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青:离思科不远了
王根旺 王根旺

谢青:离思科不远了

谢青赶上了两波硅谷创业潮,收获之一是不让VC主导公司。他在网络安全领域三度创业,如今想在几年内超过思科,成为行业老大。

文/本刊记者 田茗 李虎军(刊登在《创业家》第十二期)

在飞塔(Fortinet)公司硅谷总部,创始人谢青的办公室把着一层楼的东南角儿。拉起百叶窗,就能看到几米外的Sunnyvale市的Knifer街。

“我们要在几年之内,成为全球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谢青摊开公司最新的宣传册子,指着上面的全球十大网络安全公司营收和增长数据说。这一天是2012年11月13日。再过五天,飞塔上市就整整三年了。

谢青是为数不多的硅谷华人创业明星之一,也是硅谷著名华人组织华源科技协会的现任会长。当初,在全球经济依旧被浓雾笼罩的日子里,飞塔成功登陆纳斯纳克,成为21个月内硅谷首家发行上市的企业。如今,它在行业内排名第四,2011年营收为4亿多美元。

说谢青是明星并不夸张。在硅谷,第一代移民创业非常不易,因为在你最有创造力的年龄,会被绿卡等琐事占去精力。有人称,华人在硅谷做公司大多表现平平,硅谷最优秀的华人其实在学术圈,做教授。

谢青给人亲近感。他49岁,头发已有些花白,由于个头高达1米95,跟我们握手时他微微含着腰。他是位典型的工程师,在全球网络安全领域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飞塔是他创办的第三家公司。在此之前,他与现在的北极光创投创始人邓峰合伙创立了网络安全公司NetScreen,这家公司于2001年上市,后被网络设备制造巨头Juniper以40多亿美元收购。

今天,国内诸多网络安全公司的创始人都曾供职于NetScreen,在弹丸之地硅谷,也有六七家NetScreen员工出来创办的企业。甚至有人说,在硅谷华人创办的企业中,比较成气候的大多有NetScreen背景。不出意外,明年将会有其中一家公司走上资本市场。

1990年从清华研究生毕业后,谢青来到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学院就读。短短两年后,33岁的他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旅。彼时,硅谷很多公司都有架构互联网防火墙的需求。“斯坦福留学也没什么钱,编软件是最省事儿的”,谢青的创业初衷很简单。

他随即和几个朋友创办了Stanford InfoSystems,专门设计软件防火墙,为本地公司安装、维护,赚取咨询费。

这家公司做了4年左右,谢青和朋友赚到数目可观的咨询费。他说当时是为了实现财务自由:“这个领域确实比较好,能赚很多钱,但是做不大。”他同时意识到,营销、资金运作、客户沟通可以学,但在技术上怎样做出和对手不一样的长久优势?这最要紧。带着这个想法,谢青开始了二次创业。

他找到在英特尔公司做芯片设计的邓锋和在思科公司做网络的柯严,搭起了团队,创办NetScreen。三人于1997年10月辞掉原来的工作,每人投入5万美元,吸引了第一笔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

随着业务规模的扩大,更多的风险投资被吸引进来。企业问题随之而来:VC找来的CEO只关注短期销售,不关注长远的技术研发。互联网发展很快,各种病毒越来越多,公司却不关心如何抵挡病毒。“从VC和当时的CEO角度来看,要改方向又需要几年时间,可能对公司很快上市并不是很有利。”谢青说。

这是他第一次与VC打交道,那些曾经在他心目中将硅谷公司做得风生水起的VC,同样让他见识到了无法妥协的强势。NetScreen上市时,VC差不多占股近80%。谢青并没有等到上市那天,而是在与投资人出现分歧时选择了离开。

作为NetScreen股东,他在40岁时就身家过亿美元。2000年年初,股市大热时,谢青与人组建了Jedi Venture,做起投资人,先后投过几个公司,但效果都不好。

2000年年底,他与弟弟谢华一起创办了飞塔。这时正值中国留学生在硅谷创立公司的第二波浪潮。当然,没有像他的清华校友那样回国创业,也是不得已为之:首先国内市场没有起来,其次是国内对网络安全领域有一定限制。

谢青笑称,自己赶上两波硅谷创业潮,从中学到了很多东西。这首先表现在处理投资人关系方面。为赢得公司主导权,他一开始并不借助于只关注短期收益的风险投资,而是寻求天使投资人和合作伙伴,并且对每人的投资数额有所限制。外界对谢青在股权设计上无不佩服,谢青则坦言这是吃一堑长一智的结果:“NetScreen上市时VC占绝大部分,七八个董事里VC占五个,Fortinet里面只有一个VC。”如今,飞塔一共有约100个投资人,分散的股权格局,使创业团队处于主动地位。谢青并未占据绝对控股地位,他说宁愿多给员工一些股份。对他而言,赚钱固然很重要,但更能引起他兴趣的是公司业务本身,包括如何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占得先机。

在技术上,谢青发起了一场世界级战争。飞塔从建立之初就致力于发展UTM(统一威胁管理)技术,一举撼动网络安全行业。

谢青用防治流感来解释UTM的最大竞争优势:“使用传统杀毒软件好比是接种疫苗来防止特定病毒的入侵,传统防火墙能够识别人从哪里来,却不能检测和诊断此人是不是生病或携带病毒。UTM就像是在机场使用红外检测仪把关,尽早在人群中发现异常病毒及其携带者,立刻采取隔离措施,控制传染源。”

在第三次创业中,谢青更注重长远战略布局。目前公司约1250名员工,在市场份额上,欧洲占40%,美国30%多,亚洲20%多,且亚洲市场在逐步增长。

谢青甚至不愿强调三次创业:“基本上都在网络安全领域,只是技术上不断改进,从软件到硬件,从分散到集成,从公司的结构、投资人的结构和团队上有一些变化而已。”

在一些外界人士眼中,他与邓峰分道扬镳后,关系似乎比较紧张。采访中,我们试图回避提及邓峰。但他主动提到这位清华校友,以及昔日的创业伙伴:“当时找到邓峰,因为大家是同学,后来走在一起了。”

谢青感叹,清华100年来毕业生大概40万,有10%最终留在海外。这其中,无论是去欧洲、日本还是澳大利亚,甚至美国东部,最后很多人都凑到硅谷了。目前,谢青还在做天使,投资过大大小小一百多家公司。这些项目大多由斯坦福校友和清华校友介绍。

在我们拜访谢青的路上,刚好经过Juniper大楼。再过半年多,飞塔很可能就超过Juniper,进入网络安全市场前三甲。像思科等大公司一样,Juniper主要依靠并购进入安全领域。尽管市场份额为7.3%,高于飞塔的5.9%,但其年增长率为零,而飞塔年增长率高达27%。谢青说,如果跟不上这个领域的瞬息变化,又做不好整合,很难实现增长。而早年随并购一起进入Juniper的NetScreen员工,也已经所剩无几。

飞塔的下一个赶超目标会是CheckPoint,然后是目前的网络安全老大思科。

谢青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