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航:贪婪与恐惧
王根旺 王根旺

周航:贪婪与恐惧

最近有报道说80%的中国人认为自己"被大材小用"。我想在创业者群体里,这个比例可能更高,没有一个创业者不认为自己的主意和产品是最好的。但在投资人眼里呢?很遗憾,我的体会告诉我,通常都不是。遇到冷落和否定时,我们的内心充满了委屈,恨不得心里骂:你们这帮人云亦云的投资客,就不能目光深邃,拨云见日看到我这个日后的大神吗?

周航

 

来源:创业家

文/周航

最近有报道说80%的中国人认为自己"被大材小用"。我想在创业者群体里,这个比例可能更高,没有一个创业者不认为自己的主意和产品是最好的。但在投资人眼里呢?很遗憾,我的体会告诉我,通常都不是。遇到冷落和否定时,我们的内心充满了委屈,恨不得心里骂:你们这帮人云亦云的投资客,就不能目光深邃,拨云见日看到我这个日后的大神吗?

最近,我参加了一次VC的年度会议,见到好多同样的创业者,听了大家好多介绍和交流,不自觉地换位到投资人的位置思考。

扪心自问,我比他们更忐忑,更不安,更恐惧。你想想,在千千万万素不相识,都还处在萌芽阶段的公司中,快速作出判断,投出那么多钱,而且公司死的几率高达80%,不死的也是小灾大病不断,遇到坎了就来找你出主意求援,干好了有的还自我膨胀跟你反目为仇。就算终成正果,都是猴年马月的事了。这得多理性坚强的神经才能干得了?

看到一个项目的问题和缺陷,进而作出否定的判断不是什么本事,因为你正确的概率大于95%。反之,在无数的不确定性和局限性都看明白之后,仍然愿意为那若隐若显的伟大火苗投出信任的金钱,为之挡风遮雨,肝胆相照地相伴走夜路的,才是真正的远见和勇气。谁能堪任“投资人”?我感觉首先必须得是足够“贪婪”的人。

人再贪婪,但本能还会恐惧,恐惧会让你本能地避险。如果我当投资人,也首先选择大的行业背景。比如说放在今天,一个传统互联网业务如果不跟移动沾边,任你说得天花乱坠,相信很难得到投资。其次,感觉一下它有没有“伟大”的基因,“大”就是未来覆盖的市场是不是足够大,“伟”就是产品、模式有没有足够的突破和创新性。其实最重要的还是人,核心创业团队是怎样的组合?人性最复杂,短时间作出判断是很不靠谱的事,所以还是看看名气、背景、口碑吧。

可以想象,同时符合以上标准的公司屈指可数。大家都这么看,都这么想,自然投资的代价就高,回报率又低了。好不容易投进去,有多少看似具备完美成功基因的公司最终仍是不了了之;而那些已经成功的明星公司,回溯当年,都好像曾经存在或多或少的“硬伤”,却在前行过程中逢凶化吉,几经转型峰回路转般一一化解。我的视野里,成功的公司最终的业务形态大多不是最初的东西了。成功真的好像有点无迹可寻,运气可能是最大的变数。

以我一个普通人的智力和眼光,暂时还找不到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投资宝典”。技术变化实在太快,比如说两年前电商如火如荼,今天电商项目却让人避之不及;一年前微博还如日中天,今天好多人却说微博已是未老先衰。要是我是投资人,与其追逐炙手可热的领域,还不如发掘那些“超级创业者”。他们内心“高富帅”、外表“屌丝”,生活朴实不浮躁,为人低调但说实话,有思想还不得瑟,有实力还特勤奋,志存高远还脚踏实地......说实话,如果这些"超级创业者"创业,特别是再创业,闭着眼睛也要追着投。

我还想过一个奇怪的问题,人类历史上有被暂时扼杀的真理,有被人为摧毁的文明,有被一时扭曲的文化,但似乎没有因为缺少投资而被耽误的伟大产业和公司。相反,因为投资被催肥猝死的倒是比比皆是。所以,没有人愿意投资你,你一点都不冤,更不应该怨,没有人有义务要给你投资。原因很简单:一个正常的商业机构都必需赚钱养活自己,这是商业的本分。一个伟大的公司必然是个能超级赚钱的公司。

人是贪婪的,没有对更多更好的欲望和执著,人类就不会进步,贪婪是人类的驱动器;但人性又是恐惧的,恐惧变化,恐惧不确定。贪婪和恐惧就像是一台天平,维持着人生的平衡。创业就是浓缩的人生,注定贪婪与恐惧相伴。感谢“贪婪”的投资者,感谢“恐惧”的创业者。Be greedy,be afeared. 保持贪婪,保持恐惧。

周航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