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黑马:下一个新东方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气质?
王根旺 王根旺

i黑马:下一个新东方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气质?

让孩子“自由发展”的兴趣教育正以惊人速度成长。它们的市场很大,一个很小的企业都能很快做到几千万,甚至上亿。

399722480

来源:i黑马 ?文/ 王冀?创业家杂志编辑部主任

1979年10月,高考制度刚刚恢复,许多学校为了追求升学率,只知道逼学生做功课,连小学二、三年级的学生,家庭作业也很繁重。时任教育部顾问的叶圣陶大声疾呼:不要因为考试而忘记教育的本质。

他还想起丰子恺画的一幅名为“教育”的漫画。画面上有个做泥人的师傅,正在认真地把一个个泥团往模子里按,旁边摆着的泥人个个一模一样。叶圣陶说:“受教育的人绝非没有生命的泥团,谁要是像那个师傅只管把他们往模子里按,他的失败是肯定无疑的。”

遗憾的是,30多年过去了,“按模子”的教育仍在持续。尽管大学在扩招,升学率在提升,但这只是让更多的孩子进入到僵化的“模子”里。这种教育体制培养出的学生只会被动地接受,没有自己的思想,也就谈不上什么创造力。

畸形的教育体制造成的后果是:普通家长为了让自己的孩子上更好的学校,一是分片(按户籍入学),二是找关系。没有关系也没有钱怎么办?考奥数。奥数实际上很残忍,是逼着孩子学不想学的东西,它和英语一起,被美其名曰两大“刚需”。一些机构看准了这个“刚需”,切入应试教育市场,也能做得很大,典型的是龙文教育和学而思。其他还有多如牛毛的各类补习班、辅导班、培训班,它们无一例外都是应试教育的产物。

20世纪90年代,应试教育的范围扩大到出国留学等领域。新东方抓住这个契机,成为中国托福和雅思考试培训的绝对领导者,也成功在美国上市。作为一代年轻人通往海外的桥梁,新东方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那么,下一个新东方会是谁?它又将诞生在哪个领域?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讲个夏山学校的故事。

夏山学校(Summerhill)创建于1921年,位于英格兰东萨佛克郡的里斯敦镇,距离伦敦大约100英里。它被誉为“最富人性化的快乐学校”。有些孩子5岁就来到了夏山,有些则15岁才来,他们一般在这里念到16岁。当时的报道把夏山称为“放任学校”,但夏山学校创始人A.S.尼尔用60年时间证明了“自由发展”的教育理念是行得通的。

这里上课完全自由,孩子们可以上课,也可以不上课,只要他们喜欢,可以一年到头不上课。他们没有什么新的教学方法,这里的孩子也许不能和同龄的孩子在写字、拼音或数学分数上一较长短,但只要是需要创造力的考试,夏山的孩子就会遥遥领先。他们在按自己的个性和兴趣发展,充满了无穷的活力。

现在的中国没有“夏山学校”,但一些民营教育机构已经从提升孩子的能力和素质入手,让教育回归本质,即法国思想家卢梭所强调的 “教育即自然成长”。它们之中将极有可能诞生未来的新东方。

你可以把这些机构所从事的称为“兴趣教育”。和应试教育相比,有人把它们列为非刚性需求。

这些新兴的教育机构大多还只有几年的历史,它们努力给孩子提供自由发展的成长环境。即便是英语教学,也按照完全不同的方式授课。比如贝乐英语,采用的是美国的教材,由美国的老师上课,孩子接触的是原汁原味的美式教学环境,以及普世价值观。

更多的机构针对中国孩子的特点,独立开发教育课程。在彩翼儿童美术馆,老师不是教孩子画画,而是和孩子一起观察事物,孩子画出来的都是自己眼中的世界,没有任何模式化的痕迹。有一年联合国举办儿童画展,全中国有16名得奖者,其中北京的4名全在彩翼。

这些教育机构能做大吗?事实上,它们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成长。一个很小的企业都能很快做到几千万,甚至上亿。彩翼2009年年底获得真格基金天使投资的时候,还是一个只有7个员工、六七十个学生的小美术班,一年营业额不到50万元,净利润还不到10万元,当时这样的美术班在北京有数百个。仅仅几年之后,彩翼不仅获得了A轮融资,而且今年的营收预计能达到四五千万元。聂卫平围棋教室在6年前同样从几十万元起步,2012年的营收已经达到6000万元,预计今年将再增长50%。

“非刚需”为什么能做大?因为它们迎合了教育的本质,提供了应试教育无法提供的价值。“教育产业其实不存在需求真不真的问题,只要你做的是符合教育规律和孩子成长规律的事情,都会有家长埋单的。”真格基金投资合伙人李祝捷说。

他对《创业家》描述了典型的顾客群体。“他们是中产阶级,也就是大学毕业5-10年后,已经结婚生子的人。他们经过积累,具有较强的消费能力,也愿意把家庭1/3的收入都投资到子女的教育上。换句话说,中产阶级都在给自己的孩子找更好的学校。”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凡是想挣快钱,欺骗家长的教育机构,都不会长久。而辨别的标准就在于它们对客户的认知度,以及产品能否反映这样的认知、能否有效地帮助孩子成长。

站在创业的角度,教育在某种程度上类似开餐馆,只要饭菜做得好吃,就不愁没有人来。教育机构通常是预收现金,向家长举债来发展,因此现金流很好。以贝乐英语为例,其每季度或每半年提价一次,有的家长发现这个规律后,一下子把孩子10年的学费20多万元一次交清了。也正因如此,好的教育机构有时VC不容易投进去,因为人家不缺钱。

另外,教育的市场具有较强的地域性,很难出现互联网那种赢家通吃的局面。这个行业的创始人不见得非得有极强的行业背景。贝乐英语创始人王宁创办贝乐前加盟了瑞思英语,彩翼创始人谢振宇之前也做过别的行业,科班出身的创始人反而并不多。

对于这个领域的创业者,李祝捷的建议是,“最好先到相关的企业里去学习一段时间”,而比赚钱更重要的是,“要有正确的价值观,只有这样企业才能走得更长远,否则即便能赚钱也做不成伟大的公司。”

尽管传统势力依然强大,但新兴的兴趣教育机构正在萌发、壮大。从传统学校中招生是它们常用的手段。聂卫平围棋教室创始人洪波透露,他未来的计划是与正规学校合作办学,做一间像夏山一样的学校。或许,中国教育未来的希望,就孕育在它们之中。

教育市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