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力出一孔,利出一孔
王根旺 王根旺

任正非:力出一孔,利出一孔

“力出一孔”可理解为有限的资源只能做有限的事情,要把华为所有的资源聚焦在战略上,只有在战略上实现突破公司才能长治久安。而另一个“利出一孔”则是指华为15万员工不与公司发生任何关联交易,从高层做起。

来源:经济观察报

大约在两年前,华为总裁任正非曾这样说:“在舆论面前,公司长期的做法就是一只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我可以做鸵鸟,但公司不能,公司要攻击前进,华为公司到了这个时候要允许批评。”公司内部宣布,任何员工都可以自由接受记者采访,讲错了观点不要紧,只要你讲的是事实。这是华为主动接近媒体的开始。

这家电信设备巨头想传达出这样一种信号:华为正在试图建立一种更加透明化和开放化的公司制度体系,它的形象变得更加亲民。而事实上,这是一场更深层次的战略转型,华为正在从一家神秘的B2B公司转型为一个世界级的消费者品牌,因此,它必须敞开心扉。1月21日,这是孟晚舟的首次公开亮相。这个容貌清丽、气质明朗的女子是华为CFO,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华为总裁任正非的女儿,其在1993年大学毕业后进入华为,从接电话等底层工作做起,逐渐成长为华为CFO,目前是7名华为常务董事会成员中最年轻的一位。

“过去20年,华为员工持股计划,为公司创造了强大的生命力。让所有员工深刻意识到,华为只有一条路“力出一孔”、“利出一孔”。”这是孟晚舟反复强调的一句话,也是华为正在大力推行的管理战略。和传统意义上的CFO仅仅谈论财务数字不同,孟晚舟喜欢用画面感的语言描述:从北半球挪威的斯瓦尔巴特群岛到阿根廷的火地岛,华为公司已经为全世界将近二分之一的人口提供着通讯服务。她还热衷于谈起全球最火的移动应用,她对它们的关注与洞察一点也并不比那些科技客们少。

“力出一孔”可理解为有限的资源只能做有限的事情,要把华为所有的资源聚焦在战略上,只有在战略上实现突破公司才能长治久安。她解释道:而另一个“利出一孔”则是指华为15万员工不与公司发生任何关联交易,从高层做起。今年,华为企业业务BG和消费者业务BG总裁完成了组织任务,但没有完成个人年初设定的任务目标,因此今年年终奖为零,而华为董事会成员也“胜者举杯相庆,败者拼死相救”,全部放弃了。

22天前,“力出一孔,利出一孔”出现在华为总裁任正非在2012年12月31日发出的新年献词中,这个邮件被发往140个国家中的15万员工。在这份邮件中,他这样写道:“我们的EMT(经营管理团队)宣言,就是表明我们从最高层到所有的骨干层的全部收入,只能来源于华为的工资、奖励、分红及其他,不允许有其他额外的收入。从组织上、制度上,堵住了从最高层到执行层的个人谋私利,通过关联交易的孔,掏空集体利益的行为。20多年来我们基本是利出一孔的,形成了15万员工的团结奋斗。我们知道我们管理上还有许多缺点,我们正在努力改进之,相信我们的人力资源政策,会在利出一孔中,越做越科学,员工越做干劲越大。我们没有什么不可战胜的……如果我们能坚持‘力出一孔,利出一孔’,‘下一个倒下的就不会是华为’。如果我们发散了‘力出一孔,利出一孔’的原则,‘下一个倒下的也许可能就是华为’。历史上的大企业,一旦过了拐点,进入下滑通道,很少有回头重整成功的。”

“的确,我们内部也常常在居安思危过程中去反思自己的问题,下一个倒下的是不是华为?”孟晚舟说,“华为在过去的每一天都在讨论华为会不会倒下,这是我们的危机意识。”但她认为,唯一能击败华为的风险,是来自华为的内部腐败。

力出一孔的新竞争模式

孟晚舟并不讳言,刚刚过去的一年是华为压力最大的一年。全球电信巨头普遍遭受利润与转型的尴尬。首先,她分析了华为的业务和财务近况:华为2012年全球销售收入预计达到2202亿人民币,同比增长8%,净利润154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3%。2012年运营商、企业、消费者三大业务分别取得1603.73亿元、115.5亿元、484.22亿元的收益,占收入比分别为73%、5%、22%——占收益大头仍是传统的运营商业务。她预测,2013年华为集团整体收入将在2012年的基础上实现10%至12%的增长。这是华为首席财务官首次公开对外披露业绩预测。

