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轶航:开放平台上的陷阱!
王根旺 王根旺

骆轶航:开放平台上的陷阱!

强势第三方应用与大公司平台之间的关系的最佳状态也无外乎就是互相的道德和舆论绑架了:你说你开放,那我就捧着你,帮你开放,和你绑定,甚至绑得越来越紧,利用开放蜜月期大量扩张用户,然后嚷嚷得满世界都知道了。

作者:骆轶航 Thomas 来源:PingWest

昨天被Facebook抄袭Snapchat的事弄得火大,写了一篇从根本质疑Facebook标榜的“黑客精神”的文章。当然,在中国这原本都没什么值得质疑的。所以,当创业公司陌陌跳出来指责新浪推进推出的语音聊天工具“微友”像素级和复印机一样地抄袭了陌陌的群组功能的时候,我考虑的完全是另外一件事。

整个陌陌指责新浪微友的声明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一句话其实是:“对一直跟新浪保持密切合作的我们来说,就像刚刚喊出一嗓子‘做兄弟的’,就发现自己已经仆街了”——陌陌与新浪签订了排他性协议,用户登录陌陌只绑定新浪微博,并在此基础上展开了一系列的合作。

这是我觉得最微妙的。我根本不会为在中国发生大公司抄袭小公司的事莫名惊诧,但这里面涉及到的另外一个问题是:拥有平台级资源的大公司越来越以“开放平台”的名义,主动拉拢以创业公司为主导的第三方应用(尤其是那些强势应用),但你根本不知道、也无从预测,更控制不了这些巨头会在什么时候推出和你一模一样的产品,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答案。

陌陌这次面临的就是这样的问题。你从来不知道新浪“开放平台”的边界是什么——新浪在签订要求陌陌排他性绑定新浪微博以换取更多合作推广资源的时候不会承诺永远不推出类似产品和服务。因此,你只能猜。但有一点几乎是确定的:越流行的第三方应用越容易被第一时间像素级复制。

这不是新浪第一次干类似的事了。我经历了社会化阅读工具Flipboard与新浪从去年一开始合作的全过程:去年底达成的协议是Flipboard全球版添加分享到新浪微博的社交插件,等今年3月Flipboard中国本地应用诞生之后,新浪微博更成为Flipboard中国版最优先绑定的社交网络。在新浪微博的iPad移动客户端右侧的推荐应用栏还添加了Flipboard的插件——直到今年7月有一天早上我打开iPad的时候发现,Flipboard被替换成了新浪自己的几乎一模一样的应用“新浪视野”。

这样的事同时还可能发生在唱吧和啪啪这两款最近为数不多能独立发展的社交类应用上——唱吧与QQ开放平台的互联带来了多一半的活跃用户,啪啪一开始只与新浪微博绑定,后来又添加了腾讯微博、QQ和微信,许朝军公开表示创业公司没必要做自己的帐号系统,绑定大公司的开放平台是最好的选择。

但显然唱吧一直活在腾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下雨的阴霾下——这不是一两场与腾讯微博和微信的“一起唱吧”的活动就能完全打消的。当然,腾讯开放平台这两年很在意自己的“开放”吃相和姿态,这为唱吧和啪啪这样的独立强势应用提供了合作的机会和空间,但腾讯毕竟是一家靠“做产品”驱动的公司。如果这点不发生变化,谁敢保证它自己亲自做一款产品的瘾不再犯了——就跟做微信似的。

所以,强势第三方应用与大公司平台之间的关系的最佳状态也无外乎就是互相的道德和舆论绑架了:你说你开放,那我就捧着你,帮你开放,和你绑定,甚至绑得越来越紧,利用开放蜜月期大量扩张用户,然后嚷嚷得满世界都知道了。这样如果你想甩开我自己独立做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产品,就多少得有点顾忌——这就是啪啪和唱吧们与腾讯开放平台的关系实质。

当然,如果大公司的平台着急得索性不在乎吃相了,那就翻了脸弄吧,就像新浪和陌陌这样。比起腾讯,新浪现在显然着急得更顾不上吃相。可你说新浪微友会因为像素级复制陌陌群组就能干掉陌陌么,恐怕很难,2000万用户的一个再简单不过产品是很难被轻易干掉的。

可即便是在美国,开放平台和第三方公司的关系也更微妙了。对iOS这样的“开放平台”来说,Google地图就是第三方,当然巨头的游戏是特例。那说说Facebook和Zynga吧,Zynga今年终于开始推自己独立的社交关系平台Zynga.com了——尽管仍然大部分依托Facebook的社交关系,但它显然更在意通过游戏的方式将这些关系固定和延伸在自己的平台上。为什么合作越紧密越有这种不安全感呢?Facebook也是个没什么底线的公司,对吧。

这就是开放平台的困境和问题。你永远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突破这条边界,直接越过第三方应用自己做东西替代它,这带给第三方开发者极强的不安全感,只能靠进一步绑定和舆论道德绑架来获取这种安全感。而更大的不安全感其实来自号称开放平台的“巨头”本身——就像苹果不希望iOS地图干不过Google地图那样,这才是开放平台的最大敌人。不过从中国到全球,似乎答案无解。

陌陌 新浪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