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正荣遭逼宫:要想贷款先交控股权
王根旺 王根旺

施正荣遭逼宫:要想贷款先交控股权

一场拯救大兵尚德的暗战正在进行。明年3月底尚德有一笔5.75亿美元的可转债到期,无力偿付的尚德早在几个月前就开始向7家国有大银行申请新的贷款安排,但是这些银行提出的条件是,施正荣必须让出控股权、甚至要彻底退出尚德。

来源:网易财经 作者:许世英

一场拯救大兵尚德的暗战正在进行。明年3月底尚德有一笔5.75亿美元的可转债到期,无力偿付的尚德早在几个月前就开始向7家国有大银行申请新的贷款安排,但是这些银行提出的条件是,施正荣必须让出控股权、甚至要彻底退出尚德。

曾经的光伏大佬如今面临众多银行的逼宫局面。消息显示,各方都还在为最终的救助方案僵持不下。但是对于尚德来说,即便逃过暂时的债务压力,在光伏市场难以转好的情况下,不盈利的尚德也只是个僵尸,这才是最令施正荣头疼的。

  债务即将到期 银行态度集体出现逆转

历史的魅力在于无时无刻都充斥着各种戏剧性情节。

在登上首富宝座后的2008年,施正荣接受采访时称,在清理国有股退出尚德的时候,当时他已做好最坏打算:“他们不退我退,什么股票、公司都不要了。”

现在来看,当初施正荣对尚德绝无留恋之心的表态,更像是在准确判断当时的市场环境、政府心态和自身对尚德的掌控力等情况之后,所选择的一种外交辞令。

当施做出上述表态后,无锡市政府选择站在施正荣这一边。

一个小插曲是,据此前媒体报道称,在无锡市政府的一次办公会议上,时任无锡市委书记的杨卫泽耐人寻味地说道:“假设一个星球上有三个人,两个男的,一个女的,如果只能选其中两个的话我们肯定会选一男一女,道理很简单——为了繁衍后代。如果一个国家有三家单位,一家企业、一个政府、一家事业单位,同样也只能选两家的话,那么我们只会选企业和政府,国有股应该从一般企业中退出。”

无锡市政府以及江苏数家国有大银行力挺施正荣的态度一直持续到今年。就在前几个月,江苏一家国有大行负责人冯杰(化名)仍在支持施正荣,“他(施正荣)这个人是做事业、极具理想主义的人,不会把资金拿去乱搞、炒股票、炒期货。”

但是在连续曝出GSF(Global Solar Fund:环球太阳能基金管理公司)反担保涉嫌欺诈,以及媒体质疑施正荣可能利用关联公司亚洲硅业输送利益等事件后,加上光伏市场寒潮加重,江苏国有大行支持施正荣的态度出现逆转。

明年3月底到期的5.75亿美元可转债,是目前尚德面临的最大财务压力。

以尚德目前的资金情况,已无法自行兑付这笔资金。若无钱支付,投资人将被迫选择债转股,这将使因股价长期低迷而濒临退市边缘的尚德股价继续大跌,进而可能遭遇退市风险,届时投资人将血本无归。

12月下旬,冯杰告诉网易财经,包括该行在内的债权银行提出,让尚德增加担保砝码,甚至个别主要债权银行提出应拿出施正荣的个人资产做担保,以此作为银行向尚德提供新资金的保障。

根据尚德2011年报,施正荣个人在尚德电力拥有30.2%股份,其家族信托持有29.4%股份。

此前,国开行已经将此作为继续注资的条件,但施正荣没有做出回应。另据媒体报道,国开行答应给尚德注资,但条件是必须用董事长施正荣的全部个人资产做无限责任担保。

 银行答应援救 施正荣必须让出控股权

尚德一直在努力自救,而被银行逼宫的局面实际上也是尚德这几个月以来自己“创造”的。

受GSF反担保欺诈事件拖累,在今年7月31日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尚德电力管理层称,公司将提供一个全新的计划来应对2013年到期的可转换债券偿付问题。

网易财经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这个计划囊括向包括四大行、国开行在内的7家银行申请新的贷款安排,7家银行形成了债权委员会,其中,中国银行充当牵头行。

