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邹平民间高利贷泛滥 30余人因债务纠纷被杀
王根旺 王根旺

山东邹平民间高利贷泛滥 30余人因债务纠纷被杀

2011年10月,长河养殖公司神话的破灭,山东邹平各个高利贷金字塔瞬间崩塌,村民们的暴富梦一夜破碎,据推算,邹平全县民间借贷涉及资金高达上千亿,牵扯在内的公职人员数不胜数。据接近警方的人士称,因本次大规模民间借贷行为引起的债务已造成30多人死亡。

来源:?舜网-济南时报

 

 

照片上的朱宝更像个老实的学生,很难让人将他与高利贷放贷者联系起来。

记者刘天麟 摄

上图:朱宝、朱猛的母亲已经54岁,如今一提起两兄弟因高利贷被害便哭个不停,曾经美满的家庭因高利贷而变得支离破碎。

下图:在邹平县孙村镇于何村,曾经风光无限的长河养殖有限公司如今显得有些颓败。 本版照片均由记者刘天麟 摄□记者 王宝泓

2012年12月14日,阴霾的天空涌满了浓雾,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这一如邹平孙镇各村村民近段时间的心情。“外地记者进村一律赶走,生人进村一律不准开口……”这是邹平周家村人暴富梦破碎后接到的“上面的要求”。他们选择缄默,因为不知该选择信任谁。

随着2011年10月长河养殖公司神话的破灭,邹平各个高利贷金字塔瞬间崩塌,村民们的暴富梦在一夜间破碎。

邹平县城、孙镇、魏桥镇因其经济发达,成为民间借贷的重灾区,镇政府驻地的沿街商铺几乎家家放贷,据民间推算,全县民间借贷涉及资金高达上千亿。

代价 放贷致家破人亡

“他们被人拿枪追杀,哭喊着让去救他们。”朱宝的母亲一想起儿子去世前的一幕幕,心里就无比悔恨。

她记得很清楚,4月27日18:00左右,朱宝吃过晚饭后,准备离开在县城的家,告诉家人当晚不回家住。在家人的追问下,朱宝才说出自己参与高利贷的事实。

2011年,朱宝、朱猛等4人共同向他人放高利贷400余万元,其中,朱宝兄弟俩占大份额,借贷人用房子向其作抵押。2012年春节前后,借贷人跑路,朱猛便与另一个人住在借贷人的房子里。 4月26日晚上,另外两名放贷者计划将抵押的房子卖掉,遭到朱宝、朱猛的拒绝,并发生争执。朱宝放心不下朱猛,27日那晚打算去朱猛住处陪他。

28日00:30左右,朱宝家人便接到了朱宝的求救电话。最终,朱家兄弟俩所驾驶的汽车被对方三辆车“追杀”,以时速180公里的速度撞上一辆卡车,两人当场死亡。

他们俩是本家兄弟,出生于1989年,老家在周家村,都与父母居住在邹平县城。这时,朱宝的女儿刚满2个月,朱猛刚结婚20天。

“我后悔,为什么没极力地阻止他们,命都没了,要钱干什么。”记者在邹平见到朱宝的母亲时,她正和自己78岁的母亲一起照看着朱宝的女儿和朱宝弟弟家的孩子,两个孩子只相差3天,哭闹起来,让她手忙脚乱。

一说起朱宝的事情,她总是忍不住哭起来。“车上总共三个人,死了俩,还有一个至今昏迷。”朱宝母亲说,一想起车祸场景,被烧死的孩子,她就整宿整宿的失眠。“这都是命。”在采访中,朱宝母亲最多的就是叹气,他们原本是一个非常幸福的家庭,她和丈夫2006年离开周家村来到邹平县城,搞汽车租赁和二手车销售,朱宝在家帮忙,朱宝的弟弟在邹平一家公司上班,2012年2月,她两个儿媳妇分别为他生下孙子和孙女,她原本以为可以享受天伦之乐了。

如今,距离朱宝和朱猛去世已经将近8个月,案子仍旧没有进展。而今,邹平高利贷体系崩塌后,他们已经关闭了汽车租赁公司,因为租出去的车子收不回,大街上的债主和要债人太多了,看到对方的东西就抢走,而租车被抢的人往往都是欠债人,根本无力偿还车辆。

现在,丈夫、小儿子和两个儿媳妇都出去打工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两个孩子的开销太大了,“房子已经两个月没交房贷了,好多人告诉我不要再去找了,不会有结果的,可我不死心,两个孩子就这样白白死掉吗?”

