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最怕别人把我当做道德模范
王根旺 王根旺

马云:最怕别人把我当做道德模范

1月6日消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CEO马云近日在接受《时尚先生》杂志专访时谈到了他的“道德论”。他为从未把自己“驾到道德模范(的位置上)”,以“老子”为主语,自称最怕别人把我当做道德模范,并十分直接的表示,“所有男人想做的坏事,我都想做。”

来源: 时尚先生

  马云《时尚先生》杂志封面

  1月6日消息,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CEO马云近日在接受《时尚先生》杂志专访时谈到了他的“道德论”。他为从未把自己“驾到道德模范(的位置上)”,以“老子”为主语,自称最怕别人把我当做道德模范,并十分直接的表示,“所有男人想做的坏事,我都想做。”

以下为《时尚先生》杂志专访节选:

ESQ:你曾说过,如果有什么东西是你放不下去的,你一定不会把它拿起来。那现在有什么东西是你放不下去的吗?

马云:有。我知道未来十年,中国还有很多很大的事情我们可以做。有需要做,有必要做。但有几件大的事情,我现在没有把握我放不放得下。因为一旦着手做,干好了,我指责我的人更多。干得不好,就把我玩的稀里哗啦。我指的放得下,是指我的体能,能力,以及我们这帮人。这个我还没想的太明白,这个假期我想了很多事情,至少手头有两三件事,是我心里面放不下的。因为为这些事情,真的太大了,就怕因为你放不下砸在地下。

ESQ:这些事情不在你做过的之内?包括金融,阿里云。

马云:这是整个体系,整体体系在做的事情。但是怎么说呢,2011年的挫伤还是有影响的。你干不下去到底在为谁干。不是让别人感恩,我也不希望别人感恩,但是铺天盖地的指责,干成了也是铺天盖地的对付你。干不成更是铺天盖地的对付你……在今天这个时代,干这样的事情,需要绝大勇气和牺牲精神。我要问我愿不愿意有这种牺牲精神。

ESQ:你用的这些词语,勇气啊,牺牲精神啊,自然而然就会带来这种指责:道德制高点……

马云:所谓道德精神,请问中国有谁愿意成为道德模范吗?我从来没有把自己驾到道德模范(的位置上),我只是觉得什么什么事情做得对,什么做得不对。作为企业来将,老子最怕别人把我当做道德模范。所有男人想做的坏事,我都想做。别跟我来虚伪的,不要瞎扯。我平凡一个人,只是我在做企业。《赢在中国》,我讲的是你小子这样干是要出事儿的,你小子这样干是走不远的,不是我站在制高点,而是走过弯路的我给你们建议,小子,这样做是要闯祸的。

讲价值观也是我们公司成长过程中自我约束的能力,而不是站在道德制高点。

但是别人把讲价值观和做对的事情上升到道德,那我真没办法。我没有仁义道德去要求别人,我只要求你,兄弟,客户第一,你讲诚信行不行,你拥抱变化可以吗?你团队合作行吗?你敬业一下可以吗?你拥有激情行不行?这就是价值观,我么有觉得这是道德。道什么德?

《赢在中国》你去看,在讲的过程中我从没讲过道德。有个小鬼给我讲道德,我说给我闭嘴,别给我来这套。你给我踏踏实实活下去就是最大的道德。但是呢,在这个社会里最基本的底线都已经变成道德了。这事情就复杂了。(如果大家认为)商人就是倒腾来我倒腾去,你骗来我骗去,那你就没法弄了。

所谓牺牲精神,我只是问我自己,更道德没关系。我只是问,我陪家人,还是陪着大家玩这个?我在新加坡参加一个论坛。论坛上有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金价破外交部长,印尼商务部长和德国前央行行长,还有我。先讨论中国危机问题,讲得天花乱坠。主持人就问我,你怎么看中国,你担心中国什么?我说不担心。他问为什么?我说在北京所有餐桌上都在讨论十八大人选,出租司机会告诉你政治内幕。出租司机都在担心你什么好担心的?他们有开始讨论欧洲,欧洲怎样怎样。主持人问我怎么看欧洲,我说,欧洲管我什么事?台下400人哗啦啦鼓掌。欧洲跟我有什么事情啊,欧洲你们这么knowledge的人,都能把欧洲搞成这个样子,我说我对欧洲一无所知,跟我我有什么关系?

接着我说,十年前我更关心全世界,结果我的日子过得非常艰难;五年前我很关心中国的命运,我也过得很艰难;三年前开始我只关心公司,我的日子开始好起来。现在我只关心自己,越来越好。所以我说,关心好自己,每个人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好,这个世界会好起来,别像奥巴马一样关心全世界。然后,何晶就来找我,说讲话太有道理了,我们下午把主题全换过来,关心自己。去关心欧洲金融危机,你能做些什么事呢?他们需要听你的advice吗?跑到新加坡讨论欧洲,谁会听你啊?还是那句话,所有的人,把自己喜欢的事情干好,把自己的人照顾好。

我(现在)想的是,我愿意干好自己喜欢干的事儿,还是我去提起一个将来放不下的事儿,然后在我们公司(楼下)又围了许多人,整天摇旗呐喊第在骂人。当然我不要你感谢我,这是我愿意干的事情,但那时莫名其妙恨你的人就多很多。管好自己,这个世界就会好的。

马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