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诊断】八个变化导致Facebook遊戏开发商流失!
i黑马 i黑马

【项目诊断】八个变化导致Facebook遊戏开发商流失!

从FB在台湾爆红开始至此才短短3年间,遊戏开发商从大举投入,到现在大量撤离转移到移动平台上,苹果商店的遊戏APP从2008年起到今年底,审核过的数量已将近13万款,但FB遊戏每年增加的数量曲线却开始停滞,是什么样的因素转变导致遊戏商对FB遊戏开发兴趣流失?

以下有八个改变我们可以来检视一下。

对开发者来说,发涂鸦墙几乎只剩洗版效果

FB经过几次涂鸦墙发文限制调整后,从最早发文大家都看得到,改到现在没人知道你在玩什么,遊戏发涂鸦墙意义已经消失,连Zynga那种半强迫式发求助文的遊戏推销方式,一样让新遊戏人气遭滑铁卢,看看最近Z社新的社交型遊戏显示,DAU数据就是一整个惨不忍睹。但遊戏有变差吗?就阿凉每一款Zynga都尝试后的经验发现,以往的机制都沿用,画面也都有进步,但使用者却是越来越不爱吃那套了。

不过如此限制也换得FB使用者一整个耳根清静不少,顺便杜绝营销帐号的无意义加友洗版行为,对使用者也算得上是个友善调整。

Zynga CV2 Dau不到一百万,这可说是非常惨的成绩

遊戏涂鸦墙洗文让使用者感到厌恶

没有玩遊戏的使用者大多非常厌恶遊戏在涂鸦墙洗版,甚至你自己玩的遊戏都不太想看到那些信息出现在自己墙上,而许多强迫发文的遊戏设计更让人感到厌恶,因为这很不尊重使用者,当你FB帐号累积越来越多私人的资讯后,使用者必定会越来越重视隐私性和使用同意权,所以越重度的社交使用者越讨厌遊戏程序偷鸡摸狗。

再来是一件很现实的事情,“朋友对于你在遊戏内做了什么鸟毛事,他们压根一点兴趣也没有”因为那跟他们完全没有关系,所以你的朋友一点也不想知道你偷了别人多少菜,几点几分餵了几条鱼,或是在哪又挖到不知道要干嘛的宝藏。

现在我们不得不承认,只有遊戏厂商相关人员和该遊戏的重度玩家会发文发的很开心,其他人却巴不得想赶快把你发的涂鸦全部都隐藏掉。

分身帐号一直被其他人洗版,砍都砍不完,就越来越不想开来用了~

玩家普遍不喜欢被遊戏邀请

偶尔你很开心的看到FB左上有一些信息通知,以为哪个朋友回应了你的贴文,结果一打开却是XX遊戏邀请,甚至邀请你的朋友你根本也不熟。遊戏邀请初期是扩散遊戏的病毒式营销,但现在却是自我感觉良好的玩意,甚至已开始让人想隐藏掉,对遊戏几乎没正面帮助了(脸书也已经可让使用者永久隐藏该应用程序的邀请。)

您有一个新信息...又是XX遊戏邀请,Oh~No!!

垃圾诈骗广告很多

海贼王、火影忍者、七龙珠、知名单机遊戏截图或情色贴图,有些开发商无所不尽其术的只求骗到使用者去点这些广告,造成FB使用者对脸书广告轮播产生厌恶感,甚至有着严重不信任感,而这些诈骗广告几乎都是遊戏类,更加重使用者对FB遊戏的反胃。

营运商自讨苦吃的广告诈骗,让使用者不信任广告,间接降低广告效果

营销成本越来越重,效益越来越差

除了上述垃圾广告影响外,FB轮播广告也因为持续激烈竞争造成单价提高,FB轮播广告了无新意的版位型态也让使用者无新鲜感,而且也不想去点,导致在脸书开发遊戏投放其他平台广告效果很差,而硬投FB广告却赚不回成本。

以前FB有各种病毒式的推广方式都是低成本的,但现在这些平台优势不再,而其他平台也可以利用FB帐号来登入,当一个平台好处散尽后,那么开发商转移到未来趋势的移动装置上,也就成为必然的现象。

规则朝令夕改

说朝令夕改虽是有点夸张,但脸书各种规则变更与限制长期让开发商难以适应,而且他们有一个比较不好的习惯是,有些功能尚还有问题就推出来,然后等使用者或开发商玩出bug再来修。脸书平台上看似有很多弹性与做法,但常一不小心开发商就会踩到地雷,遊戏应用程序被莫名其妙关掉还找不到窗口申诉。

使用者同意开始变成门槛

当使用者在社交网站累积越来越丰富的资料和隐私,对帐号投入越来越多情感,就越不喜欢随意同意程序取得你的资料使用,而有些遊戏厂商又特爱背地帮你自动做一些事情,例如偷发涂鸦墙,使用者已开始反感这样的事,因此当程序要同意取得你的资料,我们就会怀疑程序动机,所以遊戏或应用程序若不是真正很吸引你,或是非你熟识的开发商,大多数使用者在看到资料授权页面,就会把视窗关掉。

使用者不晓得同意后,会不会被偷偷怎样~(抖)

平台开始转换

使用移动平台是一个大趋势,而当大家开始用手机看FB的资讯时,已经不会去手机版的FB页面上找遊戏玩了,所以FB上的遊戏除非有App版本,否则完全无法跟着使用者转移平台而切换过去。

这其实会是一个遊戏玩家非常大的流失,所以现在做FB遊戏的开发商,都会想说有没有办法跨平台再开发手机版,但反过来做手机遊戏的却很少会想再去弄个FB或Web版,这已经是不可逆的开发趋势。

移动是必然且不可逆的趋势

Fin

有越来越多实际的迹象显示,小型开发团队的开发首选已经转向手机平台,而不太在FB平台开发遊戏了,甚至有许多女性朋友手机安装了Line之后,FB变得只是她们浏览朋友状况的一个小媒介而已。

开发商的”叛逃”只是代表遊戏产业又度过了一个三年的趋势转型,虽然短时间内脸书还不至于会快速殒落,有众多的开发商依然依附着脸书平台,但接应新型态的移动装置通讯软件与APP兇猛的攻势之下,这个曾让大量遊戏厂商依附的庞然大物,显然已经开始四肢动摇,优势的皮毛已不断脱髮掉落。

低门槛、大量开发者投入的年代已经完全来临,开发商怎样因应使用者型态快速转移而选择平台与工具,正持续不断考验着遊戏产业快速应变的能力。

Via i黑马 By 瑞克梅添凉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