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发银行支行行长非法吸存63亿
王根旺 王根旺

浦发银行支行行长非法吸存63亿

 据21世纪网独家获得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2009年9月1日至2011年10月21日,马益江在担任浦发银行郑州21世纪支行副行长期间,伙同他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累计总额达到63.95亿元。

本文来源:21世纪网

独家调查 2013年1月9日,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法院审理了一起非法吸收存款案。案件的主角,是浦发银行(10.06,0.02,0.20%)郑州21世纪支行副行长马益江。

据21世纪网独家获得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2009年9月1日至2011年10月21日,马益江在担任浦发银行郑州21世纪支行副行长期间,伙同他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累计总额达到63.95亿元。

由于马益江将非法吸收的存款用于放高利贷,后来资金链断裂,累计未得到偿还的存款余额超过10亿元。

爆料人介绍,马益江案的直接受害人达56人,其中还有七到八家担保公司,简直受害人难以统计。

以往的河南担保事件中,担保公司都是受声讨的对象,而在马益江案中,竟然多家担保公司成了受害人。

一个支行行长,如何撬动63亿的资金杠杆?

2012年12月底,21世纪网来到事件发生的所在地:浦发银行郑州21世纪支行,这家在一年前曾遭到存款户围堵的营业部,如今已经恢复了平静。

浦发银行郑州21世纪支行

 

月底揽储背后的骗局

在郑州开建筑公司的何先生介绍,他与马益江最初是2009年在浦发行21世纪支行办理业务时认识,因为马益江帮他贷过几次款,便有了交情。后来马益江以银行月底揽储为名,要求何先生帮忙时,何先生毫不犹豫打进了数千万元。

事实上,各家银行为了冲任务指标,在月末、季末、年末突击拉存款,为此付出短期高息的情况十分常见。据21世纪网了解,各地市场上都有不少专门为协助冲存款量而在各家银行间游走的“冲量”资金,所以何先生浑然不觉已经踏入陷阱。

浦发银行郑州21世纪支行原副行长马益江
浦发银行郑州21世纪支行原副行长马益江  另有一位沈小姐介绍,她是2011年中去浦发银行21世纪支行存入一笔过百万的款项,在此过程中被大堂经理介绍到了马益江的办公室,交流后,马益江向她介绍了一款理财产品,基于对马益江副行长身份的信任,沈小姐将这笔原准备存作定期的款项,打进了马益江指定的户头。

 

很多客户与何先生和沈小姐的经历类似,都是奔着马益江的背景去的。

据了解,作为负责贷款业务的支行副行长,马益江一直给客户精明干练的印象,业绩也长期居浦发银行郑州各支行之首,年年被浦发银行授予各种荣誉称号,在众多客户中信誉度极高。

有爆料人向21世纪网透露,马益江之父马老群,系由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厅级审判员、赔偿委员会主任的职位上退休,在郑州当地极有影响力。不少大客户正是因为与马老群有交情,才把资金放到马益江处。

马益江作出的另一个让众多储户放心的保证是:他们的钱,大部分都是存入马老群在浦发银行郑州21世纪支行的账户。

马益江给众多储户的利息,多为月息2分,也就是2%左右。到了后期,资金链快要发生断裂时,为非法吸收存款,马益江给出的利息甚至高到了6分。以上利息,都是通过马益江母亲丁爱仙在浦发21世纪支行的账户支付。

据了解,仅两年多的时间,马益江等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总额达到63.95亿元,累计偿还存款总额达为53.75亿元。尚有约10.2亿元的存款本金未偿还。

为此,马益江等人累计支付的利息和各种费用已经超过了人民币5亿元。

行长背后的地产商人

事实上,马益江并未将众多储户的钱用来冲存款任务指标、或者购买理财产品,而是把大部分资金借给了一个房地产商人鲁泊麟。

据上述内部文件显示,具体的资金搬运路径是:存款户经马益江介绍,把款项存到马老群账户后,马益江将马老群账户的资金转到鲁泊麟账户,鲁泊麟根据收到的存 款,转利息款到自己旗下的谷爽账户,再由谷爽将利息款转到马益江之母丁爱仙账户,马益江从丁爱仙账户中,将利息付给存款户。

