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之女孟晚舟首度解密家族
王根旺 王根旺

任正非之女孟晚舟首度解密家族

华为CFO孟晚舟也就是任正非的女儿首次公开露面并接受媒体采访,向外界介绍华为2012年的业绩状况。

125亿元!华为公开晒年终奖

  华为CFO、华为总裁任正非之女孟晚舟

? ? ? ?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丘慧慧

“截至2012年12月31日,华为帐上现金是120亿美元。我用这笔钱来兑现今年125亿人民币的奖金(不含员工虚拟股分红)应该够了吧。”

1月21日,华为CFO、华为总裁任正非之女孟晚舟首度现身华为2012业绩预告媒体见面会,并如此回复了本报记者关于华为公司现金流的追问。

这一天,她给媒体制造了两个焦点。

首先是华为2012年业绩在行业电信业整体滑坡中企稳:华为2012年总体销售收入达到2202亿元,增长8%;净利润154亿元,增长33%。而此前的2011年,华为净利116亿元,出现持续10年高增长以来首度下滑,跌幅53%。2012年利润的快速回复增长引人注目。

另一焦点是任氏家族的首度公开曝光,以往从不在记者面前现身的孟晚舟及其幕后的父亲任正非,在外界眼中一直带有神秘色彩。这次,首次走到台前的孟晚舟,显得自信、明媚,语速偏快。

“我爸说,讲一句慌话就要用十句来掩盖它,平凡人的能力就是讲真话”,孟晚舟强调说,华为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关于任正非本人及其家庭成员的种种传言,涉及到华为接班人、华为控制权等敏感问题。比如传说华为未来将走向家族化,并称任正非“仅有高中文凭的女儿”孟晚舟近年被提拔为CFO,并入选常务董事;任正非女婿、孟晚舟丈夫徐文伟为公司常务董事。任氏家族成员在华为13名常务董事会成员中占了三席;任正非之子任平据称亦在华为出任要职,并被广泛猜测为任正非接班人。

还有“华为员工持股会”,这个组织也一直处在“黑屋子”中,使得公众无法对华为公司历史的种种解释和信息作出真伪判断,包括任正非本人是否如信息披露的那样仅持有1.4%华为股权?华为公司的控制人到底是谁?华为到底上不上市?等等。

对于上述传言和疑问,孟晚舟都在笑谈中一一予以回应。

  “我在华为最早的工作是接电话”

《21世纪》:关于您个人的履历有很多传言,请您给一个真实的版本。

孟晚舟:网上有一些小小的新闻是关于我的。首先要说明的是,我不是高中毕业,我的确是读过高中,但是我有幸考上了大学。(笑)1992年大学毕业之后在建设银行工作一年时间,由于银行整合撤销了一个网点,我就到了华为,原本计划出国留学,也拿到了OFFER,但是因为被认为有移民倾向被拒签了。计划出国前父亲说出国总要学点谋生技能,所以到华为打杂,那时候公司小,做过秘书、协助过销售和服务部门,负责打字、制作产品目录、安排展览会务等。我是华为早年仅有的三个秘书之一。传闻中关于我在华为最早是接电话的是实情。我爸说,社会阅历的第一条是对人要有认识,打杂的经历有助于积累这些经验。

1997年我去了华中理工大学读硕士,学会计,一年半学成,又回到了华为的财务部门,这才真正开始了我在华为的职业生涯。

《21世纪》:公司的人当时知道您是任总的女儿吗?特殊的身份是否会影响到您在公司与人相处?

孟晚舟:他们都知道。我父亲创业时,我在读高中,他办公室有个复印机,我老去那复印试卷。现在我很多同事,我当年都叫他们叔叔。这不会对我们现在的相处构成障碍,日久见人心。处久了,大家就知道我是什么人,都还比较愿意跟我说很多话。

《21世纪》:您为什么姓孟,而不是随父姓?

孟晚舟:名字是我自己16岁时自己改的,随我母亲姓。我弟弟叫任平,他现在华为旗下慧通公司,慧通是华为的服务公司,提供酒店机票和会展等服务支持,慧通的存在是因为华为全球商务活动拓展的需要,比如在全球参加展会,沟通等成本更低。我弟弟并不在华为技术公司,不参加主营业务。

 “我先生根本不是电信行业人士”

《21世纪》:能否从您个人的角度评价一下您的父亲?

