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贫济富?厦门首富3年获政府补助30亿
王根旺 王根旺

劫贫济富?厦门首富3年获政府补助30亿

部分上市公司严重依靠政府补贴输血,中小企业通过各种途径获取补贴,市场衍生出“补贴掮客”。

来源:新京报? ?作者:郑道森 吴敏

政府补贴蛋糕的分食者

部分上市公司严重依靠政府补贴输血,中小企业通过各种途径获取补贴,市场衍生出“补贴掮客”

日前,上市公司重庆钢铁从重庆市政府获得单笔15亿补贴,此前4天从重庆长寿区政府获得5亿补贴。业绩低迷的重庆钢铁因为大手笔的财政输血,股价应声大涨。引发舆论关注。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仅限于公开披露的补贴,2012年国内上市公司至少获得989次来自各级政府的补贴,共计220亿元。

而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上市公司之外,还有数量更为庞大的各类中小企业通过种种途径从政府获取补贴。

市场上因此衍生出诸多代企业跑补贴的“补贴掮客”,政府补贴俨然已成一些人的致富之源。

地方政府为保上市公司壳资源,将补贴发放给经营不善的企业,容易造成资源错配。而在信息更为隐蔽的非上市公司补贴中,腐败和权力寻租也被认为广泛存在。

“厦门首富”的补贴生意经

三安光电在过去的三年中,拿到了近30亿元的政府补贴。该公司老板为“厦门首富”林秀成,拥有11亿美元资产。

在数百家上市公司中,三安光电是连续几年登上补贴排行榜的民营企业。

这家公司的董事长林秀成,在2012年取代安踏体育董事局主席丁世忠,成为新科“厦门首富”。2012年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显示,他的资产为11亿美元。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三安光电累计收到政府补贴达7亿多元,《证券市场周刊(微博)》在报道中称其“独领同行风骚”;2011年,三安光电拿到的政府补贴较上年翻了一番,达到18.29亿元;在2012年,三安光电又拿到了不少于3亿元的补贴。

三安光电的网站显示,该公司的主要产品为LED外延片及芯片等,属于LED产业链的上游。2008年借壳上市后,公司产能扩张的步伐依次延伸到天津、芜湖、淮南、泉州等多个地区。

新京报记者统计发现,三安光电几乎每到一地,都能以低廉的价格获得土地,购买核心生产设备MOCVD(生产LED外延芯片的关键设备)也能获得每台800万到1000万的补贴,地方政府拿出数亿元,采购三安光电的产品——LED路灯。

如此大幅度的补贴优惠,与政府对LED产业的扶持有关。2009年,国家发改委出台《半导体照明节能产业发展意见》。同时,节能环保产业被定为“十二五”规划的七大新兴产业之一。在政策号召下,地方政府对LED行业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

同年,江苏省扬州市政府推出了MOCVD补贴政策,企业每引进一台MOCVD机,给予财政补贴1000万元。随后,其他地方政府纷纷效仿。

据媒体报道,三安光电曾与安徽省芜湖市政府达成协议,给予红黄光MOCVD每台800万元补贴,蓝绿光MOCVD每台1000万元补贴。2010年,芜湖市宣布采购三安光电设计并生产的大功率LED路灯,总额为6亿元。

这些政府补贴,成为三安光电盈利的重要保障。

三安光电计入2010年净利润的政府补贴金额是2.5亿元,占到其当年4.19亿净利润的约六成;2011年也有8.05亿的政府补贴计入年报,而该公司当年的净利润也仅有9.36亿元。

540家上市公司分享220亿补贴

2012年上市公司至少获得989次来自各级政府的补贴,这些补贴共计220亿元,涉及超过540家上市公司。

政府补贴行为有多普遍?新京报对上市公司获得补贴公告的统计显示,仅限于公开披露的补贴,2012年上市公司至少获得989次来自各级政府的补贴,这些补贴共计220亿元。

与2011年上市公司全年1.9万亿元的利润相比,补贴占净利润规模的比例只有1.16%,但对于不少公司而言,其补贴的作用至关重要。

去年上市公司获取的989次补贴,涉及超过540家上市公司。

这些补贴中,有195次补贴的来源是中央政府、国务院部委和央行,占全部补贴的19.7%;从金额看,来自中央政府部委的补贴、央行贴息等总金额为40亿元,占18.2%。

其余大部分补贴则来自各省级政府部门、市级政府、科技园区。其中发放补贴的最小行政单位是镇政府。

比如明泰铝业在2012年收到过其所在的河南省巩义市回郭镇政府支付的580万元补贴,这一补贴的名目是表彰“出口创汇先进企业”。

海润光伏则是另外一个典型例子,上至科技部补贴,下至镇政府奖励通吃。公告显示,海润光伏在去年先后获得徐霞客镇政府奖励4800万元,科技部补贴1.7亿元,太仓国家级研发中心扶持资金8000万元等。

