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凡:互联网公司创新进入低谷期
王根旺 王根旺

包凡:互联网公司创新进入低谷期

美国现在进入相对比较低潮或者是沉寂的阶段,中国也跟着进入这个阶段,2012年来看,有一些很有特色的公司冒出来,但是的确没有让人感觉到能够长成一个100亿美金级别的公司。

腾讯科技 ? ?宗秀倩

华兴资本包凡:互联网公司创新进入低谷期
  华兴资本CEO包凡 

几年前,当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创造出一个新概念——“新常态(New Normal)”时,该名词曾一度受到市场和决策者的质疑。几年过去,新常态所描述的“比较瘦长的正态分布曲线开始拉扁变平,尾巴变厚,风险加大”的一种预警正成为一种现实。

特别是在2012年,老牌互联网公司传统的优势营收项目增长曲线正开始平缓,面临寻找新的增长点,之间的攻伐相向时时显现。新兴的互联网公司都梦想着谋求上市,以期融资变现,而赴美上市的窗口因为监管变得严厉而关闭。

曾经一度,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负责人告诫人们,“我们需要范式的改变”。如何转变?华兴资本CEO包凡有自己的建议和答案。

互联网公司创新进入低谷期

包凡认为,从创新的角度来谈,创新有一定的时间性,是一波一波的创新,创新所以说有创新的高潮和创新的低谷,美国的互联网行业很大程度上在过去的5到7年时间里面,技术和商业模式达到创新的一个高潮,从谷歌,到Facebook到Twitter都是很大的创新。

他说, 其实这波创新过去以后会进入一个相对比较低谷的阶段,下一波的创新才会来。“从Facebook上市以后到现在,美国那些新冒出来的公司,现在来看这种创新都不是能够到谷歌、Facebook那种级别的创新。”包凡说,“中国互联网上的创新也是抄美国的,美国出了一个模式我们就抄一个。从这个角度来说,前几年中国也是处于一个不创新的过程当中。”

他认为,美国现在进入相对比较低潮或者是沉寂的阶段,中国其实也跟着进入这个阶段,2012年来看,有一些很有特色的公司冒出来,但是的确没有让人感觉到能够长成一个100亿美金级别的公司的这种震撼。

接下来,2013年市场可能进入一个相对创新低谷的阶段,“是一个憋着熬着的一个阶段。”

包凡认为,还有巨大的创新机会,这是因为,整个互联网从PC到移动互联网的平台的迁移,整个环境产生了重大的变化,用户结构用户行为产生了重大变化。甚至是未来的企业市场,如果大家都把工作的平台从PC转移到手机和平板电脑上面以后,企业内部的IT结构会有重大的改变。

“2015年,我们能够又看到一些比较有意思的公司冒出来,2012-2013年,小公司这两年未必能够真的脱颖而出。“包凡说。

大互联网公司格局会有改变

包凡认为大的平台转移会造互联网的三座大山,加上奇虎是三座半大山,或者说三座大山加一座小山坡。格局真的很有可能未来会有变化。

“就像一个山或者是一个沙丘,底下的地理结构在发生变化,以后未来的地貌肯定会有比较重大的变化。”

包凡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以前的对手会变成合作伙伴,以前的合作伙伴可能变成对手。以前大家根本连对手都不是,现在不得不走到对立面去。比如现在电子商务里现在最肥的一块是本地服务,大家直接开始竞争了,重新开始一个新的战场。

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包凡说,也许四个里面有一个就不行了了,也许有的跟另外一家联合在一起,也许有的自身就变成几个公司。“今天所谓的“四座大山”的格局我觉得在2013年,不一定在2013年本身里面,可能到了2014年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选择到美国上市的企业将越来越少

今年登陆美国市场的互联网企业只有两家,一家是3月上市的唯品会 ,另一家是多玩YY,中间相隔了7个月。有人将YY上市称为资本市场的破冰之旅。不过多玩CEO李学凌(微博)认为YY上市只是个个例,并不代表着中国公司上市窗口期已开。