孟晚舟:他在工作中是CEO,在家里是父亲。在高管的会上,我有时候会与他和其它高管辩论,喜欢挑战一些事情。在家里我们不太谈工作。他曾经是一个慈父,我妈妈才是严母。在创办华为后,可能是管理一家企业对他个性要求很高,他现在成了一个严父,我妈妈变成了慈母。现在有些事我们都是先跟我妈说,让她去做我爸的工作。我现在能见到他的时间不多。除了每个月最后一周是公司工作例会,他在那一周会回到深圳,其它时间他都在外面出差见客户。

《21世纪》:有传言说您先生就是华为现任高管徐文伟?

孟晚舟:说我先生是徐文伟,听说除了坂田(华为深圳总部)的华为人知道那不是真的,坂田5公里之外的人都信以为真。其实,我先生根本不是电信行业人士,我们有两个孩子,儿子10岁,女儿4岁。

《21世纪》:现在仍然有很多人不断地问,华为到底有没有上市的打算?

孟晚舟:基本上我第一次见面的金融界朋友都会问这个问题。个人认为,如果华为上市对华为的开放透明肯定是好的,但是华为上市存在天然障碍的,中国相关法规规定上市公司最多只能有200个股东,但是华为超过6万员工持股。关于上不上市,近期还没有进入到我们的议程中。

  暂时不考虑华为上市

《21世纪》:华为旗下有3大BG(事业群),包括运营商、企业网、终端消费,后两者是新业务,需要战略投资,是否有分拆上市的可能?

孟晚舟:暂时不考虑。我们还是希望新业务在市场上首先能建立一定规模和影响力,既要“力出一孔”,又要“利出一孔”,就得要在一个平台上,在一个运作模式上去把市场的口子撕开,企业网和消费者两个市场,它们还有一个缓慢的成长期。另外上市是为了解决融资的问题,目前从资金来源的品种、渠道、额度,都足够支撑我们运营了。所以仅从融资来讲,我们不认为有上市必要。透露一个数字,目前我们在全球各银行中拥有330亿美元的授信额度,77%来自于外资银行,所以华为不缺钱。

另外,我们的客户质量很好,回款非常好。全球运营商TOP50强,前TOP45家都已是我们客户,这45家中前27家贡献了我们70%的销售收入。

《21世纪》:外界质疑华为员工持股的方式是一种变相的、违规的融资方式,它的融资需求考虑大于激励的考虑,您对此有何评价?

孟晚舟:我个人认为华为的员工持股是激励方式。华为1987年创办时只有2万元,一无所有,如果没有员工持股机制,华为是发展不到今天的。只有把员工利益与公司长远利益绑定在一起,华为才走到今天。华为就是一个合伙制的公司,只不过“伙”多了点,它解决了公司发展中“力出一孔”(聚焦、合力)、“利出一孔”的问题。

2012年我们预计将实现每股回报1.41元的回报,换句话说,我们每股的回报率是20-30%,银行融资成本只有12%左右。相比而言,前者融资成本高许多,傻瓜才会选择这个作为融资方式。

《21世纪》:您父亲持有的公司真实股权是多少?谁拥有这家公司?华为的员工持股会是个什么性质的组织?

孟晚舟:我们认为华为全体员工拥有华为公司。任总股权是1.4%,稍晚的股东大会上就会公布任总的股权。华为员工持股会,也叫华为工会,是一个注册社团机构,华为员工通过与持股会授权和协议方式持有华为虚拟股权。华为持股设计在1987在深圳发改委还报批过。

华为没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关于员工股权结构,我们已经有一个想法,选择一个时机把黑屋子变成一个透明的玻璃房子,公布详细情况,包括高管具体持股数。

  华为走出“黑屋”将公布股权结构和工会秘密

  本报记者 丘慧慧 北京报道

2009年1月,华为公司曾经打破常规安排公司轮值CEO徐直军出面,举办了公司有史以来的首度财报媒体沟通会。华为公司当时发出信号称,“未来每年将例行举办一次此类沟通会”,以弥补华为作为“非上市公司”信息不够透明的缺憾。结果是,这一次短暂“开放”在2010年即关上了大门。

事隔4年之后,2013年1月21日,华为CFO孟晚舟的出现再次释放“开放”的信号。“公司从今年开始,将会定期公布半年报”。而在此之前,华为只是公布年度报,“事实上,我们过去一直对利益关联方,比如银行定期公布季报,只是没有对媒体公开”,孟强调说,“关于我们的股权结构,我们会选择一个合适时机,合适的方式向外界公开”。