存款户存入资金的过程中,有部分是马益江办理了借据。也有个别存款户,连借据都没有,仅凭对马益江的信任就打入了资金。

以上吸收存款和还款付息的账户,大部分都是在浦发银行郑州21世纪支行开立,不过鲁泊麟除了在浦发21世纪支行开有两个账户吸收存款,在中国工商银行(4.21,-0.02,-0.47%)郑州支行(内部文件原文)也有两个吸收存款的账户。

据马益江的亲近人士介绍,马益江与鲁泊麟也是在浦发银行郑州21世纪支行办理业务时认识。鲁泊麟生意做得极大,在浦发银行郑州21世纪支行既有大笔存款,也有大额贷款。

为了拉拢这个客户,在鲁泊麟的部分贷款资金到期后,马益江开始以非法吸收存款的方式为鲁泊麟垫贷,中间的利息差自然是归马益江所有。鲁泊麟借的钱越来越多,等到他资金链断裂,马益江非法吸收的存款也还不出利息了。

21世纪网调查发现,鲁泊麟涉及的业务极广,旗下有多家公司,包括:河南德麒投资有限公司、河南华隆置业有限公司、河南华隆储运有限公司、河南晟裕黄河公路大 桥有限公司、河南华洋不锈钢有限公司、河南信德祥实业有限公司、郑州佳丰物资贸易有限公司、河南俊峰投资担保有限公司、河南千乘发投资担保有限公司、焦作 星凯置业有限公司共计十家公司。

据受害储户介绍,目前已经明确的鲁泊麟旗下一度拥有的资产包括: 鲁泊麟名下河南华隆置业有限公司,拥有位于郑州市货栈街与张庄西街西一块46.3亩的住宅用地。鲁泊麟名下河南华隆储运有限公司,拥有郑州市货栈街与张庄 西街西一块40亩的仓储用地。鲁泊麟名下河南晟裕黄河公路大桥有限公司,曾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7782万元的价格,拍得河南省濮阳市台前县孙口黄河公 路大桥项目。在后期投入资金后,该大桥的水下工程基本已经建造完毕。鲁泊麟名下焦作星凯置业有限公司,投资焦作红星美凯龙项目3000余万元。

此外,鲁泊麟名下还有到期债权约1.18亿元。

资金链断裂之后,马益江与鲁泊麟名下约4000万元的房产及资金已被公安局查封。

到目前为止,相关法律部门仍未给出鲁泊麟名下剩余资产的审计报告。但受害客户介绍称,案发前后,鲁泊麟已将上述资产中的河南华隆储运有限公司、河南晟裕黄河公路大桥有限公司、及焦作星凯置业有限公司股权恶意低价转让出去。

浦发银行郑州分行一度被围

经有关机关查明,除了给鲁泊麟借款,马益江还利用吸收来的存款给其它人放贷。

截至2011年10月21日,马益江通过其父马老群账户,累计借给自然人岳国杰1.03亿元,借给自然人张守峰600万元,以上款项有大部分已收回。

此外,马益江与鲁泊麟还委托20人在浦发银行办理了质押贷款业务,共贷出1.82亿元。2011年10月11日案发后,浦发银行郑州21世纪支行平账收回了大部分的贷款,并返还给了受托人。

资金链先断裂的是鲁泊麟,从2011年8月25日起,鲁泊麟控制的付息账户-谷爽账户,不再直接对马益江用于给存款户付息的丁爱仙账户转款,于是马益江将2011年8月底以后,存款户们存入马老群账户的1.37亿元,直接用于偿还利息。

