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招商环境被指诱人:当地员工开奥迪上班
王根旺 王根旺

鄂尔多斯招商环境被指诱人:当地员工开奥迪上班

北京,寒冷的清晨,36岁的张伟依依不舍地告别熟睡中的一岁半的孩子,提起行囊直奔机场。他要去的是一个更为寒冷的地方——鄂尔多斯,“西北城市日照短,灯光照明长,重视夜景工程,我们的技术会大有用武之地。”为了这个创业梦想,他选择了在北京和鄂尔多斯之间两地奔波,如今已经一年多了。

  ?本文来源:北京晚报

?
鄂尔多斯招商环境被指诱人:当地员工开奥迪上班

 制图:张迪 H127

 

  北京人 鄂尔多斯(8.34,0.06,0.72%)捡什么

  北京,寒冷的清晨,36岁的张伟依依不舍地告别熟睡中的一岁半的孩子,提起行囊直奔机场。他要去的是一个更为寒冷的地方——鄂尔多斯,“西北城市日照短,灯光照明长,重视夜景工程,我们的技术会大有用武之地。”为了这个创业梦想,他选择了在北京和鄂尔多斯之间两地奔波,如今已经一年多了。

  怀揣淘金梦想的并不止张伟一个北京人。鄂尔多斯创业园里的高新技术企业一半来自北京,创业者中有中科院的研究员,有海归博士,有中关村(5.36,0.04,0.75%)转战过去的CEO。最近一年,鄂尔多斯因为房地产资金链的断裂一下子陷入困境。他们,为何逆势北上?

  北京人的创业路

  “一心想把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

  “想看看自己有多大的潜力可挖”

  刘纯波(北大博士后、曾任职中科院)

  “一心想把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

  “我现在去机场赶飞机,感觉就像是坐车去上班,习惯了。其实鄂尔多斯并不远,一个小时就到了,有时候在北京上班堵车还要两个小时呢。”刘纯波笑着说,他是北大博士后,曾经在中科院遥感所做副研究员,几年前在中关村创建了自己的高科技企业,如今转战鄂尔多斯。

  “有如此多的创业优惠政策,有西北的广阔市场,还有当地的资源可以利用,这种机会怎么可能拒绝呢?”刘纯波,26岁从学生时代就开始创业。1999年的刘纯波还在北大读博士,专业是“遥感地理信息系统”,当时他和几个同学争取到了2000万元的风险投资,组建了一家高科技公司,项目是开发“数字城市”。“我是一个纯粹的技术派,当时最大的理想就是自己研发一套软件,超过美国的同类软件,根本就不懂得销售和市场,也不清楚客户需要的是什么。”他自嘲那时的自己太“阳春白雪”,经历了不少碰壁和挫折之后,他才领悟到“博士不一定能开好一个饭馆”,而这个过程对他来说“是一个非常痛苦的蜕变”。

  北大博士后毕业的刘纯波进入了中科院遥感所做研究工作,他却发现自己在办公室根本坐不住了,“创业的热情一旦被点燃就再也刹不住车,在办公室搞科研、写论文,我觉得受不了,不甘心,一心想把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卖给客户,创业那么多年,市场的概念已经渗入血液。”

  于是,他在中关村再次开始创业,项目依旧是老本行“数字城市”。他发现,很多客户对“数字城市”的反馈是数据更新太慢,而采集数据当时主要靠卫星提供,“客户的需求就是商业机会,当时我们就想怎样才能大量快速地获取数据,于是想到了利用遥感无人机。”

  张伟(山东大学毕业、曾任职央企)

  “想看看自己

  有多大的潜力可挖”

  当年张伟是放弃了自己在央企稳定而优厚的工作,远赴西北开始创业,只因为“想看看自己有多大的潜力可挖。”张伟毕业于山东大学自动化专业,毕业后到北京一家公司工作,后来进入中国节能投资集团,负责路灯节能项目,一直做到部门主管,在这样的大型央企,工作稳定,待遇优厚,被很多人艳羡,可是去年,张伟却动了离开的念头。

  “觉得再这样待下去,自己就被局限住了。”决心放弃一切离开,是因为张伟已经选择好了创业的项目,“我一直在关注路灯节能,这几年,城市夜景亮化越来越受到重视,为了提升政府形象,很多城市都在搞夜景工程,可是势必造成能源的浪费,节能工程这时候就可以发挥很大的作用,我所从事的科研项目多年来都在研究用电力线传信号控制路灯,达到节能的目的,这是一项很成熟的技术,但是全国使用节能路灯的地方并不多。

  鄂尔多斯的吸引力

  “资金、融资、贷款,政府的政策太诱人了”

  2007年,刘纯波的公司自主研发的国内第一架遥感无人机全套设备正式下线,公司得到中关村的创新资金支持,很快走上正规,规模不断扩大,可是几年之后他遭遇了一道“坎”。“其实这也是很多中关村的高科技公司都会遇到的一道坎。说实话,我们都是奔着上市去的,在政策扶持下,我们的公司从几十万做到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但这样规模的公司在中关村太多了,要想得到重点扶持并不容易,难以突破,只能自己去寻找资金和机会。”

