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2.5藏超级金矿:十年800万亿 设备+汽车+电力
王根旺 王根旺

PM2.5藏超级金矿:十年800万亿 设备+汽车+电力

雾霾让人们重新审视自己的生存环境,PM2.5成为经久不衰的话题。人们真实感觉到只有利用新能源才能让环境变得适于生存。国家激励、企业创新、地方扶植,但新能源看起来是好的,其前景的确总比解读“利用”来得复杂。

本文来源:新金融 ???? 作者: 郝博闻 王海琦

 

雾霾让人们重新审视自己的生存环境,PM2.5成为经久不衰的话题。人们真实感觉到只有利用新能源才能让环境变得适于生存。国家激励、企业创新、地方扶植,但新能源看起来是好的,其前景的确总比解读“利用”来得复杂。

设备

任何情况都能给一些人带来商机,资本市场则是最敏感的风向标。

北京雾霾时,PM2.5成了人们不愿提起的“热词”,但在资本市场上,PM2.5及相关概念股却备受市场关注,这些企业因灰色天气而“意外收益”。

其中,空气检测概念股先河环保继日前涨幅超过7%,后一天又至涨停。而中原环保、创业环保、和重点环保等股票都曾出现涨停情况,环保行业板块整体上涨一度超过5%,甚至与污染相关的农林牧渔行业板块都跟风似的上涨超过3%。

不仅如此,与环保相关的产业,也在“2.5时代”急速扩张。

杜新平是先河环保市场部经理,他目前正在了解各地的采购计划信息,这家公司也正是PM2.5的受益者。“北京的PM2.5监测站不会少于27个;江苏在现有17个监测点的基础上,还要建68个PM2.5监测点,计划投资2.3亿元购买PM2.5的监测设备;珠三角地区9市加顺德区今年将全面监测;山东17市全面开展PM2.5监测试点。各地会进入大规模采购设备阶段,仅上述几个区域,就将不低于5亿。”

实际上,去年12月21日,在第七次全国环保大会上,环保部部长周生贤公布了全国PM2.5监测时间表,次日,相关个股逆市大涨:中原环保直线拉升强势涨停,国电清新、先河环保也逆市大涨。

据此时间表,2012年,在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重点区域及直辖市和省会城市开展PM2.5监测;2013年,在113个环境保护重点城市和保护模范城市开展监测;2015年,在所有地级以上城市开展监测;2016年在全国实施。

环保部环境监测司副司长朱建平曾表示,现在一套PM2.5的监测设备最贵的是38万块钱一套,最便宜也要8万块钱一套,初步估算388个地级以上城市的总投入要20多亿元。

这个市场一旦启动便源源不断,后期的设备保养、维护、运营、更新,将是更大的市场。

而更大的商机,在灰色雾霾袭来之前就已经露出头角。

去年12月发布的《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中国政府将投入超过1000亿元,在大气污染较为严重的三大区域(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地区和九大城市群(辽宁中部、山东半岛、武汉及周边、长株潭、成渝、海峡西岸、山西中北部、陕西关中、新疆乌鲁木齐城市群),共涉及107个城市,进行大气污染专项综合治理。

实际上,这些重点区域与本次全国大范围雾霾所覆盖范围基本重合。

汽车

数以亿计的监测设备,催生了一个巨大的市场,但人们聚焦PM2.5的时候,更将责任归咎于大型城市的尾气排放和工业、供电排污上。

同样对尾气进行改良,这个不小的市场却缺乏有效的先行者——三大石油公司对油品升级高达百亿的成本望而却步,而财政补贴也未见成效。

这似乎是一场拉锯战,只不过在讨论“谁为油品质量买单”时,另一个新能源的市场也在不断催生壮大。

事实上,在北京大雾弥漫的一年前,2012年4月,生产客货车的福田汽车就与北京公共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50辆国五排放标准的LNG(液化天然气)公交车销售合同,并履行交车手续。而再早之前,这家公司在去年的“两会”期间还为北京市提供了清洁能源客车。

福田算是国五排放标准的先行者。但另一方面,国五排放标准的细则还没有出台,业界对其具体内容也无法判断。

“但一定会比国四的标准更加严厉。”一家车企的内部人士向新金融记者表示。“传统汽车生产商受此压力将会加大汽车节能减排技术的研发和设备的升级,涉足混合动力汽车、纯电动汽车的厂商无疑会受益,新能源汽车产销量有望大幅提升。”

这又是一个被PM2.5催生的市场,不过相较于其他新能源,电混动力、纯电动的汽车研发也早已出现在比亚迪和吉利这样的民用轿车公司生产线上。而最新的消息是,深圳市委的高层领导座驾即是比亚迪赠送的新能源轿车。

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市场——却又充满坎坷。去年发布的《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 (2012~2020年)》显示了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潜力。

《规划》提出的主要目标之一是产业化取得重大进展。到2015年,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累计产销量力争达到50万辆;到2020年,纯电动汽车和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生产能力达200万辆、累计产销量超过500万辆,燃料电池汽车、车用氢能源产业与国际同步发展。

百亿的市场值得期待,但并不是所有公司都看好这个新领域。“比亚迪和奇瑞花重金进入这个市场,但实际上表现并不佳,尽管PM2.5在各大城市纷纷爆表,但实际上人们对于新能源车的认知度还需要一个更为长期的过程,这样来说,这个市场还存在过多的矛盾,包括国家政策补贴与车企本身的利润,据我所知,很多的车企做新能源都在赔钱,也都在尝试阶段。”上述车企人士告诉新金融记者。

