违规,然而巨额利润下铤而走险者不乏其人。

事实上,一些支行负责人自己就是一个大客户经理,在拥有广泛资源的同时,业绩导向的银行也在权力上给其开了小灶。

记者曾接触过一家股份行某县级市支行行长。据他介绍,在该县级市还没有建成支行时,他就被分配来做业务,现在全支行的主要客户全部集中在他手上,一个人做了大半个支行的业务,“拥兵”当然“自重”,这种现象并不鲜见。

“我认为现在很多股份制银行做的条线化改革,对公业务集中到分行,支行做零售的调整,或许可以在体制上约束支行负责人。”上述股份制银行信贷负责人称。

银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