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楼里的生意
王根旺 王根旺

藏在楼里的生意

互联网时代成就着越来越多的类似小店。诞生于互联网时代的年轻人,在新旧交替的当下,对趋势的适应力显然比传统商家更强。

年轻的老板用互联网拉来顾客,高成交率让临街店无法企及。

文/本刊记者 张兆慧

夜幕低垂。华清嘉园7号楼,一帮20来岁的韩国孩子脚蹬凉拖,捧着奶茶小食,直冲进电梯里。

这栋楼里大半的铺面都租给了各种教育机构,其中给老外教授汉语的尤多,而进进出出的韩国人比例之高,在五道口早就习以为常。除占绝对多数的教育机构外,这栋楼里还生存着为数不少的“另类”小店—一家真人密室逃生游戏店、一家眼镜店、两家酒吧、六家正装店……

他们本该是临街小铺,靠闪烁的霓虹灯和刺耳的音乐招徕客人。但在临街店铺租金剧增不堪负荷的当下,他们藏在楼里,抛弃传统生存模式,靠网络营销和口碑传播坚强地维持了下来。他们的老板都很年轻,90后也悄然崛起。他们是浑身上下都流淌着互联网血液的一代。

互联网生存法

夜里九点,在翻来覆去地给客人解释完逃生逻辑,顺便让他们在大众点评网签到并把小礼物送出之后,“逃立方”的年轻老板们接到了下一轮客人的电话。

几个姑娘找了进来。她们是从团购网站看到信息,临时兴起找来的。年轻的姑娘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我能不能投资加入你们?”

“我们先有开店的想法,然后大家商量,找店面,布置装修,到这家店开张,前后一个星期。”“逃立方”的老板们都形容自己是“打了鸡血的人”,而多年的友情也让这一切水到渠成。这家店的老板是4个年轻人,最大的86年生人,最小的生于92年。除两个成员全职守店外,其他几位还在中关村附近的互联网和游戏公司上班。照顾店里生意变成了他们唯一的业余生活—每天从早晨出门上班、下班再到夜里11点收工回家,外加周末店里24小时营业,大家一起连轴转—不打鸡血还真不灵。

“逃立方”做的是真人密室逃生游戏,店面开在华清嘉园12层。100平米左右的店面被隔成两个主题共7个游戏间,略显拥挤,尤其在周末人声鼎沸的时候。但即便是藏在楼里做生意,一拨拨的客人仍然让他们应接不暇。

“我们的客户越年轻的越聪明,过关就更快,岁数大的可能就不太灵了,玩儿的比较牛的都是学生。”创始成员周贝贝说,“你们过一关可能用40分钟,但他们只要5-8分钟。”

“逃立方”三个月换一次主题,所有故事线索自己设计,装饰美工都由团队内部人操刀。身在互联网公司和游戏公司,年轻的创业者们对于网络营销和游戏主题的策划设计得心应手。

“客人大多是30岁以下的年轻人,主要靠互联网的拉动。我们就是做互联网的,要发挥自己的优势。比如大众点评、微博、团购、贴吧、百度百科,什么途径都用。” 法人史鑫说。他是团队里唯一工科出身的成员。

客人的冒险之旅结束后,多半还保持着游戏中的紧张和热血沸腾,如同大考刚刚结束,会用大量时间互相切磋。这时,店主需要向没能逃脱的客人解释其中的线索和逻辑。客人在赞叹或困惑后,十分乐意给店主在相关的网站上留言、点评、签到,尤其是店家说有“神秘礼物”相赠的时候。

通过这种方式,开张仅一个月,他们在网上获得的点评数量就已远高于同行。这是他们的胜利,更是互联网生存模式的胜利。

逛街≠消费

类似的故事,也发生在7楼702C“优势”正装店老板白桉滔,以及16楼“2nd Place”酒吧老板林同勇的身上。相比密室逃生,服装店和酒吧能更鲜明地看出临街店面和楼里店面的不同生意逻辑。

互联网的冲击对传统服装业尤为显著。临街的店面在租金高昂的当下压力显著。事实上,五道口临街的服装店正日益减少,而华清嘉园的一栋楼里,靠互联网营销模式,却能相安无事地存活六家规模不一的正装店。

“楼下的达芙妮,不大的店面,不到两百平米,去年租金130万。”白桉滔告诉我,他的“优势”正装店,加上水电等各种成本,50平米的店面月花费才一万元左右。

藏在楼里的生意看似人流量低,但却有着临街店铺无法比拟的高成交率。“到这栋楼里的客人,如果要买正装的话都是提前在网上有一个比较,到这儿看到实物之后,再有一个判断,基本上就会成交,不像临街好多森马之类的店,大家就逛过去了。”白桉滔分析道。

1990年出生的白桉滔看上去少年老成。大学毕业后,他加入了一个好友的家族企业,从事正装定制业务。此后,他与好友看中了近两年兴起的学生正装,并开始借助家族力量做定位于学生正装的新品牌。

白桉滔并不是这栋楼里最资深的正装店店主。最早看中这里的是位于六层的杰士迈和九层的学子正装,他们早在2008年就已经入驻。白桉滔在一年多以前将优势正装的分店开到这栋楼里之后,原本躲在华清嘉园小区里的中意斯正装和其他几家也相继搬了进来。

“我们觉得大家聚在一块比较好。”白桉滔说,“现在好多学生买正装都知道到华清商务会馆这栋楼里面,他不知道具体有哪几家,但是知道这里有卖的,这样效果就很好。”

群聚效应带来客流自然也带来竞争,但白桉滔深知若要把藏在楼里的生意做起来,趋利避害和树立口碑至关重要。

通过互联网营销、与学校社团合作,以及各类团购促销的方式,白桉滔和他的朋友已经开了两家店面,并计划拓展淘宝业务,同时将店面直接开进学校。

用“互联网+学校社团合作”模式招揽生意的还有“2nd Place”酒吧的日本籍老板林同勇。

今年30岁的林同勇来北京5年。他在日本做过纪念品销售员,来京留学后,跟一个在京的日本前辈开过一间临街的酒吧。由于两人的外国人身份,前来消费的顾客也以外国人为主,而有限的客流和高昂的房租让两人决定放弃。

此后,林同勇独自租下了华清嘉园这间不到100平的小地方。“大学每个学期都有一个日本人的新生会,那时候我们就做赞助,经常会有活动,这样就可以交很多朋友,没必要花广告费了。”林同勇操着并不熟练的普通话,向我解释他的运作模式,“五道口人流量很大,每个学期有活动。”

互联网时代成就着越来越多的类似小店。他们创业不久,但另类生存法正变得日益主流化。诞生于互联网时代的年轻人,在新旧交替的当下,对趋势的适应力显然比传统商家更强。无论卖眼镜、卖正装,还是做游戏或酒吧,年轻的老板们比楼下临街店面少付出几倍甚至近十倍的房租,却能吸引来有明确消费需求的客户,传统商业逻辑正在被颠覆。

五道口商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