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灵感】硬件供应商新秀涌现,储存业狼烟四起!
i黑马 i黑马

【找灵感】硬件供应商新秀涌现,储存业狼烟四起!

Narayan Venkat转身,看到EMC的主席、总裁暨CEO Joe Tucci,这有点像是蛮荒部族接待罗马帝王造访的场景。

过去三十多年来,EMC透过贩售硬体装置,打造了价值520亿美金的帝国,世界各地的业者都将大量的电脑资料储存在EMC的硬件中;另一方面,Narayan Venkat效力的公司,则是属于众多想要攻打EMC帝国大门的新兴之秀之一。

传统上,EMC的储存技术会用到数百个良好的旧式电脑硬盘,不过Venkat效力的公司Violin Memory则采取不同的策略。Violin Memory是一间位在美国加州硅谷的设备供应商,使用快闪记忆体打造储存设备,iPhone就是使用同样技术来储存资料和应用程序。

今年九月美国旧金山市中心举办了一场大型贸易展,无数的科技设备供应商都参与盛会,希望能够吸引更多使用者。当Joe Tucci不知道打哪儿冒出来的时候,Venkat正在展场摊位展示Violin的快闪记忆体设备。

两人共同认识的友人介绍他们彼此认识,Tucci也问了一些问题。Violin的产品管理副总裁Venkat回想道:“他说他想要了解Violin,他的态度就好像他不知道Violin一样。”Venkat表示,他和Tucci谈论快闪记忆体如何逐渐重塑资料中心,也谈论EMC最近并购另一间快闪记忆体设备制造商XtremIO的事。Tuccic还很明显地赞美他:“你们这些家伙害我得跑得快一点。”

他们在贸易展览场中央所进行的简短谈话,透漏了那些在大型储存设备产业中正在进行、你不可不知的变化。

目前有很多公司跟随着Fusion-io的脚步,挟带快闪记忆体装置投入储存装置竞赛,而Violin目前是声势最浩大的一个。Fusion-io在去年拿到Apple与Facebook的合约之后将股票上柜。Venkat和Tucci短暂交手的那一刻,已经用很多方式透露出讯息,他们结束谈话后没几分钟,Violin张贴了一张Tucci和Venkat合影的照片在它的网站上,标题是:“我感受到EMC的不安了吗?”——你看看,在储存设备产业,公关、政策和技术一样重要。毕竟,每个人的硬件追本溯源都是同样的商品:硬盘和快闪记忆体。

Violin深谙业界的手段,而且打算把自己包装成反EMC的公司。研究设备供应商Objective Analysis的分析师Jim Handy说:“Violin已经从由工程师经营、技术导向的公司,转变成了解商业手段和公关的公司。很多人深信,如果你做出更好的捕鼠器,整个世界都会找你做生意。不过实际上这种事才不会发生,改良某些东西不是通往成功的唯一必需品。”

从某方面来说,Violin是EMC的威胁。EMC的主力是在硬盘设备,不过就广泛的层面来看,EMC正在改变它的经营模式,他们贩售自家快闪记忆体硬体的时间很长,你甚至可以说它每一季出货的快闪记忆体设备,比“整个储存设备业出货量加起来还多”。而且据说EMC为了扩充阵营买下以色列设备供应商XtremIO的金额,就高达4亿3千万美元,并预定在明年推出第一个产品。

Violin对上EMC并不是空穴来风,这跟快闪记忆体缓慢转变整个业界有关,硬盘目前还是比快闪记忆体便宜,不会很快从市场上消失,但是销售量正在衰退中。

Violin成立于2005年,创办者是工程师Jon Bennett。

Fusion-io 的同父异母兄弟

你可能会觉得Violin Memory是Fusion-io的同父异母兄弟。

Violin成立于2005年,创办者是住在美国波士顿的工程师Jon Bennett,他的本业是打造装有动态随机存取记忆体(DRAM)的硬体,DRAM属于传统电脑记忆体,支持桌上型电脑和笔记型电脑使用的处理器。为了尝试改进电脑服务器的表现,他把大量的记忆体插进服务器,这样一来处理器就可以暂时缓冲储存资料。

2008年,Bennett和Violin做了新版的装置,上面装的不是DRAM,而是快闪记忆体。隔年,Donald Basile来到Violin,Basile在Fusion-io当了一年左右的CEO,在他任内,Fusion的销售额超过1千万美金。2009年时,他被迫在公司股票上市之前离开Fusion-io;离开之后,他马上寻找新的快闪记忆体公司,最后在Violin落脚。

Basile协助Violin从Toshiba、Juniper和SAP等大公司,筹募了1亿8千万美元以上的资金,而且改变Violin的使命。Basile的努力结果,产生出跟其他人不一样的快闪记忆体储存装置,这个装置被称为快闪记忆体阵列(flash memory array),是一种让大量服务器共同分享储存空间的办法。

Violin的快闪记忆体阵列跟一般阵列不一样,不是由那些已经用固态硬盘(SSD)型态包装的快闪记忆体所组成,而是把原始的快闪记忆体晶片用它自己的办法连接在一起。

这个装置一般被用来协助Oracle、SAP和Microsoft等公司的大型资料库运作,不过它也可以用在其他包括虚拟桌面基础设施(virtual desktop infrastructure,VDI)在内的软件平台,让公司可以提供虚拟桌面给他们所有在网络上的员工。

