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石头的河流:中国能否在金融改革的激流中摸索出一条道路?
i黑马 i黑马

没有石头的河流:中国能否在金融改革的激流中摸索出一条道路?

轻信他人的投资者很容易落入那些专为捞取他们积蓄的骗局。在中国,为易于上当的人而开发的防骗术已经延伸至了街头。墙面上涂的壁画揭示出庞氏骗局隐藏的风险,这是一种用从大量后入场投资者手中募集的钱来偿还先入场投资者的骗局。在一幅漫画中,怀抱大罐金钱的骗子端坐在人形金字塔的顶端,代表着庞氏骗局的运作原理。

据官方英文报纸《中国日报》上一篇被广泛援引的文章中称,庞茨骗局的运作原理甚至已经引起了某些中国银行的兴趣。该文因其作者肖钢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肖钢是中国四大银行之一的行长,而且有望在2013年下半年接管央行。肖钢对理财产品(Wealth-management products,简称WMPs)大范围的扩散忧心忡忡;这种理财产品以固定期限(通常短于6个月)从投资者手中集资,之后将募集来的资金投入从短期票据到长期商业地产项目的各类金融资产之中。

部分此类理财产品由银行发行,可银行只对其中很少一部分产品做了明确担保。其它的只是以银行作为分销网络发售。肖钢苦恼于短期理财产品为长期项目融资,从而会导致期限错配问题。他还担心部分破产企业只能通过WMPs来募集新的资金以偿还银行的贷款,形成一种庞氏金融骗局。

计算WMPs的数额,甚至是定义WMPs的概念都绝非易事。惠誉国际评级机构(Fitch Ratings)中国首席分析师朱夏莲(Charlene Chu)认为,WMPs极有可能在2012年年末高达12万亿人民币(1.9万亿美元),大约相当于商业银行储蓄金的16%。 但是这一数字仅仅计算了银行发行的理财产品,这些理财产品通常为普罗大众提供平均4%的投资回报。上述数据并不包括中鼎财富投资中心(Zhongding Wealth Investment Centre)发行的价值1.6亿人民币的投资产品,这些投资产品向投资者许以11-13%的投资回报率;据路透社(Reuters)称,中鼎财富投资中心投资于几家汽车销售上,一家电视生产企业和一家典当行。

这只现在已臭名远扬的投资产品是华夏银行上海营业厅的一位雇员销售的。当该投资产品在去年10月底违约时,成百上千饱受委屈的投资者发现银行竟然自认对此不负有任何责任。被华夏银行搅扰的心神不宁的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已经告知诸银行,要求它们对各自发售的所有第三方理财产品展开紧急内部审查。

中国虽有储蓄盈余(大约相当于2012年GDP的一半),可人们节俭下来的积蓄却缺乏合适的投资渠道。尤其是对散户来说,债券市场规模不大,而不可靠的审计和屡禁不止的内幕交易又令股市处处存疑。房地产市场依然走俏,可政府一直限制投机性购房。对于很多人来说,银行储蓄依旧是默认的选择。但是受政府给银行利率设置的上限所制,储户只能获得微薄的利息。

有了上述几种投资备选方案,很容易就能解释投资者对WMPs趋之若鹜的原因。可是政府WMPs容忍的原因却很难道清说明。虽然政府允许各银行以任何可获得的收益率为基础发行相似的投资替代品,可为什么还要储蓄利率上限设置呢?为什么保留监管措施,让银行逐步触雷呢?

这看上去是自相矛盾的做法。可是这种金融改革的举措却与中国实现经济自由化的方式一脉相承。中国经济自由化改革是一个零散渐进的过程,正如中国前任国家主席邓小平所说——摸着石头过河。比如说,1978年后中国并未废止中央计划体制下已有的配额政策,而是让它们继续发挥着作用。但是中国同时也允许农场接着是企业以任何市场能够承受的价格和数量出售任何生产盈余。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Barry Naughton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教授巴里•诺顿(Barry Naughton )曾说:中国的经济并未放弃计划的模式,而是脱胎于此。

一些分析家希望WMPs将会有助于中国银行逐渐摆脱国家金融计划,迫使它们在挑剔的投资者之间竞争客户,这些投资者乐意将自己的资金投向能够提供更高收益率的竞争对手的怀抱。放贷者可以通过WMPs试水竞争激烈的银行业,就像是上世纪80年代农场和企业即使在继续履行计划经济体系下职责的同时也对市场敞开怀抱。但是这种方法只有在政府有能力继续实施配额和价格管控制度的前提下才见成效。可在银行业案例中,这绝非一个容易轻而易举就能实施的计划。政府有能力管控储蓄的价格(即利率),但是却难以控制企业和家庭愿意提供储蓄的数量。WMPs迅速的增长表明储户正在转向那些能够不断增值的理财产品。朱女士解释道:“中国先前那些流动缓慢的储蓄正在逐步活跃起来。”

壁画中的隐患

一旦出了问题,仍旧可能会是由中国政府来买单。尽管银行仅为自己发行的WMPs中的15-20%做了明确担保,可实际上银行很可能支持它们自己所有的理财产品。(通过银行销售的第三方理财产品另当别论。)在推出自己的WMPs时,银行是以自己的信誉为交易的基石。可这并不是它们可以出售信誉。而是从国家的手中借来的。

在过去的15年间,中国政府只关闭过一家银行。可是国家却一直为储蓄提供隐性的担保。直到最近,中国各银行都以有限的自由为代价享有这种国家保护。WMPs的引入给予了银行更大的自由而不会丧失国家保护。因为中国的储蓄担保并未明言,当然也没有明显受限。众多WMPs买家可能会对此而感到宽慰。如果中国采取正式的储蓄保险政策,限制担保的范围而且由银行自己融资,他们也许会另作一番思量。

与此同时,政府必须允许像华夏银行销售的此类第三方理财产品违约。而巨大的损失将会为金融投机行为的风险提供一个鲜明的例证,绘制出一幅即便是中国壁画家都难以描绘的景象。

Via i黑马 By 经济学人 译者:坏娃娃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