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程序员的八年前戏
王根旺 王根旺

一个程序员的八年前戏

他出身小镇,他曾因好打不平险些被斩杀于军校宿舍中,他是企业职工学校里的馒头师傅,他是红杉资本宠幸的创业幸运儿,他是2012年《财富》杂志评出的“中国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榜单第四十名,他是北京圣特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CEO。他称自己的创业旅程为:一个程序员的八年前戏。他叫陈涛。

创业家杂志 文/王雨豪

题记

他出身小镇,他曾因好打不平险些被斩杀于军校宿舍中,他是企业职工学校里的馒头师傅,他是红杉资本宠幸的创业幸运儿,他是2012年《财富》杂志评出的“中国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榜单第四十名,他是北京圣特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CEO。他称自己的创业旅程为:一个程序员的八年前戏。他叫陈涛。

雨豪评述

1945年7月5日黄土高原夜,近代史学大师傅斯年在延安窑洞中与当年那位北大图书馆助理员毛泽东秉烛夜谈,毛没有忘记北大时代令他百感交集的情结:“我自己在北平的生活是非常困苦的。我住在一个叫三眼井的地方,和另外7个人合住一个小房间,我们全体挤在炕上,连呼吸的地方都没有。每逢我翻身放屁都得预先警告身边的人。”当毛谈及傅曾在五四运动中大出风头,并为反封建与新文化运动做出贡献时,傅斯年狡猾而又识趣地回应道:“我们不过是陈胜、吴广,你们才是项羽、刘邦。”傅当时显然还不敢确认谁是项羽,谁是刘邦,知识分子的圆滑显露无遗。如傅斯年者,依然对未来相当迷惑。随后的历史上,无人问及:那同床的七个哥们后来都干嘛去了?怀揣同样理想的少年,后来的境遇如此不同。此事让我们默思:世上有谁是因为理想而成功?听陈涛讲述自己的故事,他谈及了“百折不挠”的创业精神,我看到了“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时代的择业蹊跷,究竟是电商时代造就了陈涛,还是他用坚韧造就了自己?

陈涛自述

我老家在山东曲阜,位于尼山一个小山村—陀螺村。父母都是生于斯长于斯,我就是一个典型小镇上长大的孩子。后来我就读于西安一所军校,大一的时候遇到一件恶性事件,起因是我和一位不喜欢学习、在自习室吵闹的同学产生口角,年轻气盛的我仗着学了两年自由搏击,就与之动了手。白天我胜了一筹,但半夜里我刚睡着,同学拿着刀子,掀开被子直刺我的胸部,心脏部位被捅了一下,由于下意识地用手一挡,没有完全捅进去,划开了一个口子。接着他来了第二刀,命中我的大腿,血流如注。胸部和腿部直往下淌血。情急之下,我一脚把他踢开,冲出房门就跑,当时感觉是我就要被谋杀了。

部队院校其实没有所谓类似地方上的报案的说法,学校以私人打架为由,先让我把伤养好,然后各打五十大板,这个事就此揭过。我父亲得知这个情况后,连夜坐火车(没钱坐飞机)赶过来,陪着我。看着自己的孩子受了委屈,他问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还继续上学吗?第二句话是:受了这个事情的打击你以后会开心起来吗?那天我突然看到在我面前的是一位半头白发、尽显苍老的父亲,以前他一头黑发。

大学毕业之后,学校按照我的要求把我分配到地方,在当地的兖州煤业(国有公司)上班。我在单位的职工大学里面一共干了两年。前半年,没有编制,只能去食堂,早上三四点钟起床,蒸馒头,烙饼。给两三千人做早、午、晚饭,待上一天才能回去睡觉,周而复始。所以那半年,我扮演了人工馒头机的角色。半年后,我调到电教科从事电教工作,一年半后通过朋友找到一份工作,我就直接跑到了北京一家专门为国家中央机关开发软件的公司。我一直觉得自己应该是个程序员,我想编点有价值的程序出来,证明自己的价值。刚到公司的时候,我几乎每天都忙到晚上十一二点,才会从公司出来回到宿舍。公司从最初几个人,发展到最后将近上百人的规模。当时我反复问自己:我在公司里面其实都已经在拼命了,创业也不过如此吧?2004年底,我选择创业。刚开始,我就接些小项目,也没钱招人,就一个人干。每天早上七、八点爬起来,工作到凌晨三点左右,到干不动为止再睡觉。后来稍微赚了点小钱,就招了两个小孩打杂。

