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消亡:唯数字技术殆尽!
i黑马 i黑马

技术消亡:唯数字技术殆尽!

“无纸办公室”在未实现的技术展望榜单中位居前列。尽管如此,一个更为保守的目标——无复写纸办公室——想必应该在人类可达成的范围内了吧?复写纸可让一份文件迅速印出两份复件。如今,一通键盘敲击也可做到同样的事情,还省去了不少麻烦。

可复写纸依旧存在着。我们仍旧需要一式多份地填写表格。另外还有一些其他的职业:例如文身师和赛鸽选手很显然会认为复写纸很重要。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创新本就更倾向于创造新职业,而非取代那些现有职业。所以技术可能边缘化,但很少走向消亡。现如今,基于互联网以及生产不再需要大规模这一事实,古老技术赖以延续的微小职业正变得越来越容易存活和易进入;还使为数不多的不知名项目更容易获得发展。

此外,一种普遍的技术怀旧情绪试图保存人们所有曾经的做事方式,仅仅因为它们很简洁。例如蒸汽机车、投石机和古本手卷等,这些都有热衷于此的人在制作或者修复,有时候还能卖给有闲钱的爱好者,收益不菲。

所以,从石器时代以来的技术得以存在,甚至在现代世界兴盛起来。《连线》杂志创始人之一凯文•凯利在其《技术想要什么》一书中称,美国的燧石工每年生产超过100万支新箭头和矛头。技术所想要的事情之一似乎就是存活下去。

就自我保存的渴望程度来说,复写纸或许也会对以下事实感到宽慰:尽管这是一个数字时代,许多类似于复写纸的产品依旧存活着,甚至还有东山再起的迹象。鉴赏家、假内行和老牌的DJ愿意为唱片大把掏钱;一些摄影师依旧钟情于巨幅胶片所涵括的信息密度,或是宝丽来相机的化学特质。

事实上,数字技术的存在时间可能比之前的技术更加短暂。数字技术的理念基石在于,构成一个文件的那些0和1储存在什么介质上并不重要,阿兰•图灵就认为只要有足够的存储器和时间、任何一台计算机都能够模拟任何另外一台计算机的信息。这说明新的数字技术应该可以完全抹去它们早先的技术。早期的数字技术似乎的确正在消失。音乐磁带正悄然成为复兴的潮流,失真特质似乎正是其魅力的一部分;但数字录音带似乎难逃消亡厄运。

因此革命性的数字技术可能还无法将旧技术扫入垃圾堆。可能,分子技术上的重大突破可以做到,分子技术在理论上能够将有史以来记录下来的所有数据存储到一个能装进卡车车厢的设备里。在这个例子里,并非新技术消灭了旧技术。尽管DNA此前或许从未被用于存储MP3和PDF文件,但它在超过30亿年的时间里一直在存储信息。并且没有表现出消亡的迹象。

Via i黑马 By 经济学人 译者:道芬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