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歌的社会化冒险
王根旺 王根旺

唱歌的社会化冒险

我的目标是“唱吧等于手机里的KTV”,这样的印象形成后,唱吧就能随移动互联网一同成长,像1999年的QQ。

口述/唱吧创始人 陈华 整理/本刊记者 和阳

对陈华而言,唱吧爆炸式登场带给他的快感还没结束。虽然不愿披露具体的用户数,但这位创始人不自禁地反复更换句式、词汇来描述唱吧之红火远超预期,他幻想着唱吧下一个举动将获得胜利的画面。陈认为当前移动互联网的成功APP数量不超过4款,唱吧是其中之一。

此前,K歌达人等数款唱歌APP早已推出,但对着手机或者Pad高歌一曲这件事,很多人还是不习惯。其成功虽然来自把唱歌和社交嫁接到一起,但至少目前,人们在唱吧上还看不到很强的社交关系沉淀,而只有对美女与声音的猎奇。这很自然地引出一个疑问:唱吧还能火多久?

真圈到规模级用户、短期内不愁别人不知道你的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没几个,唱吧是其中之一。我就要这个品牌形象和市场地位。唱歌是人的刚性需求,歌声是人的隐形属性。玩唱吧也不费脑子,我们一直保持简单、干净的用户体验。高级功能不要放得太直接,用户若喜欢你的产品,自己会去看你的高级功能。

唱吧有今天的势头,最主要的原因是团队好。我的团队成员是从阿里和酷讯带来的,在唱吧之前我们做了很多不成功的案例,但团队默契度打磨得很好。

还有个原因说起来挺运气,就是我们没有直接抢任何一个社交平台的用户。唱吧是新玩法、新关系链,唱吧用户和QQ音乐用户完全是两群人。这是我们比较舒服的地方,我跟所有人都是合作关系。如果腾讯来做(类唱吧产品),那我就老老实实做老二好了(笑)。你不要和他抢,做自己就好。熬两三年不死,慢慢沉淀。

接下来,唱吧得从玩具变成平台。我们想推K歌比赛的开放平台,让每一个企业或品牌都有机会搞自己的“中国好声音”,大家一起来唱能代表品牌内涵的一类歌曲,在互动中让员工、用户对你有更感性的认识。比赛对我的好处是激活用户,唱吧已经安装在很多人的手机里,喊一声大家来参加比赛,我的用户就来了。

今天你看到的唱吧页面就是四五个,它会增加比赛信息,比如上升最快的、人气最旺的等等。如果你需要唱吧帮你推好的位置,我会收费。唱吧可能用这些费用把K歌活动的用户规模再放大。唱吧有了这样的品牌地位后,很多商务合作都会主动找上来。

唱吧现在没有收入,不着急,我们还处于积累用户和完善产品的阶段。只要把平台搭好,圈足够多的用户,我什么都不怕了。现在iOS平台才四五千万用户,Android刚过1亿,其中真正玩APP的人还不太多,在中国普及开来其实还早。这时追求别的东西没有价值。

互联网上的创业潮五六年一次,1998、1999年第一波,2005、2006年第二波,2010、2011年第三波。最近这波电商和移动互联网创业潮与此前相比,活下来的都是有创业经验的。典型如团购,王兴是二次创业,他知道该怎么走,其他人没这个经历,结果几千家就剩一个王兴。我赶上了2005、2006年生活服务类那波创业潮,又赶上2010、2011年这波。最担心的还是自己跑得快不快,唱吧要做的就是保持第一名。这很难,还有一大堆人咬你。如果大家砸广告费跟我抢位置,我也只有找投资人说:你看人家砸广告费,我们也只能砸。但前提还是产品做得好,不断比追随者们做得更好。

唱吧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