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本质】三个产品,分别代表了RSS阅读、社交杂志和个性化杂志!
i黑马 i黑马

【抄本质】三个产品,分别代表了RSS阅读、社交杂志和个性化杂志!

一、RSS阅读

代表作:Reeder

它作为iOS平台最好的Reader阅读器,把细节雕琢到极致。

1、同步速度快,且对缓存支持很棒。满足了Reader的离线阅读场景。

2、与各类阅读服务的连接。可以分享、稍后阅读、打开网页、Evernote收藏,在Mac版这些一键操作显得尤为方便。

3、手势操作流畅性感,充分利用触摸手势。文章列表里的左右滑,文章浏览页的上下滑。甚至还可以在文章列表里标记某部分为已读——双指按住某篇上划或下滑,这在消除数字到一半的时候很实用。

它所代表的是,是RSS阅读的极致体验:聚合关注网站,不错过任何更新;主次分明的排版让人可以专注于一篇文章的阅读。它存在的问题,或许是RSS阅读本身存在的问题,信息的增加速度超过人的处理速度。从Google Reader的趋势可以看到,从2011.5.2,我一共阅读了18,893个条目。现在有2468篇未读,并且以每天超过200篇增长。在阅读器里,只能从timeline的标题和一点点正文迅速判断是否要开始阅读一篇文章。而Google reader的神奇排序,似乎也没有那么准确的捕捉到我的喜好。

二、社交杂志的阅读

代表作:Flipboard

其理念是来自于创始人在飞机上随意翻阅多本杂志,受启发于杂志的视觉冲击力和垂直领域化,想把多本杂志汇集到一个App中。

Flipboard的杂志化设计固然精妙,也被大多数阅读App拿来主义,但是其最精妙的地方在于对社交的把握,真正的技术核心在看不到的地方。可惜,“大多数人都相同,喜欢的只是爱情的脸孔。”

1、基于社交网络

对于信息的排序方式,Flipboard按照信息的重要性,而非简单的timeline。如何衡量信息的重要性呢?目前发现这样几个因素:最多人分享、较多朋友分享、由互动较亲密的朋友分享。比起新浪微博的智能排序,早了两年吧。

2、从自媒体做垂直领域

研究Flipboard最好是下载美国区的,因为Twitter在自媒体方面比微博做的要好。

初始进入时选择的财经、科技、时尚等频道都来自于各领域的Twitter/微博,一比较就会发现,各领域的Twitter非常看重自媒体的权利,会作为该领域的资深人士去发表言论,内容精华到泪流满面,绝对不会看到某财经Twitter帐号发了早安晚安心语之流。在这样的自媒体质量基础之上,是可以实现杂志的垂直领域化的。

3、对接各媒体

平台做大以后,各类媒体资源纷纷涌入,不再仅仅来源于社交网络的抓取。比如音频资源,可以边听边看;比如Instagram popular,里面有最受欢迎的Instagram作品;比如蘑菇街,展示各种商品。据我观察,这些资源的展示顺序也不是简单的timeline,与feed源并不一致,猜测其展现次序同样根据社交网络过滤。

也就是说,Flipboard的牛逼之处在于,不仅仅是微博的另一种杂志展现样式,而是利用社交网络帮你过滤信息。

三、个性化杂志的阅读

代表作:Zite

Zite是Zeitgeist的缩写,时代精神。其理念是在信息高速增长的时代,Zite帮人们捕捉重大时事、深刻洞见和有趣观点,新鲜且有不可预期的惊喜。

1、忘记订阅,从兴趣出发

Flipboard很好的满足了垂直领域化,人们对某个领域感兴趣,可以订阅该领域下的一些媒体内容,享受媒体(媒体资源+自媒体)精选出的结果。而Flipboard和Zite的区别呢,打个比方,前者是摆出一堆杂志供你和朋友挑选,后者是帮助你把多本杂志里你感兴趣的部分摘录出来集合到一起。

用户的浏览记录、行为反馈包括对文章、话题、来源、作者的喜好等等,都会让Zite越来越了解他的兴趣,推荐内容也越来越准确。Zite在时间管理领域也得到了关注,有博主说,每天使用zite大概30分钟,就能了解到最重要的资讯,并且和兴趣越来越贴合。

2、领域划分的颗粒

之前博客提到过,如果领域划分的过小,会导致只阅读和一个词相关的文章很局限,如果领域划分的过大,比如互联网,会导致信息很泛泛。

做阅读电台的时候,只针对科技领域,划分成:人物、设备、创业等等,使用的方法是通过词表来构成虚拟用户的信息基因,从而抓取对应文章。但结果并不尽如人意,抓取到的文章数量不多,而且人工编辑的词表有很大的局限性。

Zite选取的领域则相对宽泛,科技、社交网络、用户体验与设计等,基本可以与来源建立对应关系,而同一个来源分布到不同的领域,则需要进一步的语义识别。

在知乎上有一个有趣的讨论,关于知乎改版应该以话题为中心还是人为中心。由于用户UGC话题标签带来了更多问题,一方面心理学这样的话题标签被滥用,导致信息流变水。另一方面,一些很小众的话题下问题极少,不再有更新。

3、推荐的另一端,会不会导致偏见?

据新闻报道,Zite可以判断人的政治倾向是左派还是右派,然后推荐相应的文章。

看到这里,我却有种小小的顾虑,个性化杂志会不会导致偏见的形成?只能看到自己爱听的东西,却看不到视野之外的世界。虽然人的关注点会决定他看到了什么,但个性化推荐会放大人的主观选择。除了了解自我,推荐还应该帮助人完善自我呢。

据说,豆瓣电台采取的解决方法是,偶尔丢出来一首和你的口味完全不一致的歌曲,来测试你是否喜欢这种调调。

后记:

昨天读到一句话很棒,詹宏志说,“杂志的本质,并不是用纸或用任何媒介来呈现内容,把内容定期卖给读者,而是对于某种兴趣的经营。” 娱乐杂志附赠明星海报是因为人们的兴趣在于明星、儿童杂志有各种连载漫画还附赠玩具是因为孩子的兴趣在于故事和卡通、时尚杂志米娜有米娜style商城销售服装是因为女生的兴趣在于服装和搭配,管理类杂志采访各界高管是因为人们的兴趣在于汲取管理思想。

得益于家里经营的小小书店,可以阅读到形形色色的大量杂志,当然,也看着纸质媒体这个行业逐渐衰落,销量越来越少。我对杂志的情怀,转移到了电子杂志上。在学校的时候,和指导老师创立过《海大人》杂志,印刷出两万本寄送给校友,而现在,我会说,hey,不如为校友做一个报刊杂志App吧。

每当看到把杂志排版原封不动照搬到移动端的电子杂志就觉得痛心,移动端的更多互动特性,能更好的经营兴趣啊,理应得到充分结合互动的设计才是。儿童杂志,可以变成有声故事书和互动游戏;时尚杂志,可以自由搭配服装、跳转到网络商城购买;旅游杂志,可以看到一个城市的指南与攻略,并根据你的所在位置指引你如何前往。

期待着,回归兴趣的电子杂志,会有更多的惊喜。

Via i黑马 By 林茜茜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