缄默 村民谈“贷”色变

在邹平,朱宝、朱猛事件并不是个例。

他们所在的周家村和于何村相邻,几乎全部卷进了高利贷,投资者更是数不胜数。

记者多方了解到,周家村几乎所有的人都投资了高利贷,除了实在穷的揭不开锅的家庭,少则三四万,多则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在去往孙镇的沿路,有很多厂区和公司,还有圈起来地没来得及建设的。附近村民说,很多老板都跑路了。

“你不要问我,我不知道。”“我们村没有高利贷。”“没有啊,没有这回事。”“我们没有投资的项目。”“我们就靠种地,农闲时打打零工。”“我们家没有,可能别人家有。”“我不知道谁家有。”14日,记者来到邹平孙镇周家村,家家户户的房屋几乎都有高高的门楼,气派的平房连成一片,门前宽阔的大路,彰显着这个村曾经的富裕。

虽然下着小雨,但看到有生人来,好多村民从大门探出头,但一看到记者上前时,又赶紧关上门。记者以各种身份想要旁敲侧击打听关于高利贷的事情时,他们在谈话中都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欲言又止,还一并否认高利贷之事。

记者多方打听下,终于有人道出了实情,“姑娘,你快走吧,他们不会说的,因为上面有要求。”原来,高利贷体系崩盘后,有记者纷纷到孙镇采访,牵扯在内的“上面”给受害的村民们下了封口令。所有的外来记者进村一律撵走,所有的生人进村询问问题一律不准开口。“‘上面’不少人都参与了高利贷,不少村民投资都是经过他们担保的,经他们手的投资少则几百万,多则几千万,他们不让说没人敢说。”

随后,记者走访多个村均是同样的结果。此前,媒体称自2010年开始,本次大规模民间借贷总规模高达1000亿元,牵扯在内的公职人员数不胜数。据接近警方的人士称,因民间借贷造成30多人死亡。“现在这么乱,死了好多人,没人敢乱说话,因为都不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党里村一户村民告诉记者。

梦醒 如今人去财空

“以前满大街都是豪车,现在很难再见到一辆了。”党里村另一户村民告诉记者,由于和于何村挨得很近,自己又在路边住,所以车来车往他都看得很清楚,当2012年10月村民们意识到高利贷出问题想把钱拿回来时已经晚了,拿不回来了。

“高利贷遍地都是,发财太容易了,孩子眼热啊。”朱宝的母亲说,现在最后悔的就是没过早的发现儿子的行为,才让儿子走上这条不归路,抛弃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周家村人几乎全军覆没了,以前赶集很多人会买肉吃,现在赶集一天下来肉摊根本卖不出去几份。”周家村村民透露,现在很多户人家都像一个空壳,多年的积蓄都赔进去了,过得很艰难。

同样,1700余口人的霍坡村在当地是经济强村,一般家庭每年纯收入在3万元至5万元不等,平均积蓄10余万元,在邹平民间借贷这场“游戏”中,也没有幸免,其中80%的村民参与放贷最终却换来一场空,据推算,其村经济因此倒退10年。

在高利贷面前,村民们几乎着了魔。自2010年4月何长河的长河养殖有限公司成立后,随着规模的扩展,长河养殖以2毛钱的利息开始向周边借贷,吸引着周边村民、孙镇、邹平等地的投资者。

当地村民描述:有的人一有了收入,首先想到的是投放到长河养殖,以首次投入1万元为例,连本带利变成2万元时,将2万元变成本钱,赚取到3万元后,仍旧连本带利变成本钱,以拿到更多的收入。到后来低于100万元不收。知情村民介绍,周边村民为此都是亲戚找亲戚,朋友托朋友,一起将100万元凑齐,送到长河养殖。

虽然长河有规矩——— 不收于何村本村人的钱。但这显然无法抵挡村民致富的决心。为了将钱存到长河处,聪明的于何村民拐弯抹角将钱借给外村的亲戚,然后由后者再转存到长河养殖。

2011年10月,一个叫魏传刚的投资者将何长河告上了法院。长河的“实力”终被揭开:何长河的账户上仅有300多万元,另外还有价值500余万的车辆,而他仅欠魏传刚一人就达450多万。消息迅速扩散,如梦方醒的投资者纷纷提款,长河由神话变成了笑话。受其所累,邹平的各个高利贷金字塔也在一夜间崩塌。

14日,记者看到了辉煌一时的长河养殖公司,地处于何村的长河养殖场区已冷冷清清,里面几辆汽车已锈迹斑斑,其生态养殖、肉牛规模扩建等各个建设项目都已停工,厂区几乎没人,只有警卫处还有几个人。场区周边囤积的800余亩土地已经荒芜,只有偌大的企业招牌竖立在地头,不知是在诉说着自己的悲凉还是在嘲笑着暴富梦破碎的村庄。

一年来邹平部分涉“高利贷”命案

1、孙镇辛集村陈康被杀案2011年12月10日凌晨济南天桥区一家宾馆同村村民周新海360多万欠债者杀死债主

2、台子镇绳刘村刘大鹏被虐待致死案2011年12月25日邹平县台子镇邹平华德投资担保公司朱永生、高源等人1000多万合伙者内讧杀人

3、县民政局殡仪馆工作人员韩伟被杀案2011年底 山东聊城 九户镇成小辉 不详 不详

4、孙镇周家村朱宝、朱猛撞车案2012年4月28日邹平孙镇欠债者石立同的其他债主600多万债主之间火拼致死

5、韩店镇大王坨村村民李清河被杀案2012年5月20日凌晨韩店镇大王坨村邹平县北范村村民梁忠海200多万元债主杀死欠债者

6 、徐州民警黄升被袭案2012年11月22日晚县城东升宾馆附近邹平县韩店镇一放高利贷团伙不详办案警察被杀

高利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