  在鄂尔多斯的政府招商中,刘纯波终于看到了这个机会,“太诱人了,政府承诺提供300万元无偿资金,300万元股权融资,还有300万元贷款,3年免费使用的办公场地和住房,几乎可以解决我们所有的问题。”然而,要获得这张鄂尔多斯的“绿色通行证”并不容易,2010年,鄂尔多斯科技教育创业园来北京招商,寻找比较成熟可以产业化的高科技项目。科教园管委会副主任王文梅告诉记者,政府开出了如此优惠的扶持政策,当时提出申请的北京企业有数百家,他们要进行严格的专家考察和答辩,通过的企业才有资格落户创业园,经过层层筛选,一批主营能源、环境、信息、新材料、精密仪器的高科技公司入选,刘纯波的公司凭借自己的实力最终抓住了这个机会。

  张伟也同时入选。即使没有政府的优惠招商,张伟说他也会选择内蒙古,“市场是最大的诱惑力,内蒙古是能源大省,而且地处西北,照明时间长,政府重视夜景工程,在鄂尔多斯,很多大厦整夜灯火通明,夜景非常美丽,我们的照明节能技术将大有用武之地。”在他看来,西北像一座巨大的金矿,等待着开发。

  北京企业的当地员工

  “开着奥迪来上班,

  工作勤奋出乎意料”

  如今落户鄂尔多斯将近一年,刘纯波对自己当初的选择表示“感觉不错”,“在北京我们虽然研发了遥感无人机,但是条件局限,没办法形成产业链,不能大规模生产应用,产业链的梦想在这里正在向现实一步步迈进。”

  刘纯波告诉记者,“我们正在筹备建设遥感无人机的生产工厂和试飞基地,这样无人机生产下线之后,经过试飞,就可以采集数据,形成报告,真正投入使用,完整的产业链也将形成。”他深感自己选对了地方,“这里的自然条件也很适合遥感无人机试飞,海拔1500米以上,全年能见度都很好,冬夏分明,完全满足测试要求。”

  目前刘纯波最迫切的任务是培训操控遥感无人机的专业技术人员,“现在员工一半是北京过来的,一半是在当地招聘的,北京的员工负责培训当地工人。”相对便宜的劳动力成本也是北京企业所看重的一个创业条件,然而,鄂尔多斯当地的特殊情况去却让他们有点始料未及。

  “好多当地员工,年轻小伙子,居然都是开着奥迪、陆虎来上班,家里特别有钱,大多是因为土地拆迁一夜暴富的。”并不缺钱,却还应聘上班,而一上班员工们的勤奋,更是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

  “他们可能能力有所欠缺,这个可以通过培训来提高,最难得的是他们工作态度特别认真,人都很厚道。”刘纯波表示,衣食无忧的当地人普遍认为浮财不太靠谱,都希望孩子能好好工作,有一技之长,不能躺在钱上睡大觉,“这种忧患意识让他们工作很勤奋,我们今后还将进一步扩大当地工人的比例。”刘纯波说。

  科技园管委会副主任王文梅告诉记者,鄂尔多斯当地劳动力资源其实并不丰富,但是由于工资水平高于内蒙古其他地区,吸引了不少年轻人来到这里,包括外地的内蒙籍大学生,而进入高新科技公司是他们的首选。

  资金链断裂的影响

  “很多楼盘都烂尾了,创业大厦却从未停工”

  这一年来,鄂尔多斯一度高速发展的城市因为房地产资金链的断裂一下子陷入困境。在这种情况下,来到这里创业是个明智的选择么?

  刘纯波表示,他对来这里从未后悔过:“其实有些描述是过于妖魔化了,情况现在正在好转,即使政府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当初的承诺也大部分都实现了,我们创业园的这些企业并未受到太大影响。”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资金链断裂之后,鄂尔多斯很多在建楼盘都烂尾了,但是创业园6万平方米创业大厦一直都没有停工。

  张伟的创业项目“路灯节能”属于市政工程,在政府资金陷入困境的情况下受到的影响相对大一些,“政府现在可能更需要雪中送炭的项目,而我们做的是锦上添花。”他笑着说,“但是我觉得应该把眼光放长远些,最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目前内蒙古的煤炭价格已经小幅回升,大的能源企业都在蓄势待发,这里依旧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地方。”

  刘纯波和张伟不约而同地告诉了记者一个情况:“进入科技园之后,见到领导的机会特别多,从自治区到市,各级领导来这里的频率极高。”他们把领导的频繁视察称为“打气”,“就是来给我们鼓劲,希望我们在困境中坚持下去,领导说得也很实在,内蒙古靠能源富了几十年,可是要想持续发展还要转变经济模式,高科技产业是可以持续发展的方向。”

  “虽然现在内蒙古的公司是北京的分公司,但是以后发展好了,鄂尔多斯成为我们的总部,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刘纯波说。J024

鄂尔多斯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