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讯派”创业记:唱吧、食神摇摇是如何诞生的
易涛 易涛

“酷讯派”创业记:唱吧、食神摇摇是如何诞生的

“酷讯派”创业记:唱吧、食神摇摇是如何诞生的

 

【导读】一群失意于互联网垂直搜索的创业者,如今集体在移动互联网上焕发青春。他们从过去数年的跌宕起伏中吸取了哪些教训?文:腾讯科技 宗秀倩 。

“当个拳击手,要不然就根本不要到场。”

这是一群声名并不算太显赫的连续创业者。他们曾经试图开创大场面,却经历了惨痛的教训,不少人随后也在创业路上几度蹉跎。但如同《铁甲钢拳》里被人遗弃却最终闪耀全场的小个子机器人,他们并不是生来的陪练者,移动互联网就是他们重新迸发能量的舞台。

陈华和吴世春曾经是一对创业搭档,7年前这两人联合创办了酷讯,以“生活搜索”概念闪亮一时,但又在公司陷入低谷时双双出局。几经换道,他们先后进入移动互联网,前者做了现在火爆的手机K歌应用“唱吧”,后者则成为美食搜索应用“食神摇摇”的创办者。

出身酷讯的创业者并非只有陈吴二人,还有一批在酷讯动荡期离开的产品和技术精英。相比国内赫赫有名的“谷歌创业帮”,抑或颇受关注的网易系创业者,“酷讯派”略显低调,但这群曾在一起战斗过的人却在经历了不同挫折之后集体选择了移动互联网作为新的战场。

张一鸣,原酷讯技术委员会主席,他离开酷讯后做了房产搜索网站99房(合并原酷讯房产),随后创办了字节跳动公司,专注做社交数据挖掘类移动应用,如已拥有750万活跃用户的个性阅读应用《今日头条》。

曾廷坤,曾经在酷讯做技术开发。农场游戏最火的时候他离开酷讯,和他人联合成立了游戏公司玩蟹科技,任CTO。这家公司去年推出的手机游戏《大掌门》,目前是苹果应用商店最畅销的游戏之一,月收入超过2000万人民币。

周青松,原酷讯搜索研发工程师;严峻,原酷讯高级工程师。离开酷讯后,他们去年一起创办了517旅行网,最近推出了手机应用“旅行记”。

不完全统计,2008-2009年间先后出走的前酷讯员工近一两年已经创办了十几家公司。尽管大多数仍在大众视线之外,但上述几个集中爆发的明星应用产品,却已经开始让人关注起这个以早期酷讯工作经历为情感纽带的创业群体。

一群失意于互联网垂直搜索的创业者,如今集体在移动互联网上焕发青春。他们从过去数年的跌宕起伏中吸取了哪些教训?

出酷讯记

陈吴时代的酷讯完美演绎了一家“热钱宠儿”的起落曲线,这家曾声名鹊起的创业公司以火车票搜索起家,拥有梦幻开局:一年时间就融到了过千万美元资金,并试图在生活搜索领域开创大场面。但不过三年,美妙幻梦即遭遇现实挫折,找不到商业模式,资金耗尽,裁员,2008年中,酷讯宣布放弃原定路线转型在线旅游,陈华和吴世春先后黯然离职。

离开酷讯之后,他们一开始都没有能摆脱搜索心结和路径依赖。陈华去了阿里巴巴继续做搜索研发,之后又跳出来继续创业,他先是基于搜索技术做了电商导购促销网站最淘,没过几个月就失败了。吴世春也折腾了一段时间后创立乐呵互动,最初产品形态有点像原来的酷讯的餐饮搜索,但又做成了一个SNS社区,做的也并不顺利。直到陈华做了唱吧,吴世春改做食神摇摇,才开始慢慢火了。

其他“酷讯派”创业者也多来搜索或酷讯情结。张一鸣做的阅读应用《今日头条》,与信息订阅派的路径相左,核心是信息聚合和数据挖掘。“他做的产品还是用搜索引擎的技术,跟原来酷讯(的思路)是一样的。”在陈华看来,张一鸣是“酷讯派”中最专注搜索的人。即使是周青松和严峻,他们创办的517旅游网看似和搜索无关,实际上也从陈华当年在酷讯时立项的旅游社区“一起玩”中萌发了灵感。

但他们已经不可能再走与酷讯相似的道路。这是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也是一个全新的时代。

“互联网已经没有太大的机会了,在互联网上再想建立一个新的品牌非常困难。不是个人能力的问题,跟能力已经没有关系了。”

