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可以成为“创客”
易涛 易涛

人人都可以成为“创客”

克里斯·安德森辞职创业,利用互联网共享协作模式和3D打印工具,亲身实践其“长尾理论”。

文/本刊驻美特约撰稿 吴莹 本刊记者 李虎军(刊登在《创业家》第十二期)

《连线》主编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下海创业了。2012年11月2日,他宣布辞去担任11年之久的主编职务,将全职出任3D Robotics公司首席执行官。

几年前,安德森就在其《长尾理论》后记中为如今的选择埋下伏笔。“一台3D打印机就是一个家庭工厂……你完全可以把这个系统想象成商品化的长尾。”当时,安德森已经投身个人制造领域。他和自己的5个孩子一起玩3D打印,逐渐入迷,做起无人飞行器,并且在2007年建立网上爱好者社区DIY Drones。

在这个社区,他结识了后来的创业伙伴、当时只有19岁的墨西哥小伙子Jordi Munoz。“他在我们社区的互动参与中脱颖而出,很聪明”,安德森说,“当公司(3D Robotics)创立的时候,我邀请他来合伙做,他没上过大学,也不在墨西哥一线城市,但这些都没有关系,他已经证明自己的能力。他把制造工艺流程做起来了,还教会我很多东西。”

3D Robotics的主要产品正是无人飞行器。“我们产品(开发上)的成本是DJI这类公司的五分之一。”安德森说。DJI大疆创新是一家位于深圳的无人飞行器制造商,安德森曾在《连线》撰文赞叹该公司产品完全可以与军用品媲美,价格有时还低于1000美元。虽说产品类型和质量未必完全一样,但作为一家美国公司,能够在成本上与中国公司竞争,还是让他有些得意。

安德森的秘密武器之一是,将制造工厂放在墨西哥靠近美国圣地亚哥的一座小城蒂华纳。蒂华纳与圣地亚哥的距离,就像深圳和香港,来去很方便。“深圳这样的地方制造成本越来越高,但墨西哥成本没有变。”他说。

而3D Robotics更大的优势在于采用了一种全新的制造业模式:网络协作 + 3D打印。安德森拿自己的女儿举例,她们已经不再从玩具厂商那里为玩偶屋购买小家具,而是利用某个喜欢的家具设计师共享的设计数据,设计出合适尺寸,然后自己动手用3D打印机制造出来。至于设计,其实没那么复杂。他点开他10多岁儿子用的一个三维设计网站,用鼠标简单拖拽,便可完成最基本的玩具设计,这对孩子们来说就像玩电子游戏一样有趣。“他们可以自己设定颜色尺寸,完全定制化,得到的满足感和从玩具厂商那里购买是不同的。目前,还比较粗糙,但过不久3D打印技术臻于完善以后,就可以制造出更高质量的产品,对消费者的吸引力也会更大。”

11月12日,在《连线》位于旧金山的办公室,安德森给《创业家》记者演示了他们生产无人飞行器所用的塑料线材。他的书柜上放着一台3D打印机,尺寸比一台老式座钟略大一些。“3D打印机使用非常方便,就像普通打印机一样,按个打印键即可。”他说。就现阶段而言,安德森认为3D打印的水准好比macintosh电脑时代。“macintosh出来到苹果手机普及用了三十年,3D打印技术的普及估计只需要十年。”

目前,3D打印技术在国内外都比较热。但在安德森看来,3D 打印技术只是催生新一波制造业革命的工具之一,还有很多其他工具,更重要的是互联网共享协作模式。像他孩子这样的用户也可以参与设计制造过程,则是一个设计制造的“民主化”过程。

DIY Drones社区已经发展到3万名用户,其中相当一部分人成为3D Robotics的客户。公司会根据客户的具体需求,在3D打印机上实现无人飞行器的定制生产。他们墨西哥工厂的空间不大,看上去就像一个家庭作坊。

他表示,3D Robotics目前主要的竞争对手来自中国,除了DJI这样的公司,还包括中国的玩具公司。“我们不保护知识产权,生产设计一切都是公开共享的,中国的制造商两周就可以做出山寨产品,售价差不多是我们的60%,但他们没有售后支持,也没有更新,我们每周都更换最新设计,发布新产品,他们也没有用户社区。”安德森说,“所以,如果有中国厂商山寨我们,我还会觉得不错,这是免费在给我们做推广。我知道《长尾理论》这本书在中国也有不少盗版,但我挺开心,至少说明有市场。”

11月5日,高调宣布辞职三天后,安德森在博客上透露3D Robotics公司已锁定两家VC500万美元以上的风险投资。此外,前海军飞行军官Chris Michel也将以投资者身份加入董事会。他表示自己创业的头号使命,是在社区互动基础上将产品技术做得更好,更便宜,更多人可以享用。第二使命才是打造一个大公司。

安德森投身的这波新的个人化、小众化、分布式制造运动,在很大程度上是他对长尾理论的具体实践:利用小批量多品种的产品占领小众市场,品种越多,成本越低。在为其新书《创客》(Maker)中文版撰写的序言中,他还提到,个人也可能在自家桌面上制造精密复杂的产品原始模型后,然后将订单交给类似阿里巴巴理念的“云工厂”,“定制产品更具特性的小型客户,可以带来更高的利润,竞争程度却随之减弱。”

按照他的描述,人人都可以成为“创客”:在桌面计算平台上玩DIY,设计自己喜欢的产品;在开源社区共享设计数据;用3D打印机这样的桌面制造工具自己生产,或者是委托给制造商生产。“安德森给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全新的解读——‘创客运动’的工业化,即数字制造和个人制造的合体。”奇虎360创始人周鸿祎在《创客》中文版推荐序中评论。

3D Robotics员工目前仅有40来人,但产品非常个性化,有300来种之多。当然,单种产品的销量基本上没有超过1万件。“小批量生产适合经常出新设计,经常改进,及时(just in time )生产模式对目前对我们最合适。”安德森说。

像3D Robotics这样的小公司,甚至是个人的“创客运动”,会不会对中国的玩具厂商乃至中国制造带来冲击?安德森在《创客》一书中写道,“我们的资金会选择更贴近今天的商业互联网模式:准入门槛不断降低,创业精神日益高涨,创新速度日趋加快。在这种情况下,制造业的摆锤会回到最灵活的发达国家……在产品开发领域,‘创客运动’的天平偏向于最佳创新模式,而非最廉价的劳动力。”

当然,安德森称自己对中国制造业心存敬畏,他翻开书中一条曲线:中国在大规模生产上始终有竞争力,如果他的公司产品到了同一模型量产1万件以上的时候,也可能考虑去中国,“说不定哪天做大了,我们也可以用富士康。”

安德森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