2005年5月我突然得了甲亢,身体连续消瘦,体重从140斤瘦到105斤,当时我连端杯水的力量也没有。由于没钱,去不成大夫推荐的协和医院(北京最好的医院)就诊,只能跑到家门口的一家二甲医院接受西医治疗,一个多月之后,病情没有任何好转,我崩溃了。无奈之下给家里打了电话,第一次向家人求援。我父亲来到北京带我寻医治病,钱很快花光了,但病不见好。最后找了个老中医,两个月的药给治好了,大难不死。

之后我重新投入战斗,开始做项目,签了一个几十万的单子,赚了一些小钱。同年,我开始做E店宝软件。起初目标不是很明确,做了好多软件,包括医疗软件之类的。E店宝只是无心插柳,仅是帮朋友做的一个网上电商软件,不过我把它坚持下来。整个2006年我养活了十几个人,把公司带向正轨。 2007年开始和阿里软件合作,成为它的独立RSV。我把头两年赚的钱全部投入进去,准备全力以赴把E店宝这个软件产品化,投入到轰轰烈烈的电子商务的软件开发中去。不料一年后阿里软件倒闭了,所有的业务全部停止,软件都是客户自行维护。瞬间我们这些人就成了没娘的孩子,好多人当时就离开了,公司面临倒闭。我只能咬紧牙关坚持,2008年花了一整年的时间休养生息,算是挺过来了。天不救人人自救,我们就此成为一家完全独立的第三方RSV软件公司。随后用一年的时间,我们把30家金冠卖家中的27家变成了客户,同年,拿到华兴资本第一轮的投资。对于这笔投资的原因,我觉得是华兴看中我当时在逆境中活下来的能力。一年后,我们拿了红杉资本第二轮的投资。这两轮投资谈判进行得都很快,华兴是我跟陈科屹吃了顿饭;红杉是我跟周奎吃了一顿饭,跟计越谈了两次,也就这样。

拿到第二轮投资那年年末,我整个人又累垮了,甲亢复发,来势凶猛,病情非常恶劣。当时公司正是往上冲业绩的时候,出现了这种情况,我下定决心找最好的医生。当时选择了中日友好医院给我做放射治疗,拿碘131进行治疗,这种放射性元素不仅对人体有害,接受治疗后我的身体也具备放射性,15天内不能见人,我只能把自己关在办公室,十天后身体痊愈,这是我第二次死里逃生。

电子商务其实就是利用软件手段来开展的商务活动,所以只要电子商务发展,行业的从业者就需要我们为他们提供助力。电商线下ERP竞争激烈,相反线上ERP有很大的空间和机会。这个市场需要第三方的独立软件公司,来为所有的平台提供软件服务,以推动电子商务的整体发展,这也是E店宝的使命。目前,E店宝的注册会员达到5万户,付费会员超过5000户,我们计划未来一年实现规模翻番。

雨豪评述

采访中,我最后问了陈涛一个特别傻的问题:“你觉得就这段创业旅程来讲,现在是已经进入高潮阶段还是依然在前戏阶段?”他的回答也在意料之中:“我觉得应该是前戏,其实中国的电子商务也都属于初期,未来每个人都有可能面临洗牌,也一定会有更多的困难和挫折,E店宝目前还不是一个成熟的企业,我们还需要更务实地去做事情,更积极主动地面对问题,并保持不骄不躁、踏踏实实做事情的精神。”

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因为对创业企业成功路径的探究,问题如若展开,不外乎如此:成功路径可以简单复制吗?在一家企业步入成功阶段的过程中,准备期(所谓前戏)有多重要?如果企业的发展方向是错误的、是不符合经济发展趋势的,是不是再多的努力也只是在坚持努力犯错?

在E店宝这个故事中,我们看到红杉投资人做出的快速决定中并没有纠缠于创业者的前世今生和苦苦坚持,我相信,他们只是做出了一个简单判断,即这件事是不是符合他们对未来产品发展趋势的预期及产业投资的布局。这就好比,远在8年之前,这个来自山东的小伙,在一片荒地中建了一个加油站,百般艰辛,生死相托,终于数年之后,高速公路延展到了这儿,于是小伙踌躇满志,大干快上。此时当下,创业者看到了坚持的力量,我看到了选择的神奇。

王雨豪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