华为的整体收入中约66%来自海外市场,其中,亚太收入约374亿人民币,欧洲中东非洲销售收入约774亿人民币,美洲销售收入约318亿人民币,中国销售收入约736亿人民币。华为是全球TOP50运营商中45家的合作伙伴,70%以上的收入来自这些全球领先的运营商,这些是华为目前收入的主要支柱,但正因为如此,这家公司不得不面对的是全球运营商的收入与投入的不断下滑。“上周我看到一个新闻,有93年历史的英国老牌唱片零售公司HMV正式宣布倒闭。”孟晚舟说。HMV 媒体集团是一家音像制品的零售商,总部位于加拿大。它起源于1921年英国作曲家埃尔加在伦敦牛津大街363号创办的一个唱片零售店,但是这个古老的音乐零售公司没有抵挡住来势汹涌的数字音乐的袭击。

在她看来,这同样是华为所处的传统电信业所遭遇的尴尬的写照。传统的电信运营商这个行业是基于用户的收入模式,但是用户和收入的增长正在放缓,而流量的经营已成为了运营商的增长引擎,因此,华为必须和运营商一起建构起新的流量的竞争模式。

“风靡全球的《江南Style》网上点击率是7亿次,意味着就是1000万个BT流量,这就是大数据时代到来的例证。”她对这样的数据如数家珍。2011年通过互联网产业提供的广告收入是2.5亿美元,而根据咨询公司报告的显示,2016年通过互联网产业提供的广告收入预计将是10亿美元,5年收入翻番。

没错,这正是华为的转型方向,成为网络社会中的一个消费品牌。这意味着,这个电信大佬的生意模式将发生巨大的改变。孟晚舟还举了一个例子,未来,华为可以与全球许多大型汽车制造商,如宝马、大众、福特等公司共同开发应用于汽车行业的通讯应用。如果将汽车接入时延更短的4G网络,可以避免各种危险和紧急事故,也就是说车辆之间可以互相发送信息,从而避免事故的发生。由于网络时延极短,就可以实现当一辆车的司机踩刹车的同时,这一刹车的信息瞬时发送给其他车的司机。

两年前,华为开始与一家日本运营商NTT Domco 公司合作,将华为自己研制的芯片安装在日本街头饮料的零售机上,每一瓶饮料卖完了以后会自动发信号到它的处理中心,处理中心会安排取货。这样的技术可以和银行去沟通。“未来,我们的银行如果有这样的应用,那么我们的运钞车就不用巡街补钞了,而是根据在ATM机芯片的信息去安排他们的ATM的补钞计划。这样物与物的连接正在为我们创造一个新兴的市场,就是万物互联的市场。”她这样描述华为参与建构的未来世界。

“看过《2012》这个电影吗?”孟询问大家,当洪水来临的时候,每个人要奋力登上诺亚方舟,她认为大数据时代最终会也像洪水一样汹涌而来,所以,从去年开始,华为一直在整合研发资源,迎战大数据的“2012”。她强调,其实我们的战略很简单,就是聚焦管道领域。这就是“力出一孔”,即沿着信息管道进行整合和发展,为应对大数据时代的挑战,运营商、企业、消费者业务领域紧密围绕管道进行投资和协同。在华为内部,转型 ICT(Information Communication Technology,简称ICT,信息技术与通信技术相融合而形成的新技术领域)是否成功被认为是华为兴衰的关键一役。显然,移动互联网、智能手机、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的深度融合所引发的数字洪水,将促使网络流量未来以百倍的速度增长,这些都是未来ICT行业发展的机遇。“聚焦于提供承载大流量、大数据的大管道,是华为应对未来数字洪水挑战的战略,也是华为未来的主要增长点。”她认为。

去年4月25日,在华为的全球分析师大会上,华为多位高管表明未来突破口在于两个道路:一是面向大流量数据时代和数字信息时代的ICT转型;二是面向消费者和企业市场的转型。这两条道路的内在联系是,不同类型的客户的最终需求是一致的,即大流量数据信息服务。因此,华为将这两类转型协同为“云-管-端”业务,即提供大容量和智能化的信息管道、丰富多彩的智能终端以及新一代业务平台和应用,给包括运营商、企业和消费者在内的不同层次用户带来高效、绿色、创新的信息化应用和体验。

为此,华为加大研发投入,在2011年研发投入达到236.96亿元基础上,再度将2012年研发投入加大20%。并且,华为在原中央研究院的基础上,设立了2012实验室,专门面向未来领先技术和产品,同时加强在海外设立高端手机研发中心,以支撑新兴市场增长点。