按照分析人士的解读,本次任氏家族的首度公开曝光有其产业背景。鉴于传统业务——运营商市场规模增长放缓,对新业务“企业网”及以手机为代表的“消费终端”拓展的强烈意愿,必然反向推动华为品牌战略从封闭走向开放。因为与全球运营商封闭的打法相比,后者对品牌、渠道等非产品、外在能力的依赖要远远甚于前者。

将和任氏家族一道走出“黑屋子”的,还有华为的员工持股会。华为公司品牌部门负责人称,公司正在就代表公司超过64000名员工持有华为公司98.6%股份的“华为员工持股会”(即华为工会)的内部操作详情披露事宜,作相关准备,“所有的文档都在华为的一间屋子里,我们考虑在合适的时机把它开放给公众”。

该负责人同时解释称,华为持股员工每5年投票产生51名股东代表,再由此51人投票产生公司董事会。在投票中,员工根据持股量获得等额选票权,在预设的程序和“选区”(华为全球指定分支机构)内参与投票。

关于华为的业务和财务近况,据孟晚舟介绍,华为在压力最大的2012年,财务上仍然保持相对宽松的策略:公司承诺全年给员工发放奖金达到125亿元(不包括股权分红),同时公司当年持续按照超过营业额的10%费用、29亿元进行研发投入。这与华为去年8%的营收增长相比,显得有些“激进”。

行业人士分析认为,相对激进的财务策略与华为当下战略相匹配:因为企业网、手机等消费终端,仍然在起步期,无投入,即无产出;另一方面,亦体现了华为一向的聚焦、压强原则,即看好的事情则定会加大投入。关键是如何把握战略与财务的平衡。

这取决于两块新兴业务的进展。根据华为披露,2012年运营商、企业、消费者三大业务分别录得1603.7亿元、115亿元、484.22元的收益,占收入比分别为73%、5%、22%——占收益大头仍是传统的运营商业务。孟晚舟透露,2012年,后两大业务BG高管均未能完成在年初个人向公司承诺的经营增长目标,“这两大BG管理层今年只能拿0奖金,以体现公司的激励文化”。

华为的压力在于:传统运营商市场价值最高的TOP50客户,2013年预计的投入增长仅为5%,这意味着传统业务已几无上升空间,未来从2000亿向3000亿规模突破,其空间在后两大新兴市场:企业网市场,华为仅115亿规模,仅是一个很小的基数;消费终端品牌众多,技术、渠道的竞争尤其惨烈。

【相关阅读】揭秘任正非之女孟晚舟

来源:虎嗅网 作者:jiyongqing

1月21日上午,华为CFO孟晚舟也就是任正非的女儿首次公开露面并接受媒体采访,向外界介绍华为2012年的业绩状况。

即使是在华为内部,孟晚舟率领的财务部门一直都比较神秘,即使是华为人对此也知之甚少。笔者根据一些公开资料略做整理,供大家参考。

家庭往事

孟晚舟随母亲的姓,她的姥爷孟东波曾经担任过副省长,孟东波的领导杨超则担任过国家领导人的秘书。结婚之后的任正非经常去看望岳父孟东波和杨超,从他们那里学到了广阔的视野和不屈不挠的精神。任正非后来曾经说过:“我为老一辈的政治品德自豪,他们从牛棚中一放出来,一恢复组织生活都拼命地工作。他们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计荣辱、爱国爱党、忠于事业的精神值得我们这一代人、下一代人、下下一代人学习。生活中不可能没有挫折,但一个人为人民奋斗的意志不能动摇。”

1984年,任正非转业到了深圳南油集团,他把两个孩子(孟晚舟和任平)接来身边,一家人终于团聚了。当时的深圳改革开放不久,条件比较艰苦。孟晚舟曾经在《华为人》报上发表过一篇文章《风筝》,回忆了当时的艰苦环境:“父母响应党的号召,在深圳艰苦工作,他们住在漏雨的环境里,深圳是多雨地区,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四面透风的屋子里,隔壁邻居说话都能听见。”不久之后她要上初中了,为了不影响学习,她又被送到了贵州的爷爷奶奶家。

