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灵感】漫游全球世博会遗址,尽览近代科技人文思潮
i黑马 i黑马

【找灵感】漫游全球世博会遗址,尽览近代科技人文思潮

Buckminster Fuller设计的穹顶巨蛋太阳能实验屋,展示于1967年蒙特利尔世界博览会「男人与他的世界」

如果不能透过手机得知最新的科技趋势,那该怎么办?长达150年的时间,举办世界博览会是全球人民了解创新技术的大好机会。

在那些特意兴建、突破建筑规则的展览馆中,人类头一次体验到不可思议的X光、比利时松饼、交流电、拉链和冰淇淋。现在,世博会存在本身就是最出名的新闻。自伦敦在1851年首次举办以来,全球各地已经举办过大约100次的世博会。

纽约摄影师Jade Doskow表示:「当第一场世博会在伦敦开幕,各国开始想要用展览馆建筑把对方比下去。那时的世博会真的是超越众人想像的活动。」Doskow花了六年时间,游历全球各地的世博会遗址。

你所知道的世博会建筑可能比你想像的还多:美国西雅图的太空针塔(Space Needle)、巴黎的艾菲尔铁塔、美国旧金山湾中间的金银岛、由德国名建筑师凡德罗(Mies Van Der Rohe)所设计的的德国馆,以及出现在美国饶舌歌手声名狼藉先生(Notorious BIG)《Mo Money Mo Problems》音乐影片中,位在美国纽约皇后区的巨型地球仪。

世博会的建筑大多为暂时性,活动结束后就会拆除,但某些世博会遗址留下了残存建筑物,Doskow固定拍摄那些跟过去宏伟及乐观展望不相称的建筑,它们就好像是过去乌托邦式世界观的遗产。

Doskow说:「我喜欢这些非常怪异的建筑所产生的张力,因为它存在于现今无法预见的环境中。并非所有的建筑当初都为了永久保存所设计,这些地点的荣光不再。国家为了这些豪华、暂时性的活动花了数百万美金,但是却没有规划这些场地的未来。」

最近一场世博会在上海举行,吸引了7千3百万名游客,但在远东拥抱这些活动的同时,美国跟位居法国巴黎的国际展览局(Bureau of International Expositions,BIE)的关系却在近几十年明显地淡化。

美国蒙大拿州立大学(Montana State University)人文研究所所长暨世博会专家Dr. Robert Rydell表示,由于1980年代某些令人失望的例子,如1982年在美国田纳西州诺克斯维尔(Knoxville, Tennessee )举行的世博会受到不公平的嘲弄,因为这个破旧的小镇实在不适合主办全球性活动;而1984年于路易斯安纳州纽奥良由美国举办的最后一届世博会,主办单位在展期间即宣告破产,美国大众从1990年代后就对世博会失去兴趣。

Rydell坚称,相较于博览会带来的经济好处,每年国际展览局会员所缴交的2万5千美金会费不过是九牛一毛。不过,2001年美国国会拒绝拨款赞助美国参加国际展览局后,国务卿鲍威尔就撤销美国的国际展览局会员资格;虽然美国还是可以参加在国外举办的世博会,但不具备主办资格。

当Doskow于2006年造访西班牙,偶然发现世博会19??92年在西班牙塞维利亚(Seville)的会址,她被深深地吸引住了;她注意到塞维利亚的历史性建筑跟被忽略的世博会遗址一点都不搭。

Doskow说:「肮脏的展览馆建筑有着耀眼的白色外表,成列的空荡荡旗杆在风中铿锵作响,发出奇怪的声音。还有一座充满了啤酒罐、池水表面长满藻类的肮脏喷泉。」

世博会、奥运村与其他大型比赛场地所带来的经济益处、遗产等后续处理一直备受争议。很矛盾地,这些国际性活动已经被它们所提倡的创新和全球化所破坏。

Doskow说:「因为我们现在已是全球化、高科技的经济体,世博会失去其适切性。任何人都可以透过智能手机学习新兴科技或是文化成就。」现在,世博会该从20世纪的政治宣传,以及历史性殖民行动的傲慢中跳脱出来。

比利时利奥波德二世(King Leopold)于1880年时,授意建造1897年在布鲁塞尔举办的世博会场址(Doskow拍摄了两次),这个会场中有一些为了庆祝19世纪比利时殖民刚果的雕像。 1931年在法国巴黎举办的世博会,也以赞扬新世界的殖民主义作为主题,其中美国被视为殖民主义的成功例子。

Doskow说:「过去的世博会一定有些民族中心主义(ethnocentric)和种族主义的成分。19世纪世博会展出的『异国』文化,用现在的眼光来看不一定政治正确。为了娱乐白种欧洲人或美国人,整个非洲、亚洲村落或美国原住民,会因此被陈列在展览中。」

除了1923年选在巴西里约热内卢(Rio de Janeiro)举办外,1993年之前的世博会都在欧洲、北美洲、澳洲或日本举行。 1993年之后,南韩和中国也加入主办国的行列,Doskow认为这是一项很具有代表性的转变。

Doskow说:「每个地点和建筑物都是特定年代的世界观,以及历史背景的呈现。建筑物保存、城市的长期计画还有文化竞争这三点,会随着哪个国家继续主办世博会与主题规划而有明显的改变。」

如果美国维持现状,那些摇摇欲坠的建筑将成为美国过去对世博会热情的永久回忆,法拉盛草原公园(Flushing Meadows)里由美国名建筑师Philip Johnson设计的纽约州展馆(New York State Pavilion,1964)就是一个例子。

Doskow提到Johnson那很像樟脑丸的建筑时表示:「那栋建筑看起来好像在纽约皇后区用光燃料的外星太空船,而停留的时间超出众人的预期,现在藤蔓已覆盖了建筑物外观,想重新整理那红黄相间的油漆看来是危险的尝试。」

 

原子球,展示于1958年布鲁塞尔世博会「新世界,新人文主义」。(照片摄于2007年)

纽约州馆,展示于1964年纽约世博会「透过了解,达到和平」。(照片摄于2008年)

美国场馆,展示于1974年斯波坎世博会「庆祝明日的崭新环境」。(照片摄于2007年)

大莫斯科,展示于1897年布鲁塞尔世博会「布鲁塞尔万国博览盛会」。(照片摄于2008年)

奥都邦公园,展示于1884年新奥尔良世博会「世界棉花百年纪念」。(照片摄于2008年)

美国场馆Imax剧场,展示于1974年斯波坎世博会「庆祝明日的崭新环境」。 (照片摄于2007年)

艾菲塔与夏佑宫,展示于1889与1937年巴黎世博会「万国博览会:现代生活」。 (照片摄于2007年)

Via i黑马 By WIRED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