2012年初,华为提出,ICT 时代,网络是基础,运维是支撑,商业转型是机会。华为通过“网络千兆”、“体验极速”和“运维协同”,为运营商提供移动宽带(MBB)、固定宽带(FBB)、电信软件和融合运维等端到端服务。从华为目前的收入结构来看,来自运营商市场收入占到70%以上,这是支柱性收入,尽管增长率只有3%,但这并非是简单的行业天花板。整个电信行业的转型促使华为这样的通信设备厂商加快进行ICT升级。

华为的一位内部人士介绍说,2011年华为与全球客户进行了929次客户界面活动、44场年度会议调研,充分理解了运营商客户在ICT融合时代面临的运营效率、用户感知和收入提升方面的压力,最终形成了以用户感知管理为核心的华为专业服务理念及解决方案。

  “利出一孔”的变革

在任正非大力提倡“力出一孔”的同时, 他也深刻的意识到,一切“力出一孔”的基础都是“利出一孔”的激励机制与企业文化。华为的另一个内部调整是“利出一孔”的变革,即华为在管理上依然秉行严谨的奖惩制度。华为管理层坚持廉洁自律,从最高层到所有的骨干层的全部收入,只能来源于华为的工资、奖励和分红,从组织上、制度上,堵住了从最高层到执行层的个人谋私利的行为,不让堡垒从内部攻破。

据悉,任正非刚刚在一周前带领董事会全体成员,面对全球的几百名中高级管理者召开了“自律宣誓”大会,明确提出“绝不允许上梁不正下梁歪”、“绝不允许堡垒从内部攻破”等。他强调,公司最大的风险来自内部,必须保持干部队伍的廉洁自律。

在近日华为内部召开的优秀表彰大会上,公司颁发了一项特殊的表彰——“从零起飞奖”。据透露,此次从零起飞奖获奖人员包括:徐文伟、张平安、陈军、余承东、万飚,获奖的人员2012年年终奖金为“零”。此外,按制度规定,这次轮值CEO郭平、胡厚昆、徐直军,CFO孟晚舟,包括任正非和孙亚芳,都没有年度奖金。孟晚舟说,作为董事会成员我们愿意去承担高层管理的责任,华为公司董事会成员也放弃2012年的全部奖金,我们愿意跟他们一起在这两个市场上实现新的突破,希望能够在2013年实现企业业务BG和消费者BG的增长,这也是华为高层集体来进行我们企业文化的表现。

而与此同时,对于6万多持股员工,华为承诺全年给员工发放奖金达到125亿元(不包括股权分红),同比增长38%。“我们账面上有120亿美元现金。我想,发125亿人民币的奖金够了。”她介绍说,华为目前财务资产负债率在65%左右,我们经营性现金流是40亿美元。从公司日常运营来说,我们在全球获得了330亿美元的银行授信,授信是银行给华为融资的额度330亿美元,其中77%是外资银行提供给我们的。

显然,这是一个奖惩分明的激励体系。一位华为高层表示,华为公司自建立起,就要求干部要严格自律,勇于自我批判,并提出要制度化地防止干部腐化、自私和得过且过。“当我们的高层选拔管理者中有人利用职权谋取私利时,就说明我们公司的干部制度和管理出现了严重问题,如果只是就事论事,而不从制度上寻找根源,那我们距离死亡就已经不远了。”他说。据了解,自2005年起,华为就逐步完成了EMT成员、中高层干部的关联供应商申报与关系清理,并通过制度化宣誓方式层层覆盖所有干部,接受全体员工的监督。2007年9月29日,公司举行了首次《EMT自律宣言》宣誓大会,并将这项活动制度化开展至今。

事实上,从2012年以来,华为更加注重利润率的考核,不再试图低价通过拿下订单。华为轮值CEO郭平在《度过了“波澜壮阔”的一年》一文中也表示,华为“要控制扩张的冲动,问责乱铺摊子的主管”。

值得注意的是,孟晚舟在回答有关华为是否上市的问题时,给出的答案耐人寻味。“华为对上市持开放态度,我们不排斥任何讨论,不管做何种决策,前提是符合法律要求以及股东和客户的利益。”对于种种传言,孟晚舟回应说,无论华为是否上市,都会始终坚持开放透明的承诺,以上市公司的标准要求自己。据悉,华为上市的障碍仍然在于华为的股权架构,中国公司法规定,公司股东不能超过200人,目前华为员工中约6万多人通过华为的员工持股持有华为“虚拟股”,这种特殊的股权结构在1987年获得深圳市发改委批复。

华为 任正非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