消息称,2012年10月底,施正荣紧急飞赴北京,与各大银行展开了合作细节的谈判。

值得一提的是,尚德早已在为这期可转债兑付着手准备,今年的早些时候,继江西赛维、英利之后,无锡尚德已向银行间交易商协会提交了中期票据发行申报材料,但直到现在仍未有结果。

目前,尚德把目光再次转移到了几家大行身上,正在与银行协商一个可能的信贷安排计划,希望银行能为尚德提供额外的资金。

留给尚德的时间已经不多,而有能力解决尚德5.75亿美元可转债燃眉之急的各大银行方面,耐心也在渐渐消失,冯杰称,“总不能拖到明年可转债到期再解决”。

另一方面,最近冯杰对施正荣所持态度的变化,或许代表了一些债权银行,特别是中大型银行对施正荣去留一事态度的转变。

对于目前主要债权银行提出的“尚德是一定要存在的,但是施正荣不一定还要是大股东”的提法,冯杰开始认同,同时更进一步认为施正荣必须从尚德退出。冯杰称,在主要的债权银行中,已经有人提出了让施正荣从大股东中退出来,而他也同意这种提议。

江苏一家主要债权银行信贷负责人朱俊(化名)想得比冯杰更远,他考虑的已不仅仅是施正荣是否应该退出控股地位,施正荣如何体面的退出,这才是他目前考虑的重点。

“如何退,这个就复杂了,施正荣的去留,以及采用哪种形式的去留,这个是目前尚德的方案迟迟不能出来的主要原因,而并非资金问题,只要这个事情解决了,资金会很快到位并不是问题。”

无锡国联证券的一位人士对网易财经表示,此前有一个方案是让无锡国联接手尚德,但在技术和综合效益等方面,国联都不具备优势,所以国联牵头找了保利协鑫接盘,但是后者也拒绝了。

事实上,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无论是国联还是保利协鑫都无法了解,除了GSF反担保、亚洲硅业等事件,尚德还有意无意隐瞒了哪些问题,更不清楚未来会发生何种利空事件。在眼下这个市场条件下,对于尚德的接盘方而言,任何等同于GSF反担保事件的类似情况,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谈判陷入僵持 尚德面临更多贷款违约

“资金不是问题,只要施正荣答应退出,明年5.75亿美元可转债不是个问题”,朱俊对向网易财经透露,参加协商的是几家主要的债权银行,包括几家国有大行和国开行等,其中中国银行为牵头银行,但是目前仍未能有一个明确可行的方案,各方分歧颇大,方案迟迟定不下来。

朱俊表示,“尚德是一定要存在的,毕竟有这么强的生产能力、设备,尚德这块招牌也是无形资产,一些主要债权银行认为施正荣不一定还是大股东。至于施正荣如何退出,这个就复杂了,这就是目前谈判僵持的原因。”

就目前的境况而言,解决尚德的问题,的确不能再寄望于银行、政府的简单注资,这个方法必须是各方对利益让步的暗战博弈。毕竟时过境迁,尚德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可以凭借信用就可以任意从国有大行手里面拿到贷款的尚德了。

“现在主要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必须谈妥一个方案,主要的几家债权银行能接受的方案;另外必须有效拓展国内光伏市场,让尚德恢复持续盈利的能力。”朱俊表示,“如果上述两个问题解决了,资金到位不是问题。”

另一个角力还存于债权银行和政府之间。“就光伏市场目前的情况而言,大家必须齐心协力”,朱俊称,政府也需要尽快拓宽光伏的国内市场,激活尚德,“不盈利的尚德也只是个僵尸,即使银行解决了明年3月的问题,也无法承受一个不盈利的尚德带来的压力。”

朱俊所称的“政府必须有所作为”,据网易财经了解,政府确实在付出努力。

上述国联证券人士告诉网易财经,在目前讨论的方案中,政府正在努力推动让无锡当地的大企业为尚德提高担保信用额度,具体是无锡当地两家国企——无锡国联和无锡产业集团各出一笔资金为无锡尚德增加资产担保。

在林林总总的各类解决方案中,有一个比较激进的方案值得一提,那就是尚德还可以推进再发行新的可转债融资,为了达到要求可以对银行等债权进行缩债,也就是打折。

这个方案看似不可思议,但并非无例可循。网易财经了解到,已有企业正在尝试——无锡另一家大企业集团——无锡申达集团近期资金链陷入困局,其子公司中达股份目前逾期贷款已经超过7亿元,在江苏金融办协调下,正在尝试对其银行债务进行缩减。