从月度分布看,有222单政府补贴是在去年12月份公告,105单在1月份公告,这两个月是上市公司发布补贴公告最集中的月份,这正是上市公司年报发布前夕,补贴对部分上市公司利润调节作用突出。

在获取补贴的公司中,除能源等领域的大公司外,多数以中小民营公司为主。

长期接触中小企业主的中欧商学院教授芮萌说,中小企业主普遍有向政府靠拢的倾向,一方面是获得税收、环保支持,另一方面各种补贴都掌握在地方政府手中。

从2012年的情况看,获得单笔补贴最大的是重庆钢铁,其最大的一笔补贴是重庆财政局发放的15亿元的搬迁补贴。其他获得单笔补贴较大的公司包括华菱钢铁、大唐发电、中天城投、*ST黄海、凌钢股份、上海电力等。

怎么说服政府给补贴

为三安光电进驻产业园,福建省泉州市安溪县预计投入约40亿元。其中有22亿元是给企业的采购设备补贴。

在完成多地的产业布局之后,三安光电已成为业内规模最大的LED外延片及芯片生产商。

2011年,林秀成的家乡福建省泉州市号召在外经商的泉商回乡投资,林秀成也在当地政府的邀请之列。当年10月,三安光电宣布投资25亿元,在泉州(湖头)光电产业园建设三安光电蓝宝石衬底项目。

泉州市安溪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一份《汇报材料》(以下简称《材料》)显示,三安光电入驻产业园共有3个项目,各种配套投入预计需要40亿元左右。

这份《材料》中写道,“三安光电公司提出,作为公众上市公司,为便于公司高层投资决策,各地的优惠政策要基本相当,经与三安公司反复洽谈,参照安徽等其他省市给予三安公司的优惠政策,县政府拟尽力满足三安公司提出的要求。”

40亿元的政府投入包括3个方面:其一,用地征迁、基础设施以及研发中心、孵化中心建设共需投入10亿元;其二,参照芜湖做法,对MOCVD和蓝宝石衬底生产设备给予补贴,首期3个项目采购设备需补贴22亿元;其三,配套共建项目建设投入,预计需8亿元。

然而,以一个县的财力,如何拿出40亿元支持企业?对这份材料可行性进行了测算,称项目建成后,10年内县级主要收益可达75.51亿元。假设投入40亿元,全部以贷款方式取得,县级收益可用于还贷,按照人民银行基准利率测算,到第九年就可全部还清本息。

不仅如此,该项目的土地出让金将以财政补贴的方式,全额奖励给三安光电;建设期间建安方面的税收县级留成部分,也将全额返还;安溪县还初步确定近4年内在市县的市政工程中推广应用三安公司LED产品,金额达6.5亿元。

《材料》显示,安溪县做出这样决定的原因是,该县认为引进三安光电不仅只是引进了一家公司,更为关键的是引进了一个新兴战略产业。因此,“尽管项目的引进需要相关资金补贴和政策优惠,但从长远效益来看,还是非常值得的。”

2012年1月,林秀成受邀在泉州“二次创业”千人大会上致辞。在发言中,他这样介绍自己的营商心得:“每投入一个新的项目,进行一次新的创业,都要立足国家产业政策,以弥补当地产业空白为主要方向,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目前,三安光电在安溪县的项目正在施工建设中。自2011年12月以来,三安光电多次公告收到财政补贴,其中,来自安溪县财政局补贴有4亿多元。

消息是拿补贴的“起跑线”

一位老板说,“不少政策出台,我们都是临时才知道,要求提交材料的时间又很紧。”所以,他认为“做政府关系,就是要第一时间了解这些信息”。

与三安光电不同,许多企业并没有与政府“一对一”谈判的能力,要想获取补贴,就必须密切关注各种产业政策,并在政策出台的第一时间进行申请。

太阳能光伏产业是另一个有着大量财政补贴的产业。2009年国家启动“金太阳工程”以来,累计补贴数百亿元。仅2012年的第二批补贴,就有214个项目进入目录,涉及企业上百家,补贴额可能达到150多亿元。

刘纲是上海一家光伏投资公司的老板,曾申请过“金太阳工程”、“光电建筑一体化”等不同门类的补贴。他告诉记者,“金太阳工程”是国家的项目,申报的时候需要先报到省里,再由省里上报国家,“每一层在筛选项目的时候,都可能会被筛下去”。

据刘纲介绍,“金太阳”的通过率一般在20%左右,报5个项目往往只有1个通过。

回顾多次申请历程,刘纲说,补贴的申请“既要有速度,又要有质量,竞争上非常激烈”。“不少政策出台,我们都是临时才知道,要求提交材料的时间又很紧。”刘纲说,“做政府关系,就是要第一时间了解这些信息。”