Violin的阵列比传统的硬碟装置还快,不过也更贵。Violin每GB的硬体售价大约是6到9美元左右,不过Violin声称消费者不应该从每块钱可以买到的GB数目来衡量这件事,消费者应该要考虑每次读写装置时所付出的价钱。Violin表示,它的快闪记忆体阵列(尺寸大概是三个标准机架服务器的大小)每秒可以提供一百万次输入或输出。

eBay最近进行的网络服务的基础设施重整行动,也使用Violin的阵列,来加快自家资料中心内部的资料库存取速度。eBay系统工程资深经理Sudhakar Mungamoori表示,eBay还是仰赖由EMC、NetApp和Hitachi所贩售的硬盘储存装置;不过今年稍早,eBay开始在NoSQL资料库的新储存池中,使用Violin的快闪记忆体阵列。NoSQL是专门设计来处理大量资料的资料库,Cassandra和MongoDB都属于NoSQL资料库的一种。

跟Fusion 很像,也不像

不过Violin的快闪记忆体设备,不应该跟Fusion-io所提供的设备搞混。Fusion-io的首席科学家,是著名的Apple共同创办人Steve Wozniak;Fusion-io贩售可以装在服务器里头的快闪记忆体装置,这个装置透过叫做PCIe汇流排(PCIe bus)的主机板连接器,和机器连接在一起。Violin的记忆体阵列,则是位在服务器的外面,提供储存池给整个网络使用。

为什么不能只选用其中一种设备呢?问题很复杂。基本上来说,Fusion-io很适合Apple与Facebook等大型网路供应商,它们经常把资料分散储存在所有的服务器,而不是把所有的资料集中放在同一个地方。有时候,他们会在服务器上面加装传统硬破;有时候,他们使用快闪记忆体固态硬盘;也有时候,为了额外的速度以及减少麻烦,它们会使用Fusion-io的PCIe卡。

Violin的目标是更加传统、比较不熟悉这类云端基础设施的产业。不过就像eBay的例子一样,Violin可以协助推动大型网络作业,用另一种方法弥补服务器和储存设施之间的鸿沟。Violin最新产品编号6000系列的快闪记忆体阵列,里头包括了两片可以在装置内部处理资讯的板子。与其将储存装置带给服务器,Violin选择将服务器带给储存装置。

今年二月刚被AMD并购的SeaMicro创办人Andrew Feldman表示, Violin是打破服务器与储存硬件之间传统分隔的众多公司之一,这么做可以让资料中心的运作更加有效率。SeaMicro则是新一代??众多的伺服器制造商之一,最近刚推出一项结合了服务器和储存装置的设备。

Andrew Feldman说:“在大型资料中心里面,没有人负担得起过去使用储存空间的方式。而且我们都在寻找新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有时候用软体、有时候用硬体;在某些状况下,我们会使用快闪记忆体,把它跟伺服器紧紧贴放在一起。”

Fusion-io不考虑采用Violin的技术,是因为快闪记忆体跟服务器离得太远。另一方面,Violin对Fusion-io嗤之以鼻,说Fusion-io的产品只适合那些有能力自行建造分散式储存平台的知名网络公司。不过重点是,两者都在原本被硬盘占领的市场上取得领先的地位。

当Violin、Fusion-io还有其他新创公司在推广快闪记忆体的同时,业界巨头也不落人后,IBM以及HP已经和Fusion-io合作打造快闪记忆体装置给他们的服务器, EMC长久以来亦同时贩售自家出产的快闪记忆体阵列,以及PCIe为主的快闪记忆体设备。而且,Joe Tucci和EMC在买下XtremIO之后,将在市场上取得更领先的地位。

Violin CEO Donald Basile

义大利东岸人之战

HP也贩售Violin的快闪记忆体阵列,一年前,HP在公开地和Oracle决裂,无法再依靠Oracle的Exadata储存装置之后,和Violin签约,同意将Violin的快闪记忆体阵列卖给它最大的客户。

一篇《彭博商业周刊》的报导指出,HP已经因为想要扩展自己的储存装置公司3PAR,而破坏它和Violin之间的关系。Violin不以为然,表示Violin与HP之间的合约关系还是成立。不管怎样,这让我们可以一窥一流储存装置业政治角力,Violin跟Fusion-io一样,已经成功将自己安插入储存装置业的大型棋局当中。

在VMware主办的年度贸易展VMworld中,EMC的老板Joe Tucci已经和??Violin的Narayan Venka聊过。VMware现在是EMC的公司。在Tucci和Venka聊天的前一天,VMware在一场专题演讲中告诉全世界,自己最近只用一台虚拟机器就做出每秒一百万次以上的输入或输出,不过结果发现,运作这台虚拟机器的硬件里面装了两组Violin的快闪记忆体阵列。

是的,Violin在向科技界进行公关攻击的时候,也把这点讽刺添加在里面。不过VMware选择Violin而不是其他厂牌是有原因的,就像Jim Handy所指出的,这是一场有关技术和公关的竞赛。

Violin的营销副总裁Matt Barletta当年跟随着Donald Basile的脚步,也从Fusion-io跳槽到Violin。Barletta就是拍下Joe Tucci造访Violin贸易展摊位的照片的人,而且他也是把照片张贴在网站上的人;他看到机会并加以把握,他也相信Tucci的造访有其意义。

Barletta说:“我跟Don还有他都是义大利东岸人,Don Basile和我发自内心地认为这是代表敬意的重大象征。”

就像我们先前说过的,他们在贸易展览场中央所进行的简短谈话,透漏了那些在大型储存装置产业中正在进行、你不可不知的变化。





via i黑马 BY wired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