参与制定缩债方案的银团贷款牵头行的一位人士12月23日对网易财经称,“目前各个银行都在论证(这个方案的)可行性,但所存障碍较大,各银行进展不一。”

而尚德面临的形势更加艰难。有消息称,根据尚德的征信记录,目前尚德已经逾期贷款为人民币2亿元,未来六个月之内无锡尚德还有14.15亿元人民币的贷款即将到期。

所谓祸不单行,除了巨额债务在短期内纷至沓来连续到期之外,尚德还面临被小债权银行起诉的风险,而另一些上下游产业链的相关债权人,已失去等待的耐心。

网易财经获悉,上市公司亚玛顿股份有限公司在今年10月底,讨论无锡尚德经营状况和货款回笼的安全性问题后,决定就与无锡尚德买卖合同纠纷向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无锡尚德立即付清拖欠款项人民币5924万元。

【相关阅读】尚德拒无锡政府救助 施正荣犯众怒面临出局

来源:?南方都市报

一叶知秋!

“以前打车到无锡尚德的人,各个踌躇满志;现在打车到无锡尚德的,基本上都愁容满面。以前都是来这里找钱的,现在都是来要钱的。”在从无锡市区前往无锡尚德总部所在的新区的出租车上,出租车司机陈师傅对南都记者感慨道。

尚德这家光伏企业,曾经是无锡的一张名片,现如今却成了无锡一大包袱。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不论是政府官员、银行工作人员、尚德管理层,还是在职离职工人、供应商、光伏业同业人员,谈到尚德,都会眉头紧锁,一脸焦虑。

以无锡尚德目前的境况,要实现自救,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只有政府出面才能挽救危机。而政府接管后,创始人施正荣可能会继续留在尚德,但是其在公司的主导地位将被取代。

  尚德面临生死劫

用四面楚歌来形容无锡尚德目前的处境,丝毫不为过。

从外部市场环境看,光伏组件产品价格一降再降,按照目前的行情,生产越多,亏损越多;美国双反调查终裁结果一经出炉,在涉案的光伏巨头中,无锡尚德面临的惩罚性关税最高,综合税率高达36%;欧盟对中国光伏业的双反调查也在进行之中,欧盟很有可能效仿美国向中国光伏业开出高额的惩罚性关税。

欧美的贸易保护,对市场主要集中在欧美的中国光伏巨头而言,无疑是“灭顶之灾”。厦门大学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微博)对南都记者表示:“目前,无锡尚德的情况非常不好。眼下业界对欧盟双反的预期非常悲观。要是欧盟最终也像美国一样反倾销立案,那么它(无锡尚德)必定面临走投无路的窘境。”

“最要命的是债务。尚德的总债务超过35亿美元。至明年3月,尚德到期的短期债务近20亿美元,但尚德目前手中的现金不足5亿美元。根本就还不起。”一位刚刚从尚德离职的高管在和南都记者聊天时指出,“国庆节前,无锡市政府给尚德提供了2亿人民币的贷款,但这对尚德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尚德在今年年底之前需要偿还的贷款大约就有10多亿元。”

无锡尚德目前的负债率超过80%。尽管银行在相关部门授意下没有上门逼债,但庞大的供应商却天天上门催款。“到目前为止,尚德欠我们六七百万的货款。每次催,只能要回几万,几十万,公司现在也已举步维艰了。”无锡一家尚德供应商负责人张宇(化名)告诉南都记者。为了应对困局,尚德不得不削减1/4的产能,并辞退数千名工人。此外,公司的高管团队也出现离职潮。一时间,无锡尚德人心惶惶。

欧洲能源管理师、中德可再生能源合作中心主任陶光远表示,破产是无锡尚德最有可能的发展趋势。“对于尚德来说,他们没有别的可行性措施,要么还钱,要么破产。尚德可以寻求银行贷款,但目前这种情况,哪个银行会把钱借给它?”