华为的财务体系历程

再回头说华为的财务体系。这里必须提到的关键人物是华为第一任CFO纪平。纪平既是任正非在南油集团的同事,也是华为最早的创始人之一。1987年9月,任正非、纪平、郭平等人凑钱成立了华为,当时的华为找不到发展的方向,处在倒闭的边缘。纪平、张燕燕等女将组成了华为最早的财务团队,他们最紧要的事情就是融资。

现在的年轻人创业有风险投资的支持,很难想象那个时候融资的艰难,这也逼得任正非把拖欠员工的工资和奖金转换成华为的股份以稳定军心。当时的任正非经常说:“我们现在就像红军长征,爬雪山过草地,拿了老百姓的粮食没钱给,只有留下一张白条,等革命胜利后再偿还”。因此,华为的全员持股其实是逼出来的;不过,它最终也产生了数以千计的百万富翁。

此后纪平一直担任华为的CFO,甚至有一段时间,华为那百分之一点几的股份持有人也是纪平(其他股份由华为工会持有),可见任正非对她的信任。财务部门负责管理华为员工的股票,当时国家法律不健全,全员持股制度不符合当时的规定。因此,华为给员工发股票的时候没有任何的书面凭证,这也让财务部门显得颇为神秘。

孟晚舟已在华为工作了将近20年

1993年,20岁的孟晚舟加入华为,当时华为内部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她是任正非的女儿。此后她一直在财务体系工作,历任国际会计部总监、香港华为财务总监、账务管理部总裁、销售融资与资金管理部总裁等职位。

纪平应该是直到2008-2009年才从华为CFO的位置上退了下来,此后由梁华担任CFO,2011年4月孟晚舟接任。

2011年4月18日,华为发布了2010年年度报告,首次披露了新一届董事会所有名单、简历和照片。董事长仍然为孙亚芳,副董事长有四位,分别是郭平、徐直军、胡厚崑和任正非,另8位董事分别是常务董事徐文伟、李杰、丁耘、孟晚舟,董事陈黎芳、万飚、张平安、余承东等。当时有媒体报道称,任正非的女儿孟晚舟进入新一届董事会,并出任华为CFO一职,显出华为家族化企业的一面。大半年后,任正非在2011年年底发表内部文章《一江春水向东流》,首次公开提及华为的接班人话题,称“今天的接班人们,个个都是人中精英……相信华为的惯性,相信接班人们的智慧。”以“轮值CEO制”来回应外界对华为治理的疑问。

财务管理功不可没

华为为什么能够成功?除了我们耳熟能详的奋斗者精神、股权激励以及重视研发等原因之外,严格的财务管理也功不可没。在开拓国内市场的那些岁月里,华为一直坚持异地任职制度,本地人不能做本地生意,有效地杜绝了各种腐败行为。另一方面,各地办事处也都严格执行“收支两条线”制度,销售人员负责打单却不经手钱,财务收支由总部直接控制,从而最大程度地保障了扩张中的华为不至于失控。

当然,后来华为的财务管理也是越来越规范,越来越严格。1998年,华为开始引进IBM的整套管理制度,刚开始大动干戈的是研发和供应链部门,财务和销售部门没怎么动。2003年,研发和供应链的管理咨询做完了,IBM的咨询顾问也全部撤走了。

后来,任正非发现财务竟然成了华为的成长障碍。在2007年的一次内部会议上,他不无忧虑地说道:“我们的确在海外拿到了不少大单,但我都不清楚这些单子是否赚钱。”虽然从2000年开始华为已经开始做成本核算,但是还没有前瞻性的预算管理;虽然财务部门已经能够在事后计算出产品的利润,却没有参与前期的定价和成本核算……诸如此类的事情很多,使得任正非痛下决心,亲自给IBM时任CEO彭明盛写了封信,要求IBM帮助华为完善财务管理。之所以需要给彭明盛写信,是因为这也是IBM的核心竞争力,一般情况下并不愿意轻易示人。此后,IBM全球最精锐的财务咨询顾问又进驻华为,启动了IFS(集成财务转型)项目。

IFS为华为培养了数千名合格的财务总监,他们深入华为各个业务部门(包括销售、Marketing、研发、供应链等),把规范的财务流程植入到华为公司的整个运营流程,实现了收入与利润的平衡发展,这也是最近几年华为虽然营收增长放缓,但是利润的增长仍然不错的重要原因。这不禁让我们感叹:财务管理也是生产力!

孟晚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