包凡同意李学凌的观点。

他认为,YY公司之所以可以上市因为本身公司质量很高。但上市过程很艰难,最终能够上市也是一个不小的奇迹。

他认为,无论是从公司的发展的角度,还是美国证监会对中国公司的监管环境。“我觉得未来会越来越少的中国公司选择去到美国上市。”

他解释说,中国公司最初选择到美国上市有几个基本原因:

第一,十年甚至二十年之前,当时美国资本市场是流动性最好的,全世界的钱都在里面。中国实际上那个时候没钱,所以我们需要到美国去上市。

第二,美国投行也是全世界投行里面最具有创造性的,也是最激进的,在全世界跑业务,最早把投行这个概念带到中国的也是美资的投行,对他们来说,很自然而然会把中国带到他自己的本土市场去做。

第三,在高科技或者TMT领域,美国TMT的上市公司实际上是世界上最多的,大家觉得真正懂TMT的投资人全在美国,所以要得到一个比较高的估值你必须要到美国市场去。

现在的状况与十几年前有了很大改变。包凡认为,这几个最基本的假设现在都逐渐不存在了。

第一,流动性角度来说,中国现在流动性比美国好,美国没什么潜质。第二,从投行的角度来说,本土的投行逐渐成立,不光是听美资界投行的一面之辞。到美国上市成本的确很高,单是成交费就是7%,在美国一个公司募资规模如果不超过2亿美金,你几乎有10%的上市费用,还不包括后期的维护费用。这是一个相当高的成本。

第三,从估值来说,美国市场的优势也相对不存在,估值体系大家都一样,因为所有在美国这些投高科技的机构在香港都有分支机构,没有理由说在香港上市有10倍的市盈率,到美国就要有30倍的市盈率。

第四,从流动性角度来说,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市值在10亿美金之下的,几乎流动性都很差,每天的流动性都相当差。现在很多真正买卖中国中概股的人都是中国人。交易量,尤其是散户的交易量,上半夜跟下半夜差很多,为什么下半夜没了,因为下半夜人们需要睡觉了,第二天要上班。

香港将成科技公司上市最佳环境

对比美国上市环境,包凡认为,香港有很多优势。”第一是文化上和地域上的接近;第二,上市的费用会比美国低很多,第三,从流动性的交易窗口角度而言,香港是跟我们在同一个时区里面,可以从早晨到下午一直交易。“

但是他认为,香港证监会也有一些工作要做。

第一,香港的证监会等部门需要做一些工作,比如在上市规则上做一些调整来更加有利于中国的高科技公司去上市。

第二,需要标杆型的中国TMT公司来香港上市,中国最成功的互联网公司腾讯已经在香港上市,阿里巴巴也曾在香港上市,私有化后重新上市,不出意外的话,可能还是会选择在香港。

第三,前几年曾谈港股直通车之类的概念,让越来越多的内资到香港去投资,对外投资。这样可以增加香港整个资金池的流动性。

“这几个因素到位,香港上市环境就起来了。”包凡说。

华兴资本今年获得了香港证券牌照。包凡透露,明年1月,美国牌照也可以拿到。

对此,包凡认为,这不仅是公司从一个国内咨询公司,一个传统财务顾问公司朝整个全服务的券商公司转变,更重要的是券商的团队初步成型。

包凡透露,之所以选择香港作为未来券商业务的大本营,也是看重香港集中国跟海外市场的优点在里面。

“香港的市场化运作基本上跟国际资本市场是全面接轨的。从监管角度来说,是一个市场化程度相当高的地方。香港又跟中国内地接得相当近,很大程度上也成为中国对外的一个窗口。比较适合我们民营背景的公司到那边去发展。”

他透露, 国内市场未来肯定是要有所布局,一定会回来发展国内市场

包凡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