  拒绝政府救助

今年8月,“受全球太阳能基金(G SF)5.6亿欧元债券欺诈”案影响,无锡尚德危机全面爆发,施正荣辞去CEO一职。美国的律师事务所和意大利的法院先后对无锡尚德提起诉讼。供应商则不断闹事,要求政府接管尚德,清算欠款。

以无锡尚德目前的境况,要实现自救,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此,唯一的途径,就是他救。

9月27日,无锡市市长朱克江前往尚德,与无锡尚德商议如何应对当前的困局。朱克江还推动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和工作服务小组,该小组成员不仅包括政府机构,还有金融机构及无锡国联和无锡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两大国有企业,小组的任务就是:如何救助无锡尚德。

尚德电力媒体关系副总裁龚学进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朱市长来了以后,也明确要支持企业发展。朱市长说,欧美国家这种毫不遵守游戏规则,遏制中国企业发展的做法,实际上是遏制了新能源产业的发展。他说,作为中国政府,不救企业,不帮企业,谁来关心企业,谁来救?”

尽管朱克江表态要继续支持尚德,要救尚德。但对于来自政府层面的救助,无锡尚德的态度却十分暧昧。政府出面救助尚德,当然是有条件的。无锡当地通行的说法是,无锡市政府给尚德提供了两条路选择:一是,政府出面购买该公司明年3月到期的总额高达5.75亿美元的可转债,然后经国开行注资救助,但前提是需要施正荣将全部个人资产做无限责任担保;另一个则是,上市公司尚德电力退市,实施国有化。然而,这两条路都被施正荣拒绝。龚学进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没有就此问题展开回答。

  有多少地雷等待引爆?

施正荣拒绝来自政府层面的救助,大大出乎外界的预料。张宇告诉南都记者,“作为尚德的供应商,在当前的形势下,我们当然希望政府出面接手尚德,这样,我们还有希望年内拿到一部分货款,也能过个年。但施老板却对救助无动于衷,这让我们很气愤。”

据悉,无锡尚德的数百亿银行债务,都是以无锡尚德的名义借的,而上市公司尚德电力是无债一身轻。坊间传言称,施正荣的如意算盘,是将无锡尚德破产,而保全上市公司尚德电力。“把烂摊子丢给无锡市政府,自己无债一身轻。哪有这么好的事?”无锡发改委一位官员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

当地还流传的一种说法是:施正荣旗下设立了数十家公司,这些公司与无锡尚德之间有着密切的关联交易,而在这些错综复杂的关联交易中,是否埋藏着更多类似G SF的地雷,外人不得而知。“政府如果要接管尚德,势必会将尚德的账目翻个底朝天,届时,不知道会有多少地雷被触发。我想,这也是施正荣不愿政府接管尚德的原因之一。”上述接受南都记者采访的尚德离职高管强调。

以施正荣自己控股的亚洲硅业为例,坊间流传的说法是,从2007年至2011年的5年间,尚德总共向亚洲硅业提供了15亿美元的无条件支付合约,近7000万美元的预付款和1000万美元的无

息贷款。在尚德的帮助下,亚洲硅业还获得了渣打银行5亿元人民币的贷款。在2012年初尚德财务状况已然恶化的时候,仍然坚持向亚洲硅业支付了一笔不菲的预付款。

  施正荣出局在所难免

政府表现出救场的高姿态,但尚德方面却不愿被接管,这让无锡市政府很难堪,也很恼火。

“从目前的市场大环境来看,无锡尚德短期内很难实现自救。政府出面救助几乎是不二选择。但施正荣不配合,这让政府很被动。政府不可能让尚德破产,以现在的情况看,早救好过晚救。因此,如果尚德方面继续消极作为,不排除政府会采取强硬手段,迫使尚德国有化。”无锡当地另一家大型光伏企业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政府已经放出风声,施正荣出局已经在所难免了。”

在该人士看来,施正荣长于技术,但企业管理是短板。而这块短板,其实才是尚德的命门所在。“行情好的时候,企业管理的作用看不出来。到了产业低谷时,管理短板给企业造成的致命伤就清晰可见了。要是在前几年尚德就精打细算饱备饥粮,即使面对目前的困境,尚德也不至于如此被动。只有管理和技术双优的企业,才能从容应对行业景气的波动。”

林伯强对南都记者表示,只有政府出面才能挽救无锡尚德现在所面临的危机,现在政府也没有(其他更好)办法,必须要管这事,要是不管无锡尚德只有倒闭破产。“政府接管后,施正荣可能会继续留在尚德,但是其公司的主导地位将被政府取代。”

施正荣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