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微博史:一个已离场的草根微博大号回忆录
潘越飞 潘越飞

暗黑微博史:一个已离场的草根微博大号回忆录

暗黑微博史:一个已离场的草根微博大号回忆录

作者潘越飞,panyuefei@gmail.com,钱江晚报记者

  捞一把就走,这话适合各行各业,也适用于微博。

一个朋友说““啪啪来了,给微博一耳光,陌陌来了,给微博一耳光,微信来了,给微博啪啪啪好几个耳光“。准备撤离微博的,不止是普通用户,也有那些草根大号。

有个南京的朋友,窦窦,最早的大号经营者,微博圈不少人应该熟悉这个ID。他直接控制1千万粉丝,间接控制1亿粉丝,虽无大名,但扎得很深,从进入到退出微博圈,亲眼看着微博的蛮荒、黑暗、茂盛和跌宕。

梳理起这串由八卦连接起来的微博故事,也许会看到微信发展的些许身影,也许能为下一代社交媒体产品规避点风险。

 对第一批大号来说,玩微博是被逼的

按照窦窦的说法,2009年做微博的那批人,都是站长圈混不下去了,才改玩微博的。

金融专业毕业后,窦窦先后玩过硬件和3D地图,那时打交道的都是政府高官,那气场、那三观、那玩法,总觉得和他这种屌丝创业者不搭。

很偶然的机会,窦窦参加了那种互联网人扎堆的会议,一下子神清气爽。那个年头,就算是alex排名前一百的站长也不会拽得要命,特朴实,特别好说话。也没什么圈子的说法,反正玩来玩去,窦窦就有了那时最潮的称呼:站长。

站长中间有一个“高端站长群”,现在风头正劲的投资人、CEO或者已经消失的失败者,都在里面。有一天,群里出现了新浪微博的注册码。

这对站长们来说并不新鲜,窦窦早就在饭否和滔滔上过了一把大号的瘾,早就尝过被关停的悲剧。对于随便一单子就有十万的站长来说,例如阿飞这种混得很好的牛叉站长,不会吃饱了没事去可能一夜蒸发的新浪微博玩。

但还真有人去玩了。就是那一批当站长当得不给力的兄弟,像尹光旭他们做的搜酷全球网赚不到什么钱,像酒红冰蓝,还有很多人,既然做站长没钱途,那就换个地方待待吧,微博就微博吧。

别看现在有人吹得跟先知一样,套用王家卫的说法,不过是时势使然,都是被逼的。

 拓荒时期,三教九流领风骚

2010年,微博的火候慢慢起来,几万粉的账号也出现了。

正好公司有闲人,窦窦觉得就进去玩一下吧,这一玩就是两年多。

当时玩微博的有两大流派,内容流和粉丝流,天真的玩前者,现实的做后者。窦窦太天真了,居然想做成一个有节操的媒体。

窦窦从国外网站抓一些美图,稍微翻译下,扔到网上去,鼎盛时,每天热门微博里的1/3美图都是窦窦他们弄的。

腾讯微博一来,窦窦则赶紧注册了二三十个号,每个账号分别推不同的内容,美其名曰“重复内容是浪费别人的时间”。

窦窦还会找一些论坛里的神贴,做成长帖后扔到网上去,转发的人暴多,可惜被其他大号@200次以后,才能增加1、2万粉丝,涨势不乐观。

经常转发的账号里有个叫“冷笑话精选”,窦窦很反感,这个账号老是一拿就用,没啥职业道德。

后来当地团委开会,窦窦提早十分钟到了,尹光旭也是,一聊才知道,这家伙就是冷笑话精选的操盘人。

那时的尹光旭,还不知道有高端站长群这么个玩意,窦窦一听,既然你玩微博这么潮,去群里和大家聊聊呗。结果一周后,尹从厦门打来电话,我找到钱了,接下来就是各大媒体一直神话的草根第一大号发家正史了。

尹光旭走的就是粉丝流,除了刷粉就是刷屏。

其他的方法还很多,注册很多账号,把同样的内容重复发,刷满屏幕;大家微博调侃马英九时,就注册个马英七的账号;名人一发东西,就赶紧抢沙发博眼球……

前期很多号,就是靠三教九流的方法做起来的。

到了2010年底,推荐位出来了。新浪和腾讯那时也不知道推哪个草根号,那么谁在内部混好关系,就推谁,每推一次,几十万的粉丝就来了。可以说,当时百万级的那些账号,要是没官方默许放养,就算李开复也只能卡在10万的量上不去了。