直到2011年10月下旬,马益江再也付不出利息。受骗的存款户们终于报案。

与2012年年底华夏银行(10.11,-0.02,-0.20%)嘉定理财案类似的一幕,已经在浦发银行郑州分行发生过。

2012年4月,40多名受害客户,聚集到位于郑州市金水路与玉凤路交叉口的浦发银行郑州分行,要求浦发郑州分行承担马益江骗储一事的责任。

2012年4月,受害人聚集浦发银行郑州分行维权
2012年4月,受害人聚集浦发银行郑州分行维权  据爆料人称,众多客户对浦发银行的不满在于,事件发生后,浦发银行第一时间将马益江开除,并且删掉了马益江在网上的所有资料。以此表明自己与事件完全脱责。

 

事实上,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马益江父母马老群、丁爱仙,与鲁泊麟,共同在浦发银行郑州21世纪支行开有账户,上述账户之间,有总计超过100亿元的巨额资金存取往来。对于由此给客户产生的巨额资金损失,众多受害人认为浦发银行至少应该承担监管失职的责任。

同时,受害客户们认为,上述资金的来往,都是在浦发银行营业场所内发生,由马益江以浦发21世纪支行副行长身份进行的操作。尽管马益江实际上没有对浦发银行 的代理权,但其行为,让众多客户被误导以为马益江是代表浦发银行签定的协议,从而构成了法律上的“表见代理”关系,因此,被马益江代理的浦发银行,应承担 一定赔偿责任。

涉及担保公司理财资金

据21世纪网的了解,有多个在马益江处存款过千万的大客户,是将亲戚朋友们的钱集资起来,借给马益江。对于这种可以被定义为非法集资的行为,某客户称,“郑州本地很多人都这样,见怪不怪了。”

只不过随着马益江的资金链断裂,借出去的巨额资金无法偿还,不少客户陷入被下家追债的境地。

21世纪网在郑州接触到的一位涂姓老板,有数千万资金陷入马益江处,到现在已经资不抵债,房子车子全被债权人收走,“事到如今都无所谓了,说不准自己什么时候也会被抓进去。”

据爆料人透露,向马益江借款的众多客户中,“至少有七到八家担保公司”,并一一点出了名字。

而在有关机关内部核实的文件中,有材料表明,部分担保公司借给马益江的钱,来源并非担保公司自有存款,而是客户的理财资金。

问及担保公司为何会把资金交给马益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担保公司老总称,“相信的也就是她浦发银行支行行长的身份,希望着银行以后多给咱担保公司一点帮助。”

在这样的担保食物链中,马益江的资金链断裂,不知会使得多少担保公司和客户的利益蒙受损失。

21世纪网获得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担保公司客户理财资金牵涉其中
21世纪网获得的一份内部文件显示,担保公司客户理财资金牵涉其中  从监视居住到刑事拘留

 

2011年10月22日,接到群众举报后,郑州市金水区经侦大队正式立案,成立马益江、鲁泊麟专案组。对马益江与鲁泊麟进行了半年多的“监视居住”,直到2012年4月份以后,才采取了刑事拘留措施。

据鲁泊麟在2012年4月份的一份汇报显示,在受监控期间,他已还款4800万元给5人。

就此有受害存款户置疑:4800万元为何不是按比例还给56名直接受害人,而是仅还了5人。监视居住期间,鲁又是如何操纵大量资金的?

另有受害人透露,在监视居住期间,鲁泊麟通过非法集资又取得了2000多万元,产生新的债务。此外,鲁泊麟除浦发银行21世纪支行的相关往来账号被封,旗下 的其它银行账号并未受到查封和监控,在受监视居住的2012年2月,鲁泊麟还变更了旗下公司的法人代表,对旗下资产进行了大量转移。

到2012年5月份,郑州公安局方面终于宣布鲁泊麟“已经严重资不抵债”。并由监视居住状态,转为刑事拘留状态。、

对于以上过程中监控的有效性,众受害储户一直饱存怀疑。

2013年1月9日,对马益江、鲁泊麟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一审,终于在郑州市金水区法院开庭。

注:为保护受害人隐私,文中所提爆料人姓名均为化名。(21世纪网虞东箭 )

银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