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黑马】我搭车:让大家拼车出行,解决城市拥堵问题!
i黑马 i黑马

【挖黑马】我搭车:让大家拼车出行,解决城市拥堵问题!

名称:我搭车

类型:手机App

所在地:北京

上线时间:2011年

功能:我搭车目前主要针对北京地区的白领,提供一个社交平台,让车主和用户们可以通过“我搭车”交流,达成拼车互助,用户可以搜索与自己路线相同的旅程,也可以发布自己的旅程到“我搭车”,并选择是车主还是搭客。一旦有人与用户匹配成功,用户便会受到系统发出的通知,点击“发送短信请求”,对方同意后,双方的联系方式便会相互公开,用户就可以和同行者商量具体的行程了。

引进国外模式,改善城市交通

我搭车的模式其实并不新鲜,事实上,在线提供汽车租赁或拼车业务在国外已有一段历史。德国的Carpooling.com早在2000年时就已成立,从2007年开始扩大经营至今,已达到月均百万拼车用户量。法国的Blablacar创建于2006年,每月30万的拼车交易量已经覆盖了法国三分之一的汽车用户。

拼车模式模式能给大众带来另一种出行方式,从而减缓城市交通压力,这也是我搭车团队放弃美国生活回国创业的动力之一。我搭车团队的创业过程颇具理想主义色彩。CEO王一禾16岁随父母至美国西雅图,大学就读于哥伦比亚经济学专业,毕业后进入美林证券工作。一年后获得欧盟全额奖学金攻读硕士,毕业前已经收到了多家投行的offer,而他不顾家人朋友反对毅然回国创业。联合创始人胡怀之是王一禾在西雅图的中学同学,毕业于华盛顿大学,就职于微软运营和必应部门,去年2月份回国加入高朋网担任产品和销售总监,之后放弃美国的房子和车子全职投入创业之中;许伟捷毕业于加州伯克利分校的计算机和电子工程专业,为了创业,他放弃了攻读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的全额奖学金博士机会和微软研究院全职offer。

我搭车尚未“接地气”

对于我搭车这种“洋团队”,“洋模式”直接在中国创业,首要的面对的问题就是“接地气”。首先,中国环境过于复杂,人与人之间的信任远远没有国外良好,这就直接导致了拼车模式难以推广,所以我搭车切入得不是一个有需求的市场,他们其实是在培育一个新市场,而这无疑是费时费力,并且充满高风险的。

而中国的“黑车”也可以利用我搭车平台来载客,并且拼车的费用问题在国内远远还没有形成“惯例”,再加之中国公共交通远远好于国外,“我搭车”想在中国特殊的环境下取得成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