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宏斌:被柳传志送进监狱的接班人
王根旺 王根旺

孙宏斌:被柳传志送进监狱的接班人

他曾被柳传志视为接班人,却被柳亲自送进监狱。创业后欲叫板王石却再次一败涂地;天生的执着让其东山再起,他的脾气却没有丝毫改变,“万科产品也就做成那样,地产江湖上怎么总是任志强、冯仑这几张老脸在唱戏啊?”。

来源:网易财经

这个年轻人就是以后叱咤地产舞台的孙宏斌,山西出生,清华高材生,在25 岁时成为中国最大计算机公司的接班人,30 岁时在牢狱中度过生日,40 岁时则成为房地产业最让人敬畏的人物之一。他以速度击垮一切竞争对手,然后,自己也被速度击垮。

1999 年,孙宏斌曾在一次大型论坛上评价自己说:“我的性格是偏执狂。我们企业的性格就是:不管别人说什么,不管遇到什么困难,不管你是大腕还是普通百姓,我们都要坚定地走下去,因为我们知道目标,清楚自己要到哪里去。” 他的这段话引来了长时间的掌声。其实,掌声有时候是非常可怕的。激情往往更容易获得喝彩,但是激情也最容易酿造悲剧。

孙宏斌和柳传志的纠葛起源于1989 年,那时候的联想正走到创业以来最关键的十字路口。自1984 年以来,联想靠联想汉卡从中关村崛起,迅速发展成一家规模不小、声名显赫的公司。然而,也是在这个时候,危机蹑足而至。创业精神有消退的先兆,创业元老把持各个重要岗位,却缺乏决战的血性。柳传志必须要找到新鲜的血液,让公司重新焕发创业的激情。这时候,他选中了孙宏斌。

他原是销售部一个很普通的职员,可是几个月后,就因业绩卓越受到提拔。1989 年10 月,联想成立企业部,专门负责汉卡和微机产品的全国分销业务,25 岁的孙宏斌被任命为企业部经理。孙宏斌上任后,带着一群热血青年只花了两个月时间就建起了13 个独资分公司。到12 月,公司产品出现积压,这些分公司像泄洪一样地泄出去1000 万元的产品,让压力顿解。

柳传志自是十分欣赏这个年轻人。孙宏斌讲话缺乏逻辑,而且山西口音很重,柳传志就逼着他每天到自己的办公室讲一个故事;在经营上,孙宏斌跟主管供货的业务部经理矛盾很大,后者是老资格的创业元老,不拿小毛孩似的孙宏斌当一回事,于是柳传志痛下杀手,将之撤去,然后把两个部门合并都交给孙宏斌打理。

然而蜜月期仅仅维持了半年,一张内部报纸“出卖”了孙。1990 年3 月初,在香港的柳传志突然发现一张很陌生的《联想企业报》,仔细一看,它不是集团的那张由他创办的《联想报》,而是孙宏斌的企业部报纸。在头版刊登的《企业部纲领》中,第一条就是“企业部的利益高于一切”。柳传志嗅出了一丝异样的气息。他当即决定飞回北京搞清楚这件事情。

事态竟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因为总管集团的所有销售业务,孙宏斌权重一时,全国的13 家分公司经理都唯他马首是瞻。有一次,孙宏斌带着4 个最贴心的部下在一家酒馆聚会。在高谈阔论中,他们煮酒论英雄,认为在当今中关村里,四通的万润南、联想的柳传志和孙宏斌是3 位最杰出的豪杰,而经过一番分析后,结论是“孙绝对第一,万第二,柳第三”。

柳传志和孙宏斌的冲突立刻爆发了。在其后的企业部会议上,孙宏斌表示他的属下不能理解公司的决定,而那些狂热的年轻人更是当着柳传志的面一个接一个地站起来提出诘问:“你说我们有帮会成分,能不能具体说一下?”“ 我们直接归孙宏斌领导,孙宏斌的骂我们爱听,与总裁何干?”原本希望惩前毖后的柳传志被乱炮轰击,愤怒至极,他拂袖而去,临走时丢下一句话:“你们要知道,联想的老板是谁。”