以“金太阳工程”的补贴为例,申报时需要提交的材料有上百页,包括经济效益、环境效益等诸多方面,还要请有资质的单位,通常是设计院,来做可行性研究报告。

“从找项目,到提交报告,前后可能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但有时,你得知有补贴项目时,距离提交材料的时间只剩下一两个星期。”刘纲说:“所以,要申请补贴,一定要提前知道,提前准备。”

类似的问题在其他行业也存在。

2012年,皇明太阳能质疑竞争对手日出东方伪造检测报告骗补贴,也与申请时间有关。

2012年6月1日,发改委、财政部、工信部公告对太阳能热水器进行补贴,要求企业在6月4日投标,后延迟至6月6日。最终第一批共计20家太阳能企业入围目录,共计产品型号371个,其中仅日出东方一家就有160个产品型号入围,因此受到皇明太阳能的质疑。

地方补贴随意性强

在2012年经披露的公告中,至少有14宗补贴没有明确依据。

从补贴的名目看,有正规依据可查的包括节能补贴、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补贴、智能制造专项补贴、金天阳示范工程补贴等,这些补贴主要是为了促进新兴产业如新能源、节能减排、智能装备制造等领域的发展而设立。

地方政府提供补贴时的随意性比较大,名目繁多。

比如*ST川化,由于暂停上市在即,其所在地的成都市青白江区政府在去年12月份向其发放了6060万元补贴,使得该公司免于暂停上市。

公告内描述的原因是,作为化工企业的“*ST川化为该区节能减排、环境保护和城乡综合治理做出了大量工作……”

而另一家ST企业ST宜纸获得4000万补贴的公告,则连因何种原因获得补贴都未披露。

所有补贴中,对ST类公司的补贴最为随意,不算2013年公告的2012年补贴情况,仅在2012年经披露的公告中,至少有14宗补贴是没有明确依据,而以市政府会议纪要、财政局发文等形式下发的补贴。

业内人士认为,不少地方政府意图保住上市公司壳资源,将补贴发放给经营不善的企业,容易造成资源错配。

补贴“掮客”

一些第三方机构对政府的要求比较熟悉,可帮企业“包装”,甚至帮忙“跑腿沟通”。

在贺舟舰看来,对他这类没有上市的小企业,地方政府不会主动给钱补贴。但是地方政府依旧有各类名目繁多的补贴项目。

贺舟舰是宁波一家物流公司的CEO。

“此时就要想办法去争。否则这些补贴多是给了那些与相关政府部门官员有利益关系的人。”贺舟舰说。

“补贴掮客”应运而生。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社会上已逐渐形成了一些帮助企业申请补贴的第三方机构。

贺舟舰的公司搭建了一个“国际物流电子商务系统”,为一些中小型的物流公司提供信息技术支持。在独自经营几年后,今年年初,有朋友告诉他,他的公司其实有机会申请一些政府补贴,这让贺舟舰有些心动。

但补贴要如何申请,需要准备哪些材料,与哪些部门沟通,这些他都没有接触过,在朋友的介绍之下,他结识了一位杭州的老板——孙利。在朋友口中,孙利是补贴申请方面的专家,曾成功为多家企业申请到政府补贴。

接触了几次之后,贺舟舰决定把公司申请财政补贴的事交给孙利来办:“他可以帮我写材料,跑关系,如果补贴下不来也不收钱。”

孙利告诉新京报记者,在宁波,每年的财政收入已突破千亿元,政府每年都会按一定比例拿出财政收入的一部分投入到科技产业上,这一个盘子有大约20亿元,这笔资金分到区县,再到各个企业,不少企业都能拿到十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的补贴。

“我们做的比较多的是一些自然科学基金,或是中小企业创新基金的申请。我们主要是能帮企业写材料。”据孙利介绍,一个可行性报告都需要几十页,包括创新点、专利、检测报告、销售订单等方方面面。孙利说,他的公司对政府的要求比较熟悉,可以帮企业进行“包装”,有时也会帮忙“跑腿沟通”。

补贴申请的难易程度,也与企业所属的行业有关。“如果你做的是高新技术、电子信息、生物医药、软件、新能源等等这些,就比较容易申请到,但如果是做贸易,几乎不大可能拿到补贴。”孙利说。

新京报记者还发现,在网上还有名为“中国政策补贴网”的网站,号称也能扮演此类“补贴掮客”的角色。

这家网站上搜集了中央各部委和各地方政府的各种补贴政策。要想查阅这些政策明细,需要交纳一万元会费,成为网站的会员。网站的客服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一旦成为会员,工作人员会根据企业情况,帮企业量身定制补贴申请方案,指导申报各项资金补贴。

“你要小心,这种网站可能是骗局。”孙利说,如果说对某个地域、某个行业的政策比较熟悉,那还有可能,如果是全国各地的补贴都能申请,这样的情况很少见。

“我经常接到北京打来的电话,说是某个国家部委下面的什么机构,有的还说可以帮忙申请资金,十个有九个是骗局。”孙利说。

补贴 厦门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