电力

除了尾气的排放需要治理,那些让污染监测器爆表的城市,电厂和工业污染也被指罪魁祸首之一。

这是另外的一个PM2.5市场。不过其内部的厮杀与矛盾,同样让整个行业在发展的过程中处处遇到拐点。

发改委环境科学研究员姜克隽在接受新金融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国家每年对新能源投资都很大,中国新能源投资达到5万亿,这项投资看似很大,但其实远远不够。在这十年间我们会有800万亿的投资,可新能源占比太少,才2%,每年16万亿的投资。”

而除了政府在新能源发电领域进行投资,民间企业的“砸钱”也不在少数。媒体公开的报道中,“华能新能源去年发电量增长23%”、“秸秆新能源全面发展”,均对这个行业做出了“明天会更好”的脚注。

不仅是公司,地方政府也在为清洁能源卖力。最新消息显示,2012年山东省新能源机组发电量达94.6亿千瓦时,同比增长54.52%,占全省发电量的2.86%,相当于不烧一克煤,在山东平添了一座相当于目前省内最大的火电厂。

但新能源在节能减排的同时,也为其发展提出诸多问题。

甘肃省电力公司风电技术中心主任汪宁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断言:“中国风电的发展完全不同于其他国家,采用了一种‘哪里风资源好,就在哪里建电厂’的发展模式。”

“而中国风能资源与市场逆向分布,风能好的地方并不是电力的需求地,风力资源欠佳的地方,其用电量却占到全部用电量的9成。他认为,从2009年我国风电装机达到2601万千瓦后,2011年开始,我国风电将会面临即使电量全部都能上网,而市场也有可能无法全部消纳。如何解决市场消纳,是今后包括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都将面对的问题。”

实际上,按照电力弹性系数1:1计算,到2020年,我国能源需求将随经济总量翻一番。电力需求将达到7.2万亿千瓦时。而届时随着电源结构调整,火电装机未见得能比现在增长一倍,新增装机将主要依靠可再生能源,其中光伏发电装机应达到最少1.5亿千瓦,甚至2亿千瓦。

但现实正如更多人看到的——支撑新能源的光伏产业虽然有着巨大的市场,但几家大公司常常行左转右而风力发电也一直在解决市场的消纳。

就在此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也表示,中国走低碳经济的道路别无选择,但急需国家层面的规划,出台技术规范,加强统筹协调。

前线

雾霾仍未散尽,空气中的颗粒物还在随着呼吸进入人体,没有人愿意为呼吸干净的空气再等上20年。

在当前阶段,治理PM2.5,让空气变得尽可能干净,成了当务之急。

1月16日,环保部发布《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第五阶段)》向社会第二次公开征求意见,这也是首次将颗粒物粒子数量纳入污染物控制项目,加严氮氧化物等污染物的限值。

环保部称,汽车已成为北京等城市空气污染物的主要来源。2011年,轻型汽车排放氮氧化物80.7万吨,碳氢化合物166.2万吨,一氧化碳1621.7万吨。

此外,汽车也会直接排放颗粒物。因此,二次征求意见稿首次增加了颗粒物粒子数量这一污染物控制项目,颗粒物排放限值加严82%,可促使汽车采用更有效的排放控制技术,降低细颗粒物的排放量。

2012年5月7日,北京市第五阶段车用汽油和车用柴油标准(京五标准)正式推出,不久后开始实施。这也是目前为止,国内市场上质量最高的油品,含硫量不超过10ppm。

此外,上海、广州以及南京等城市在供应国四标准的汽油,含硫量不超过50ppm。而全国大部分地区使用的仍是国三标准的汽油,含硫量不超过150ppm。

与此同时,欧盟和日本已经将汽油和柴油中的含硫量降至10ppm,美国是30ppm。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曾做过一项调研,其论证结果是,如果北京500万辆机动车都使用国六汽油,将不会对大气质量造成恶劣影响。

参与上述调研的姜克隽告诉新金融记者:“如果按照国际标准,国六汽油中的硫含量将不大于5ppm,而目前现行的国三标准汽油,硫含量不大于150ppm。所以这30倍的汽车尾气的硫含量,就是现阶段付出的环境成本。”

“汽车燃油中的硫含量越高,就越容易在排放过程中生成硫酸盐,导致颗粒物排放上升。”姜克隽说,在北京空气污染物比重表中,机动车尾气贡献近半,成为首要污染源。

雾霾天气让姜克隽觉得必须要带上口罩,虽然明知道这只是心理因素,并不能起到多少实质性作用。

然而到目前为止,国五油品标准还迟迟未出台,使得环保部的新政策看起来更像是虚晃一枪,不知何时才能找到落点。

有研究表明,车用汽柴油由国三标准升级为国四标准,成本上涨约为0.12元/升-0.15元/升,合160元/吨-200元/吨;而三大石油炼化企业将产品全部升级为国四,至少需投入500亿元。

升级油品所需的巨额成本,让三大油企没了积极性。

让姜克隽失望的是,没有人给油企施加足够的压力,政府也并未拿出足够的资金来支持油品升级。

“我觉得地方政府的环保部门应该是环保的激进派,而现在扮演的角色非常令人失望。”他说,“我们有很好的学术报告和监测数据,但没人去实施。”

PM2.5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