就这样,山西青年孙宏斌的人生经历了一场十分奇异的跌宕。他差点成为中国最大的计算机公司的接班人,却最后被那个无限赏识他的人送进了监狱。他的孩子是1990 年1 月出生的,4 个月后,他就被关了起来。在坐牢期间,他拒绝让妻子把孩子带来给他看,因为他不想让孩子看到父亲是这副样子。

但挫折好像一点儿也没有损伤他预言家式的激情,出狱前夕,他和把他送进监狱的柳传志坐下恳谈,他强调自己决不屑于提着刀子在街上乱转,将来也不会切入IT业,只是想在自己辉煌的未来中有柳传志的影子。孙宏斌出类拔萃的偏执与近乎僵硬的冷静,使得老江湖柳传志对其刮目相看。

其后,联想不仅借给他50万元在天津开办顺驰房地产咨询公司,还为他与银行取得联系,作为他第一个开发项目的合作伙伴,并以联想的无形资产帮他圈地、融资。这两个本该怒目相向的男人,竟然长时间上演了一出惺惺相惜的悲喜剧,让世人对孙宏斌的笃定与城府瞠目。

此后,孙宏斌的顺驰因为狂飙突进的拿地被称为地产界的一个黑马。孙自负地认为自己超前地看透了房地产业的显规则和潜规则。他采取分期支付土地款、缩短从拿地到开盘周期等方式,把有限的资金运用到了极致,就像是“十个瓶子两个盖子”。孙宏斌宣称:顺驰将在3年后达到1000亿元的销售规模,从而一骑绝尘坐稳中国地产业老大的位置。

转眼到了2003 年7 月,在中城房网的一次论坛。轮到孙宏斌发言。他先是东拉西扯地侃了一段,然后突然用轻描淡写的口吻说:“一个城市应该能支撑一个50 亿元到80 亿元销售额的地产公司。顺驰今年销售额要达到40 亿元,我们的中长期战略是要做全国第一。”说到这里,他微微顿了一下,侧脸看了看坐在一旁神情阴晴难辨的王石,接着悠悠地说:“也就是要超过在座诸位,包括王总。 ”

正是由于类似的言论,2004年一年,孙宏斌"树敌"无数。万科董事长王石和卓达集团总裁杨卓舒就曾公开对他表示过不满。王石在一次论坛上,提出了很多的警告:规模不要追求太大,资金链不要紧绷、不留余地,否则市场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受影响,天天加班都没用。

王石的预言随后不幸言中,2004 年3 月到5 月之间,国家推出了一系列严厉的楼市调控措施,高速前进的顺驰没有坚持太久,资金链断裂,管理失控,香港上市杳无音信,私募在签字前夕撤走,孙宏斌对顺驰战略的偏执终将他陷于绝境,2006年9月,香港路劲基建通过注资的形式获得了顺驰的绝大部分股份,为了保存顺驰的品牌和团队,孙宏斌将自己12年的心血几乎是以白送的方式让出。

但与生具有的蛮近却让孙宏斌在2011年东山再起,回到了我们的视野。他的另一家地产公司融创2011年销售达到192亿元,业绩逆市增长超过一倍。但当你再问他融创的未来展望——譬如和万科相比时,他能用平淡的外交口吻说:“我已经不再去想什么规模了。做房地产最重要的是产品与风险控制。”

  但其实孙宏斌现在非常反感有人和他提起当年其挑战万科的各种言论。私底下,傲气的他对万科们仍不服气。“万科产品也就做成那样。”他说,“你看看现在地产江湖上,怎么总是任志强、冯仑这几张老脸在唱戏啊?”

 

柳传志 孙宏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