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和被指捆绑兽药卖给养殖户 卖药成主要收入
王根旺 王根旺

六和被指捆绑兽药卖给养殖户 卖药成主要收入

有行业人士透露,六和集团获得兽药供应商40%以上返利,并将这些药物加价20%卖给养殖户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何天骄

有行业人士透露,六和集团获得兽药供应商40%以上返利,并将这些药物加价20%卖给养殖户

“不要以为六和集团是卖鸡肉的,其实,卖药已经成为六和重要的收入。”有着十多年肉鸡养殖产业从业经验、并在国内前三的肉鸡生产加工企业当过多年高管的申群(化名)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肉鸡养殖企业鼓励养殖户用药已经是行业公开的秘密。他还介绍,“在‘公司+农户’的模式下,以及缺乏相关部门有效监管,九成以上肉鸡是被大量抗生素等药物喂养出来的,包括六和集团等大部分肉鸡养殖企业生产的鸡肉,都难以幸免。”

对此,山东临沂河东的某养鸡户也向本报确认,这是因为,公司给农户按照饲料和药的零售价格来算,而大型的公司往往与饲料厂、药厂通过代理的方式合作,进价非常便宜,特别是药品。

卖药毛利高达60%

肉鸡养殖户养鸡过程大量喂养药物除了养殖户缺乏指导,养殖技术差之外,还与养殖企业大量推销药物有关。

六和集团的肉鸡来源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来自与养殖企业签订合约的养殖户,称为合约鸡,保证了企业正常用鸡需求;另一部分是没有与企业签订合约的养殖户获得,称为市场鸡,市场鸡主要是在市场价低于合约鸡时候采购,作为企业的补充。

合约鸡主要在养殖企业的监管之下运作。相关专家介绍,六和集团跟旗下签约养殖户合约规定“五统一”,即统一饲料、统一鸡苗、统一用药、统一技术与管理、统一收购。

也就是说,养殖户所用的鸡苗、饲料、药物等都由六和集团提供,而这部分销售收入已经成为六和以及多数养殖企业主要收入来源。“现在养殖公司成了兽药厂的业务员,靠卖药赚钱。”申群说,包括六和集团在内的各肉鸡养殖企业,兽药由各个药厂供应给这些养殖企业,再由养殖企业卖给养殖户。

在这个过程中养殖企业赚取了高额的利润。每年,六和集团会对肉鸡养殖用药招标,除了营业资质外,对各大药企的要求主要集中在两点:价格低、返利高。曾多次参加养殖企业兽药招标的人士透露,“以山东信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为例,该药企即为六和集团兽药供应商,信得科技给六和集团的返利高达40%以上,六和集团再将这些药物按照采购价加价20%卖给养殖户。如此折算,六和集团卖药的毛利率高达60%”。

本报记者查阅新希望六和股份有限公司财报发现,该公司旗下全资附属企业山东新希望六和集团有限公司主营范围为销售兽药,饲料、药物添加剂销售。该公司去年营收547.33亿元,利润15.47亿元。兽药是其收入来源之一。

推销药物成“要务”

对于此行业潜规则,上海12316三农服务热线畜禽专家陈谊也向媒体公开坦承的确存在,但不一定全部都是。

由于养殖企业从事着卖药的生意,因此,给农户更多推销药物俨然成为养殖企业的重要任务。申群向记者称,“农户是被迫要求用药的,如果农户用药不够的话,公司就从农户的利润里扣钱。一只5.5斤的鸡,必须使用1.5元的药,这是行业不成文的标准。山东地区则更甚,一只5.5斤的肉鸡,平均用药在1.7元~1.8元。养殖户用1.8元兽药,肉鸡养殖企业要挣8~9毛钱。”

相关食品专家告诉记者,六和集团的母公司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曾公开透露,养鸡业务并不赚钱,甚至亏钱,而公司主要通过饲料实现收益。

此外,这种模式还让养殖企业获得国家大量补贴,由于养殖业务经常处于亏损,在国家扶持农业相关政策下,一些大型养殖企业每年还能获得数千万补贴。

而监管部门在这方面也缺乏作为。有业内人士对此表示,很多地方缺乏足够人才去监管,并且即便有人监管也并不严格,权力寻租空间很大。

至于肯德基、麦当劳这样的外资企业则更不擅长上游监管,洋快餐总是相信流程管理,他们的监管人员往往是每年审核企业所有的财务报表、检疫单据等。“这些财务、检疫证书之类的东西都可以伪造,很多肯德基的业务员甚至鸡舍都没去过,只会在办公室审计,如何能发现问题?”上述业内人士称。

六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