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灵感】投资结构调整之忧!
i黑马 i黑马

【找灵感】投资结构调整之忧!

2013年促进经济稳定增长的主要支撑,仍然落于投资,这决定了投资集中了与增长和转型相关的一系列风险点。

传统产业产能过剩严重在2013年有激化风险、新兴产业增长遭受部门利益阻碍,以及民间投资“贫血”等问题,将对2013年的投资结构调整,带来一系列挑战。

2012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化解产能过剩问题提到了重要位置。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部部长冯飞看来,中国传统产业目前出现的产能过剩,“已经成为悬在中国经济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冯飞说,目前,产能过剩凸显三个特点。首先,过剩从钢铁行业到太阳能光伏组件,不仅仅涉及传统产业领域,而且还存在于不少战略性新兴产业中。

第二个特点是,例如钢铁业、电解铝、水泥等行业不是周期性和结构性的产能过剩,而将出现长期性的过剩。

第三个特点是,产能急剧扩张期集中,例如平板玻璃等行业仍在增产中,2013年将面临更为严重的产能过剩。

产能过剩背后,地方政府的行政力量起到了关键作用。“比如一些民营企业到一个地区投资,投资设想10亿元金额。”冯飞谈到,“但地方政府说你要是投20亿元,我给你更多的土地,以更便宜的土地价格给你,甚至还有一些有资源的地方配矿产资源吸引投资。”

冯飞还提醒,2013年新政府履行职责所带来的换届效应,可能会导致地方政府出现新一轮的投资热,从而会进一步加剧产能过剩。

2013年,在经济还需要一定的投资规模来稳定增长的背景下,宏观调控的整体策略将不会限制投资。在这种情况下,推进产业升级与技术创新更凸显其重要性。政府应因势利导,鼓励资金投向设备升级和技术创新。

陈金桥指出,信息化产品从居民个人用户向行业用户、政企用户迁移以后,信息化遇到了传统产业部门的利益阻碍,信息化落不了地,宏观上缺乏重视。

“比如某个行业信息化系统已经投入2000万元,你现在只花1000万就能做了,站在第三方的立场是好事,但是当事的企业会不高兴,他变成一个障碍了。”陈金桥说。

在一些地方,搞信息化的人反而成为信息化变革的阻力,他们蜕变成为了利益集团。这意味着双重浪费,一方面是存量资源利用不足,另外一方面是增量资源投入不合理。何时能打破信息的封闭王国,一个个信息孤岛怎么连接?

陈金桥认为,解决利益冲突的一个较好思路是“边破边立,小破大立”。在用新的产品和模式代替旧的时候,原来那些既得利益者可能将失去机会,所以它往往会阻碍、拖延这个进程。

摧毁当下利益格局的前提,是能塑造一个更大的新利益格局,立不起来就破不下去。

2013年投资稳定增长与结构调整的另一风险,来自于中小企业融资难。由于金融系统不完善,中小企业投资“贫血”的现象长期难以解决。众多民间投资意愿难以得到满足。在经济基本面低落和银行惜贷严重的情况下,它们往往成为最大的受损者。在需要民间投资释放实体经济活力的当下,这一问题显得尤为突出。

中国进出口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建业的调研显示,当下国内实体经济层面,企业资金需求和供给量缺口很大,且融资成本过高。“很多民营企业需要资金,但借不到钱。融资成本年利率升至20%多,而行业年利润只有10%左右。即使这样,还有很多企业借不到钱。因为放款方需要抵押或担保,而企业再进行资产抵押,融资成本又将上升2%到3%。”王建业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

目前,中国金融资源存在两个“集中”,不利于中小企业的融资和发展。一是金融资源都高度集中在银行,二是银行体系内部,大部分金融资源高度集中在全国性的大银行。北京、上海大银行云集,而再往下一级行政区域,金融机构就不够发达了,而这些地区却有大量的中小企业。

资金的需求和供给长期错位,但银行并没有动力去改变和突破什么,依靠行政手段给银行固定的3%利差,银行与银行间进行同质化竞争即可。2012年开始实质性推进的利率市场化改革,倒逼银行改变,金融服务能力将不断提高。

正在大规模发展的银行理财产品,实际上也是在资金需求巨大的背景下,市场变相寻求实现利率市场化的一种表现。

王建业进一步指出,更进一步地激发民间投资活力,功夫应在银行系统之外。2012年中国资本市场发生的一个重要事件是公司信用债市场的发展,这在2013年会表现出更为强劲的势头,并对社会融资发挥重要作用。

对于发展债券市场的融资功能,王建业表示亟待解决的一大问题是建立债券评级系统。“我们发展公司信用债,要允许它违约。只有出现了违约或存在违约风险,相应的评级机构才能发展起来,在市场上建立起进入和淘汰的规则。”

Via i黑马 By 知识管理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