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历史大数据”的价值!
i黑马 i黑马

也谈“历史大数据”的价值!

在中国,无论是百度、新浪还是腾讯、阿里巴巴,没有一个互联网巨头不是拥有大数据的超级富翁,但不同巨头的大数据具有不同的特征、结构、价值,在这大数据加速到来的商业时代,给这些巨头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互联网巨头虽然拥有无比巨大的数据宝库,但面向大数据的任务相对更加艰巨。巨头们的最大优势在于,这些大数据在其虚拟王国里全是结构化或可结构化的数据,这将为他们带来巨大的机遇。

在挑战和机遇面前,巨头们需要同时面向历史大数据和新生大数据这两个具有很大差异性的不同构成。前者可上溯十年以上的用户活动,后者则时刻还在迅猛增长。对前者而言,如何完成有限的结构化,并与后者更好地对接,这是最核心的任务,同时也是最大的难题。

有人认为,历史大数据来自历史,其价值应侧重在认识历史、发现规律和完善制度方面,对历史大数据的操作应重点挖掘中长期的商业路径及其背后的市场趋势,这在全局和宏观上具有战略意义。但事实上历史大数据的价值不仅仅是战略层面,在微观层面、市场战术方面,同样可以带来不可小视的价值。

历史大数据的价值源于其可提供更充分、更连续、更深入的用户行为数据,这些数据不仅涉及内容,更涉及关系,后者所能描绘的是用户的社会关系网络的成长轨迹,以及在诡计中暴露出的用户成长之路。换句话说,历史大数据落实到具体的一个人,可以帮助商业组织了解这个人的一段人生,这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现在许多人紧盯住新生大数据的处理难题,确实面对既大、又快、且深的爆炸式增长的新生大数据,如何理顺思路、明确任务、选择重点、制定方案、配置资源,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任务。但是,他们必须认识到的是,如果实现历史大数据与新大数据的对接,所产生的市场作用和商业价值将是一种乘数效应。

历史大数据的价值是由大数据的价值本质所决定的。脱离了关系的内容其价值将锐减;离开了人的大数据,其价值将枯萎。当有的巨头将注意力聚焦于因为关系而产生的内容之时,他们却不知道自己已经犯下了一个方向错误——大数据的核心价值绝非源自“因关系而产生的内容”,而源自“因内容而产生的关系”。

联系是存在的基础,关系是人性的基础,全息是价值的基础。人与人之间无时无处不在的联系是历史大数据的价值根源,也是整个大数据中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的重要构成。历史大数据可以让人的关系体系更加完整,让人的虚拟存在更加立体,进而让人的全息价值更加完全。

必须强调的是,历史大数据不应成为偷窥个人隐私的帮凶,而应成为帮助个人更好地认识自我和接受服务的新兴助力。促进个人自我提升和价值实现,这应成为历史大数据乃至全部大数据的利用原则。服务于人是商业之本,任何商业活动都必须恪守上述基本原则,任何商业利益诉求都不得与上述原则冲突。

大数据的崛起为商业组织提供了强化自己的新武器,但并不是所有商业组织都已成熟到里面对这一时代的馈赠。谁也无法排除有的商业机构出于利益驱动,可能利用历史大数据损害用户的合法权益,但每个人的全息关系体系都是一个致密、凝聚、牵一动万的整体,用户通过市场的反击也可能是猛烈的。

历史大数据的全息本质在根本上决定了其价值所在,同时也决定了其发挥积极作用的方式、范围和领域,那就是——通过整体而系统的数据操作,在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外化个人的全息关系结构,并据以提升和实现个人的全息价值。

Via i黑马 By 博客顺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