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鸡凶猛,已占领中国绝大部分市场
王根旺 王根旺

洋鸡凶猛,已占领中国绝大部分市场

目前中国的祖代鸡几乎全部从国外引进,国外种鸡已经占领了中国市场的绝大部分。“祖代鸡”是进口—培育—批量养殖鸡类产品这条产业链的上游源头。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作者 李攻 何天骄

?

中国的鸡,基本没有了自己的“祖宗”?

一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达了这样的担忧。如此论断并非耸人听闻。本报记者了解到的行业现状是,目前中国的祖代鸡几乎全部从国外引进,国外种鸡已经占领了中国市场的绝大部分。“祖代鸡”是进口—培育—批量养殖鸡类产品这条产业链的上游源头。

事实上,已经有诸如山东益生种畜禽股份有限公司(002458.SZ,下称“益生股份”)这样的上市公司警示了“进口依赖症”的风险。

源头之忧不只存在于种鸡。一些行业人士称,转基因粮食和源头种鸡这两个核心技术始终掌握在西方公司手中,他们又通过相互控股基本掌握了全球一些农产品链条的核心环节:粮食种子、种鸡和粮食贸易。

加强保障国家食物安全已经成为各方关注的焦点。有专家告诉本报记者,国内并非缺乏优良品种,只是缺少系统的、科学的繁殖,没有形成很好的族谱。农业部出台的全国畜牧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就强调,重点加强肉禽新品种选育和良种工程建设。

养殖户的“小灶鸡”

“你还想吃到纯正的本地鸡,那不可能了。即使咱们现在说的‘本鸡’、‘柴鸡’,那也是经过杂交的,饲养周期比以前缩短了,口味和以前是不能比了。”近日,山东省鱼台县的养鸡户周先生对本报记者说。

说到近期成为舆论热词的“速成鸡”问题,他的回应是,自己只吃“小灶鸡”。

今年年初,他筹资百万元扩大了自己的养殖场规模。这个养殖场的产品是对外卖的,另外他还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养殖场,养了一百多只鸡,这些是用来送给亲友的。

“这些鸡是散养的。但光靠自己觅食肯定不够,还是需要喂饲料。”他告诉本报记者,“饲料与规模养殖的鸡并无不同。但我每天会经常拿着棍子驱赶它们,让它们尽量多运动。”

周先生说,这是为了给这些“特供鸡”减肥。现在,这些鸡很多可以飞到树杈上睡觉,“我把它们叫做‘会飞翔的鸡’。”

即使如此,在40多岁的周先生看来,这“飞翔的鸡”的品质还是大不如前。

“以前,清明节前后孵出小鸡,养到中秋节杀着吃,起码有5个月以上的时间。或许是那时候鸡少,很少吃鸡,所以肉味鲜美。现在,找不到那种感觉了。”他说。

肉质的变化来自品种的变化。长江证券(000783.SZ)的一份研报显示,1979年,经营饲料的泰国正大集团率先在深圳创建了中国第一家白羽肉鸡养殖合资企业,随后,大量外企携资金及经营经验进入中国肉鸡养殖市场。由于饲料转化率高、生长速度快而适合工业化养殖模式,白羽肉鸡产业发展迅速,养殖数量从1997年的22亿只增至2010年的48亿只。

白羽肉鸡的养殖周期和产业化成熟度决定了这一品种成为肯德基等快餐巨头的支柱性原料,而其不断爆出的速成和用药疑问亦成为肯德基再陷信任危机的导火索。

进口培育链条

行业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就鸡的代际繁殖而言可以分为三代——祖代鸡、父母代鸡、商品代鸡。具体过程是,养殖企业多从国外引进祖代鸡,产的蛋孵化后成为父母代鸡,父母代鸡继续孵化出的鸡成为商品代鸡。商品代鸡既可以是肉鸡,也可以是蛋鸡。但商品代鸡不再继续繁衍。

祖代鸡的计量单位是“套”,也就是10只母鸡配一只公鸡。这里有一个常识,没有公鸡“陪伴”的母鸡下的蛋,是不能孵出小鸡来的。

一只祖代母鸡大致能产200枚鸡蛋,这是理想状态。父母代鸡在产蛋300多枚之后,也要淘汰。一般来说,祖代鸡只能“工作”一年半左右的时间。这过后,就需要继续引进祖代鸡,同时下游的父母代鸡也需要随之淘汰。

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博导、国家蛋鸡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杨宁教授曾在2009年表示,我国80%以上的祖代种鸡都是进口的。

昨日,本报记者致电杨宁,他对这种情况表示了忧虑。

作为一家上市的种畜禽生产企业,益生股份自称是我国饲养祖代肉种鸡规模最大、数量最多、品种最全的企业。这家公司在其2011年年报中称,目前世界范围内的原种鸡种源控制于欧美少数几家育种公司手中,中国所用的祖代种鸡均需从国外进口。

进口依赖症并非虚言。益生股份上述年报称,一旦供应商由于疫病或其他原因减少或停止输出种鸡雏鸡,公司将不能进口足量的祖代种鸡。如果在短期内没有从其他国家进口的渠道或未能与其他育种公司建立合作,将会影响公司引进祖代种鸡的进度,并对公司业务造成影响,公司因而面临依赖国外供应商的风险。

2011年,益生股份从美国安伟捷进口祖代肉种鸡36.34万套,从美国海兰国际公司进口祖代蛋种鸡7.59万套。

“万国奶牛养殖场”

农业产业化领域的研究专家张胜军对本报记者称,我国种鸡几乎100%源自国外,蛋鸡品种也大都源自海外,肉鸡育种技术中,除了曾经获得了以色列转让的黄羽肉鸡种鸡技术,白羽种鸡技术及供给全部掌控在海外企业手中。

奶牛行业也面临类似的困境。

中商流通生产力促进中心分析师宋亮告诉本报记者,中国俨然成为一个“万国奶牛养殖场”,超过九成奶牛都是来自澳大利亚、新西兰、荷兰等地。

宋亮称,长期以来,国外垄断了种牛以及奶牛的供应,国内乳企往往是从海外购买了奶牛以及种牛或者冻精培育出下一代奶牛,这一代奶牛再培育一代奶牛就基本上不能用了,乳企则需要继续向海外购买优良奶牛品种重新培育产奶。

宋亮指出,其实国内并非缺乏优良品种,只是缺少系统的、科学的繁殖,没有形成很好的族谱。

海外企业通过控制一些畜禽繁育技术攫取了产业链高额利润。种鸡、蛋鸡育种公司利润虽然没有具体数据,但张胜军称这些是高利润行业。即使是国内从事种鸡、蛋鸡进口、繁殖业务的公司也赚得钵满盆满。益生股份年报显示,2011年营收约7.7亿元,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则高达2.3亿元,同比增长393%,公司综合毛利率高达40%,同比增加了16.73个百分点。

中国鸡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