从此,草根号粉开始大跃进。

要脸的赚不到钱,没节操的盆满钵满

粉丝就是影响力,到了该变现的时候了。

2011年,窦窦在南京专门成立了一家公司,做微博营销。

当时有家公司拿到了新浪的江苏代理权,需要影响力。窦窦和朋友的号加起来已经有千万粉丝的覆盖量,美图、英语等账号都在前几名的位置,需要商机。

但是一谈,不对劲,那公司希望拿莫须有的广告资源谈合作,明显想空手套白狼,于是谈崩了。

窦窦开始自己去拉生意了。

返利网找过来,每天要发内容。窦窦自己怕砸招牌,找其他号发,窦窦收1800,接手的号收1500,赚个差价,一单生意就是连续一百天的。窦窦的支付宝基本每天能入账两三千。

陌陌这样的软件也来找过,当时陌陌的老板是按照排行榜一个个发私信问价格,窦窦就说,别问了,上面几个号都是我的,直接说个数吧。

返利网有段日子不好过,风声紧,开始压款。窦窦因为被返利网养肥了,已经招了不少人,必须找新生意。

正好福建那边的广告公司过来了,说是做阿迪耐克代工的,发了几次后才发现原来都是假耐克、假阿迪,一双利润有一两百,每次卖出去100双就赚回来了。

然后像是做电影的微博营销,做投诉贴等收钱删帖,都是来钱的法子。反正微博上那么多小白鼠,他们也不知道怎么莫名其妙就收听这个账号了,更不知道怎么取消,甭管是广告还是内容,小白鼠们都是被迫收听。

一度有些大的广告公司,也想玩微博营销,投入30来个精英,结果发现每个单子都那么小,给30个大爷发工资都不够,赶紧撤。所以,也就那些小团队,每天赚上几千就喂饱的,才算是赚了。

不过,和真正赚大钱的比,窦窦这些都属于辛苦钱,来得太慢了。

2012年,买粉的生意热起来。那帮人国外注册一堆邮箱,做假号,6块钱1000关注,每个假号能赚12块。

有了粉丝,就衍生了新的服务,用软件刷转发的玩法出现了,1000次转发不超过40块,刷评论稍微贵一点,刷留言最贵,因为只能收工刷。

反正花上1000块,一个虚假繁荣的大号就出来了。对用户来说,前面几页一翻,条条都是火爆评论转发的内容,粉丝又很多,不关注这样的牛叉大号简单是犯傻。

但是,最赚钱的是做微博广告的,他们简直是把微博当成了印钞机。反正传统老板想玩新花样,那公司就出微博营销全案。100万曝光率?容易,20万转发评论?容易?iPad抽奖换高互动量?容易,单子一接,全交给草根号去做,中间几十倍的差价都被广告公司拿走了,iPad也被自己人拿走了。

 窦窦以前的微博日收入在5000左右,现在缩水到了1/5。

腾讯想扶持草根,但大家不爱玩,都用皮皮敷衍下。新浪想自己玩,搜索上草根号的权重降得很厉害。

其实新浪很想把有价值的写手都收拢起来,就像当年做博客一样。但是当年写手靠段子积攒20万的粉丝还不如人家刷出来的200万粉丝价格高,很多人已经不玩了。靠内容做好营销的良性循环,根基不稳,基本成不了事。

现在回过头来看,所谓的微博大门派里,尹光旭是死命把粉丝挪到微信上去,虽然张小龙也不待见他;酒红冰蓝则回到做站长的老路子,玩起自己的电子商务网站,把微博粉丝引流过去。

不过,微博应该不会速死,3年应该有,毕竟这个是很好的媒体平台。如果给窦窦10万块炒作一个事,他的首选还是微博,一夜覆盖2亿用户不是难题。

就像南京西祠胡同,突然倒闭是不会的,但是玩的人会越来越少,这个谁也挡不住。

  注:本文有删减,由潘越飞?授权发布 转载请注明出处

微博 草根大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