陈华对腾讯科技说。

唱吧2012年5月31上线,数月间用户超过千万。在陈华看来,移动互联网是一片空白,没有东西是已经确定的,每一个应用都有生存的价值空间,只要切到一部分用户,那部分就会有价值。

曾廷坤之所以选择手机游戏创业,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现在页游和端游的格局已经很稳定,新加入者面临的门槛会很高,而且推广成本不菲,相较之下,手机游戏刚刚开始,充满了机会。

但真正要做成一件事并不容易。曾廷坤创业路上过了三四年苦日子,用吴世春的话说是“憋大招”,直到去年推出《大掌门》。公开的数字显示,在去年12月苹果App Store中国区收入榜上,《大掌门》以423万美元的收入排名第二,这在国内手机游戏产品中可谓首屈一指。

酷讯的基因

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基因。酷讯系创业的人基本都是清一色的技术人员,最初是工程师,后转型公司的掌舵人。

这与酷讯创立时的状态有关。2005年底,陈华跟吴世春创立酷讯,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家技术型、产品型的公司。陈华当时不到30岁,招的很多人都是技术很强、有想法、有激情的同龄人,这种工程师文化贯穿在酷讯早期的创业氛围中。而且,酷讯当时采用事业部独立核算,每个团队都要考虑怎么做品牌、产品、市场和开发,团队成员经常一起分析和讨论,而不是像大公司那样角色分明。

“那个时候其实他们已经在积累独立创业的经验。”陈华指出。毕业即进入酷讯工作的曾廷坤回忆,他当时在空闲时间也会考虑自己未来要做的事情,打算等时机成熟自己单独创业。

这种共同作战的经历形成了“酷讯派”的特殊感情,也让他们在行事风格中非常一致。

比如,唱吧团队和食神摇摇的推广模式如出一辙,食神摇摇比唱吧早半年进行推广,后来唱吧也参考其经验进行推广,微博营销公司甚至都是同一家公司。后来,张一鸣也找这家公司进行推广。陈华做唱吧,从酷讯挖了一个人,现在是唱吧的市场部总监。吴世春那里也有两三个酷讯的人,其中之一原来负责酷讯市场,张一鸣团队中负责市场的人也是出自酷讯市场部。

“我们是一条路数,所有的营销方式、营销话语很像。”陈华说。甚至在图标设计上,“酷讯派”做的几个应用也非常相像,食神摇摇占了“吃”字,唱吧占了“唱”字。旅行记占了“旅”字。

吴世春提倡”酷讯派“的创业者多相互分享一些经验。他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创业就像消防队天天都面临不一样的火情,只要你经历过这些事情的话,别人再经历过的话就可以给他一些意见,可以少走一些弯路。

这种交流常常能开拓思路。前不久,陈华请曾廷坤到唱吧做讲座。“不是我要做游戏,我想知道我唱吧手机上的产品,能不能参考游戏上的思路,使得我更好赚钱。”陈华说。

经验和教训

陈华和吴世春都是连环创业者,现在产品红了,背后各有一把辛酸泪,也有很多经验以及教训。

“很大的经验就是一个公司不能有那么多的方向。”陈华说,“尤其是一个公司很小的时候,玩事业部就是浪费精力。”吴世春也认为,选准方向是最重要的。小公司创业,肯定要做一些相对比较垂直的,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方向。

“不要梦想着一口吃个胖子。非得去做一个淘宝出来,或者非得做一个QQ出来。这个梦想很大,但是你的资源不支持这种梦想。”吴世春说。

“酷讯派”创业者很强调团队作战。吴世春认为,缺少什么,就要找到匹配的合作方,一起来成立核心创始团队。

陈华以自己现身说法。他当时选择做唱吧是个很大的的冒险,一个唱片公司的人不认识,一个明星不认识,公司里面唱歌唱得好的都没有。但优势是团队,“我们最后发现,这个团队的执行力,技术团队很强,产品团队很强,市场团队很强,三个东西结合在一起,在这个市场上一打,别人连影子都不见了。”

对于做过多次天使投资的吴世春而言,他强调管理好公司的发展节奏也很重要。

他认为,快速扩展对公司不利。怎么管理预期,比如说对于行业的波动的把握,每两三年出现一次波峰波谷,融资环境也在极寒与极热之间转化。怎么能够在极热的时候融到钱,在极寒的时候积蓄一点,这是很重要的。

更加技术宅的曾廷坤似乎无法像陈、吴两位一样讲出创业的大道理。“我自己没想那么多,只是希望给这个团队带来一些成就感。坚持做就行了。”谈及自己的创业时他说。

曾廷坤的愿望很朴素且真诚,他说了最重要的:坚持。

唱吧 陈华 酷讯派 食神摇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